英国托管是否为以色列的占领铺平了道路 ?

英国在巴勒斯坦的管辖持续31年,直到如今,巴勒斯坦人每天仍能从以色列军队那里感受到英托管遗留下来的臭名昭著的残迹 [盖蒂图片社]
英国在巴勒斯坦的管辖持续31年,直到如今,巴勒斯坦人每天仍能从以色列军队那里感受到英托管遗留下来的臭名昭著的残迹 [盖蒂图片社]

英国在巴勒斯坦的管辖持续31年,直到如今,巴勒斯坦人每天仍能从以色列军队那里感受到英托管遗留下来的臭名昭著的残迹。

 

70年以来,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军事占领从未中断,但以色列军队所使用的部分镇压手段却不必然是”以色列式的”。

 

相反,这些手段最初是英国军队在委任统治时代开始对巴勒斯坦人实施的。

 

 “当看到上世纪30年代英国在巴勒斯坦使用的手段,任何人都会意识到,这同当下以色列所做的极其相像,” 大卫•克罗宁说。他是一名记者,也是《贝尔福的阴影》的作者。

 

其中一项就是作为威慑措施之一来实施的,带有惩罚性质的房屋强拆。

 

另一项是行政拘留,或是不经起诉或审判即对囚徒进行无限期关押。

 

在1936年开始的阿拉伯起义中,英国使用了一系列这样的手段,对巴勒斯坦人进行报复或者施加集体惩罚。当时,巴勒斯坦正在掀起反抗英国统治和英国官方支持犹太人移民举动的民族主义运动。

 

英国训练出的哈加纳

 

上世纪30年代是英国和犹太战士进行密谋的重要时期,后者主要来自哈加纳准军事组织–当时巴勒斯坦境内最大的犹太复国主义民兵,也是后来的以色列军队的中坚力量。

 

克罗宁说,英国帮助推动了”巴勒斯坦浩劫”的基础工作。毕竟,是哈加纳在”计划 D”中设计出了这场对巴勒斯坦人的种族清洗。

 

“在1948年的种族清洗中,把近75万巴勒斯坦人强制赶出家园的许多犹太复国主义军队都受到了英国的训练,” 他说。

 

在国王大学战争研究部门的阿伦•布雷格曼教授提出,在阿拉伯起义期间,英国为哈加纳成员提供了军事战术训练。

 

“事实上,未来最好的犹太军事头脑,比如摩西•达杨和伊加尔•阿隆,都是英国培训出用来对抗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的,”他补充道。

 

1941年,在黎巴嫩参与同英国一道对抗法国的联合行动时,达杨失去一只眼睛。

 

后来,在以色列的早期历史中,达杨和伊加尔在军队和政府中都身居要职,担任过多个部长级职位。

 

英国教导出的镇压叛乱之策

 

一个为人不齿的英国士兵,奥德•温盖特曾在起义期间,训练并带领犹太武装部队在加利利地区对巴勒斯坦人进行暴力镇压。

 

《巴勒斯坦研究》的总编辑艾哈迈德•萨米•哈利迪,称奥德•温盖特为”有点自行其是的基督教犹太复国主义者”,正是他把镇压叛乱的基本原理和”怎样以残忍和强硬的方式去处理本国(巴勒斯坦)人”教给犹太武装军的。

 

犹太指挥官们,哈利迪继续说道, 不仅学会了现场战术,而且还学会了一些基本概念,比如先发制人和集体惩罚。

 

夜间特别行动队

 

从1938年6月到10月的5个月时间里,温盖特曾领导过一队哈加纳的指挥官(摩西就在其中)。他们的训练往往在黑暗的掩护下进行,于是有了后来他们广为人知的名字:夜间特别行动队(SNS)。

 

这些特别行动队很快便因其残忍而名声在外。虐待和法外刺杀已是寻常,那些被怀疑隐瞒信息、藏匿反叛者、哪怕是有一丁点叛乱可能的村庄都被袭击了,无一幸免。

 

“当时的以色列军方对温盖特几乎是敬仰,可能就因他是个极度残忍的人,”克罗宁说。

 

“他的部队将居住在连接巴勒斯坦和伊拉克之间一处石油管道附近的男子聚集起来,强制他们脱掉衣服,鞭打他们裸露的躯干。他们也因此声名狼藉。”

 

这些夜间特别行动队并没有正规的军事指挥链,其结果就是,这些人在巴勒斯坦北部农村的行为变得野蛮和失控。

 

军事历史教授马修•休斯编译一个例子便是如此, 他们会强制往村民的嘴里塞沙子,直到村民不堪此举而呕吐。

 

“英国夜间特别行动队的残暴鼓励了犹太士兵,教会他们如何应对暴动和暴动者,并将这一切纳入了集体惩罚、惩罚性行为的殖民法律框架下,这直接将严厉的行动正常化了。”

 

军事经验和紧急状态法律

 

曾以军官或士兵身份参与第一次世界大战、有了战争经验个体加入了犹太民兵,令其实力大增。然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许多与英军并肩作战的犹太人”表现出色”,布雷格曼说。

 

哈利迪说,这一事实被证明对于1948年的数十万巴勒斯坦人被强迫流离失所至关重要,而后者被表述成了独立之战。

 

“他们有一支训练有素、高效的战士队伍,这是巴勒斯坦人所没有的,因为总的来说,除了一些特例外,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并没有大规模参战过,没有加入英军或另外一方,”他说。

 

英国统治给巴勒斯坦留下的最直接的产物就是1945年开始实施的英国紧急状态法,该法律被以色列军队照搬了–布雷格曼说,以色列人仍在利用此法为其”在被占领土的行动正名”。

 

最初设计这些法律是为了解决反抗英国的犹太伊尔根(意为国家军事组织)和斯特恩帮(又名”莱希”)。

 

“1967年,以色列军队占领了巴勒斯坦剩余的领土, 他们通过许多英国的旧紧急状态法为自己的军事占领授权,去实施诸如强拆房屋这样的集体惩罚措施,”哈利迪说。

 

房屋强拆

 

在2002年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义的高潮期间,以色列军队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强拆了252座房屋,致使超过1400巴勒斯坦人流离失所。

 

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是,在1936年到1939年间,英国当局强拆了5000座巴勒斯坦房屋。

 

1936年6月16日,在雅法古城,大约240个房屋被英国炸毁,令6000多名巴勒斯坦人无家可归。

 

这些人是当天早上从空投的传单上得知这个消息的,在所有的财产和自己的家宅一道化为灰烬后,许多人变得一无所有。

 

据克罗宁,英国当局给出的解释是,这是出于”城市重建”的需要,但主要的原因是”这里的居民对于压迫者还不够顺从,所以他们被变成了无家可归的人。”

 

马修•休斯写下英军是怎样在这座老城的街道上通过炸药扩宽道路,来”让军队可以赶来控制这座被反叛者掌控、避开了此前军事控制的区域”。

 

这个方法被以色列军队全然照搬,最明显的是在巴勒斯坦第二次起义时,以色列军入侵杰宁难民营和那不勒斯古城的坦克扫平了狭窄的街道、房屋和任何阻挡其前进的建筑。

 

当下军事行动

 

在资金支持,武器采购和联合训练行动等方面,美国一直是以色列军队的最大合作国。曾相对局限在情报互换的英国和以色列,其关系也进入到了新的水平。

 

以色列首屈一指的武器制造商”埃尔比特系统”公司在英国有5家分支,并在最近宣布有意把英国作为一个”实际的国内市场”来对待,克罗宁说。

 

在9月,埃尔比特系统公司和CAE(建模、模拟技术和民用航空、国防训练方面的加拿大制造商)签署了协议,共同争取英国国防部的训练机会。

 

不仅如此,克罗宁说,英军已经得到欧洲最大无人机项目的委托,这正是建立在以色列研发的武器之上。

 

作为无人机方面领先的经销商,以色列在上世纪70年代就发明了无人机,并于1982年在贝鲁特对抗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中最先使用了无人机,哈利迪说。

 

这意味着,英国下一次进入战争时,其最有可能使用的就是以色列制造的武器,而这些武器将无疑会最先在巴勒斯坦人身上试验和使用–一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案例。

来源 : 路透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