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精神病学镇压 美国女性表达观点被认为是一种疯狂

在 19 世纪的美国,女性对独立的渴望被认为是一种精神疾病和一种疯狂(盖蒂图像)

1860 年 6 月一个炎热的夏夜,精神病院对伊丽莎白·帕卡德关上了大门,她彻底失去了离开那里的希望,这不是因为她疯了,而是因为她想要独立。

作家凯特·摩尔在美国《时代》杂志发表的一篇报道中表示,19 世纪的精神病学规则认为,女性对独立于男性的渴望是一种精神疾病和一种疯狂,因此,她们被送往精神病诊所,并以“严重伤害家庭”和违反“家庭控制”等罪名被关押在那里。

因此,伊丽莎白——家庭主妇和六个孩子的母亲——被送进伊利诺伊州杰克逊维尔心理康复中心,仅仅是因为她想站起来对抗她专横的丈夫。

伊丽莎白在康复期间为她的心理健康辩护说,“我虽然是女人,但和我丈夫一样可以自由表达我的意见。”

女性在社会中的作用

作者在描述西方世界女性的状况时说,几个世纪以来,人们认为女性的角色与其女性器官和生殖功能密切相关,她的基本权利只是妻子和母亲。

根据作者说法称,当 19 世纪的性别角色在生物学基础上被划分时(男人是工作和思考,女人是家庭和孩子),这为任何拒绝家庭角色并拒绝服从男人权威的女性是智障铺平了道路。

接受过学校教育的女性,或发表与女性社会角色流行观点相反观点的女性,被归类为“行为异常”,这意味着她们患有“道德精神错乱”,这是詹姆斯·考尔斯·普里查德于 1835 年发明的诊断。在美国,女性被关押在庇护所,直到她们表现出“正常的女性行为”。

男人们很容易指责他们的妻子叛逆,伊丽莎白的丈夫就是这样做的,他安排将他的妻子送到精神病院,“而不必提供精神错乱的证据,而提供证据在其他情况下是必需之举”。

伊丽莎白表示,“(我丈夫)把我送进了这家疗养院,他坚决要求在带我回家之前,我应该穿着得体并遵守纪律。”

伊丽莎白非常清楚,如果她拒绝服从丈夫的命令,等待她的未来将是黯淡的。事实上,她在疗养院的许多女性同伴们也很正常,但她们已经在那里待了很多年,其中一个被诊断为“极度嫉妒”。

苏珊·布朗奈尔·安东尼 (1820-1906) 是美国女权主义者和妇女权利活动家 (盖蒂图像)

药物和手术

伊丽莎白在疗养院的同伴们都致力于学习和阅读小说,这个地方挤满了人,8个病房里容纳了231名患者,另外还有240名候补患者,医生使用氯仿和乙醚来安抚“不守规矩”的女性“患者”。

与此同时,不服从命令的女性被限定身穿精神病患者夹克也是惯例,如果药物和夹克不起作用,她们将不得不接受手术。

当时的医学报告显示,一名20岁的女性被指控“大量阅读”,而一名30岁的女性敢于表达“对丈夫的强烈仇恨”,接受了两次手术。

当时的医学报告显示,一名20岁的女性被指控“大量阅读”,而一名30岁女性敢于表达“对丈夫的强烈仇恨”,她们被迫接受手术。

灵感

伊丽莎白意识到她所面对的残酷现实。“如果女人坚持自己的观点,她们就没有生活的希望。”每一种真实的情感都必须被压制,每一种不同于社会定义的“女性气质”行为都必须被压制。出于这个原因,伊丽莎白不能对正在发生的事情表现出她的愤怒,甚至不能暗示她恨她的丈夫,因为她的精神科医生正在观察她,而她“不恰当”的情绪是继续被束缚在那里的理由。

1860 年那个炎热的夏夜,伊丽莎白以为她的生命已经结束,但实际上这只是开始。伊丽莎白在疗养院写道:“我的敌人可以对我做最坏的事事情,真得发生了,我不再害怕他们,我现在可以说实话。这些旨在压制女性的机制是行不通的,因为在这种情况下,真正的女性会变得更强大,而不是被打破。

作者认为,我们可以从伊丽莎白的故事中汲取灵感,这名女性——她和之前的许多其他女性一样——宣布拒绝黑暗现实,仅仅因为表达了她的意见,她就被指责为疯了。尽管经历了所有悲剧,她还是成功地赢得了胜利,改变了世界,并促进了女性的权利。

来源 : 时代周刊

相关文章

在大多数现代社会倾向于明确的父权制结构的时候,母系社会仍然存在,在这里,女性是社会、政治和经济一切事务中的主导因素。

Published On 2021年6月22日

根据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一项研究成果,世界各国正逐步争取实现更多的两性平等,但是,女性仍然面临着限制其经济机会的法律和制度制约,并且新冠疫情还给她们的健康、人身和经济安全带来了新的挑战。

Published On 2021年3月29日
更多女性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