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门:人们靠出卖器官活下去

在也门的战争中,没有办法谋生,有人纷纷出售自己的器官 [档案:Khaled Abdullah /路透社]
在也门的战争中,没有办法谋生,有人纷纷出售自己的器官 [档案:Khaled Abdullah /路透社]

据器官走私集团的受害者,这些组织在也门和埃及的水烟吧和咖啡馆中隐匿地运作。

 

阿德南•阿里在近期肾脏手术中留下的疤痕正在慢慢变淡,但他的痛苦仍在。

 

在三十出头就失去了工作和婚姻的阿里最近面临着一个残酷的选择。或者报名到也门战争的前线去抗击胡塞叛军,在邻国沙特找工作,或者就卖掉自己的器官。

 

“到处都没有工作机会,我的妻子也因为另外一个男人离开了我,”躺在首都萨那西南部的巴尼马塔尔区的术后病床上,阿里一筹莫展地说。

 

很多工薪阶层的也门人在经历超过两年的战乱后,已经转向贩卖生活用品或者毒性不强但致幻有毒植物卡特来维持惨淡的营生。其他人则选择出卖自己的器官来活下去。

 

根据阿里的情况,他告诉记者说,一个兼职当器官贩卖中间人的也门裔埃及计程车司机曾在萨那护照办事处尾随并询问他,这人利用阿里不稳定的财务状况,说服他卖掉肾脏。阿里原本是打算去沙特才来到护照处,这人发现后,还给阿里看了自己的肾脏手术疤痕,告诉阿里他自己正是靠卖肾挣到了足够的钱,才娶了妻买了车。

 

这位中间人整理了阿里的护照,联系了一位埃及的器官贩子,并伪造了医疗检查单,说阿里患了某种病,需要到开罗接受治疗。中间人和阿里达成协议,将阿里的肾脏预定给一位科威特的老人,并将交易价定为1万美元。

 

阿里回忆起自己在开罗居住的25天,他住在喧闹的吉萨区,一处狭小残破的租用房。他的开销由走私集团承担。他被禁止外出。

 

阿里的故事并不是个例。尽管这些走投无路的也门人所进行的器官交易范围尚不明确,但其他的一些受害者告诉半岛,这些组织在也门和埃及不起眼的水烟吧和咖啡厅隐匿地运作。

 

阿里说,为他执刀手术的医生没有告诫他任何的手术风险或者后果,也没有提供术后护理。患者们被迫签署了一份合约书,上面写着,”任何术后并发症都不是我们的责任”,阿里说道。

 

“一旦手术结束,我收到钱,就要靠自己了,”阿里说。

 

当下,有超过两千万也门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根据联合国统计,也门中央银行的外汇储备已由2014年底的47亿美元滑落到2016年9月的不足1亿。自2016年9月以来,卫生机构人员,教师以及其他公共部门工作人员的工资已不能定期支付,使得超过百万的国家雇员及其家人都没有固定收入。

 

上个月,激进人士在Facebook上传播一位据称要出卖自己的一个肾的也门女教师照片,照片附说明:”这就是一个不具合法性而虚伪欺诈的政府逼我们做的。我要售卖我的一个肾来换取我孩子的温饱。工资即性命。”

 

位于萨那的Sobol al-Haya危重病护理医院创始人瓦哈戈• 阿尔-马克塔里告诉半岛,也门器官走私的大部分受害者都是男性,通常在28岁到40岁之间。尽管他不能准确指出有多少人曾为求生诉诸器官售卖,但他提出,据他所见,这看起来”正在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发生”。

 

也门打击人口贩卖组织是一个立足萨那的非政府组织,自2015年3月战争开始以来,这个组织已经记录了在埃及的300多例器官交易。这个数字不能反映过去五年的变化,但根据该非政府组织估计,真正的数字可能远远不止如此,毕竟很多交易会因交易不合法和宗教考量而不会留下记录。

 

“九成出卖器官的也门人都去过埃及,”该组织的创始人纳比勒•法迪勒告诉半岛。交易最频繁的器官包括肾脏,肝叶和角膜,付给捐赠者的价格各不相同,他说。

 

去年也门境外很多本有可能进行的器官手术由于机场的关闭而未能成行,但是”有些极度迫切的家庭仍然会铤而走险,”法迪勒补充道。

 

即使是在也门境内,马克塔里说,这些器官手术也只能暗中偷偷进行。”患者们不会直接接触我们,”他说。”他们会在这些组织中间人的帮助下去做,这很明显”。

 

一小部分的手术会在有正规医疗护理服务的大医院进行,但大部分会在没有执照,也没有充足医疗设备或医护人员的临时操作中心进行,马克塔里补充说。也门境内只有45%的医疗保健机构是功能完全的。

 

根据埃及议会2010年通过的《人体器官组织移植法案》,出售器官的个人将受到处罚。但2016年《英国犯罪学期刊》的一个研究表明,该法案不但没有遏制黑市的器官交易,反而令这种非法行为更加隐蔽。

 

萨那科技大学附属医院的医生伊尔哈姆•阿勒-杜莱米告诉半岛,她所在的机构坚持执行一项严格的政策,那就是预期的器官捐赠者在手术进行前必须要得到司法机关的允许。

 

法迪勒说在他所记录的交易案例中,埃及医院曾向也门人以5千美元的价格购买肾脏尔后以近1万美元的价格转手将肾脏卖给富裕的海湾或西方购买者。

 

侯赛因•法里•莫兹卡布是一名卡特草种植者,他来自伊卜,有着敏锐的淡褐色眼睛和不堪一击骨架。2014年10月,他卖掉了自己的肾,因此得到的5千美金支撑了他的八口之家近半年。

 

他的满足转瞬即逝,健康隐患却匆然而至。

 

“我拿不起超过20公斤重的东西,冬天的时候,疼痛更甚,” 莫兹卡布告诉半岛电视台说。

 

钱花光了之后,他开始和走私集团合作,推荐更多的人进入,每当有个人在他的推荐下去到开罗,他就能拿到1千美元。在被也门相关机构逮捕后,他停止了这个生意。

 

也门的战争仍在持续,前路只有迷茫与动荡。但对于阿德南•阿里来说,他将会和自己梦寐以求的爱人走入自己的第二段婚姻,也将开始自己的出租车服务,有更明亮的未来在向他招手。

 

“婚礼的准备活动正在进行,”他说,”我也打算要买一辆车来开出租车。”

来源 : 路透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