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选择,我的生活” 法国穆斯林女性捍卫戴头巾的权利

法国的穆斯林女性,无论是教师、作者、企业家还是母亲,都因戴头巾而在生活中面临挑战 (pexels)
法国的穆斯林女性,无论是教师、作者、企业家还是母亲,都因戴头巾而在生活中面临挑战 (pexels)

法国地方选举海报中一位戴头巾的年轻穆斯林女性的形象近期引发了广泛争议,并重新引发了关于穆斯林女性在法国戴面纱的自由的争论。

在美国报纸《华盛顿邮报》上发表的一篇报告中,作者罗比米伦和弗兰斯·凯泽说,在实验室担任技术专家的26岁穆斯林候选人莎拉·扎马希本应在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所在的共和国前进党的支持下,参加蒙彼利埃的地方选举。

但随着她戴头巾的海报的传播,该党在5月放弃了对莎拉的支持。共和国前进党秘书长斯坦尼斯拉斯·盖里尼指出,“该党所信奉的价值观与选举海报中的宗教符号不相符。”

法国的限制

扎马希回答说:“头巾是我个性的组成部分;它是我的一部分,它并不妨碍我成为法国公民、在我居住的和工作地区参加选举。对我来说,无论是否戴头巾,我都会继续在这个领域工作。”

两位作者说,扎马希的问题使头巾重新成为法国舆论关注的焦点,法国多年来一直希望对穆斯林女性在何时何地戴头巾和面纱施加世俗限制。

4月,法国参议院投票通过禁止18岁以下的女孩在公共场合戴头巾,这一举措不太可能成为法律,因为它缺乏立法机关的政治支持,并且被广泛认为是违宪的。此外,另一项宪法修正案可能会禁止戴头巾的母亲陪伴孩子参加学校旅行。

(盖帝图像)

2010年,出于安全和不平等问题,政府通过了禁止在公共场合戴面纱的立法。在此之前,法国于2004年通过了一项法律,禁止公立学校出现公开的宗教符号,例如头巾。

旧争论

在此背景下,法国研究人员和宗教自由专家瑞姆·阿尔万表示,法国关于头巾的争论“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值得注意的是,我们看到更多穆斯林女性被指责无法融入社会,不参与社会活动,但事实并非如此。她们对社会和民主生活的参与度越高,问题越凸显严重性。”

扎马希与3名穆斯林女性候选人独立参加了法国的地方选举。“我们不会放弃,”她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这是我出生和居住的地方,头巾不会成为我们四个人的障碍。”

虽然扎马希的故事引起了公众的关注,但两位作者表示,法国的穆斯林女性,无论是教师、作者、企业家还是母亲,都因戴头巾而在日常生活中面临挑战。

(半岛电视台)

该报告回顾了9位法国穆斯林女性的观点,她们认为头巾是力量和对根源和宗教的承诺的象征,而不是一些人所描绘的屈服的象征。

纳瓦尔·布马迪

住在尼斯的33岁的纳瓦尔·布马迪说:“人们认为所有蒙着面纱的女人都一样,住在法国或美国的人与住在沙特阿拉伯的女人一样。实际上我们并不相同,我们有不同的价值观、历史和背景。”

萨利哈·库萨

来自戛纳的57岁作家萨利哈·库萨说: “再一次,我们看到男性有权决定女性应该穿什么。有些男人说,如果我们允许女性戴头巾,她们应该这样做,如果我们禁止她们戴头巾,她们就不能违反命令。一些男人认为女人应该呆在家里,不能参加学校旅行,不能游泳,不能运动。在他们看来,我们应该是隐形的。”

艾米拉·祖伊特

31岁的艾米拉·祖伊特是圣珍妮特的一名护工,她说: “我们越是谈论伊斯兰教、头巾或分裂主义,我们在街上受到的排斥程度就越高。这有助于使宣传伊斯兰恐惧症的潮流获得越来越多的政府支持,更不用说我们已经在日常生活中面临伊斯兰恐惧症了。”

“我选择在工作时摘下头巾,因为我想避免同事们的荒谬批评,但他们知道我在工作场所外戴头巾。我不得已请假离开工作,我厌倦了听他们指责我计划安放炸弹的声音!一切都是因为我戴了头巾。”

娜塔莉·本杰拉利

住在马赛的44岁的娜塔莉·本杰拉利是一名家庭主妇和7个孩子的母亲,她说: “最近的法律违背了共和国的价值观。法国社会是一个团结的社会,仅仅因为我们是穆斯林,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成为法兰西共和国的一部分。”

她补充说:“在法国,我们有自由选择的权利,法国的大多数女性都选择戴头巾。如果我想,明天我可以把它摘下来然后穿上短裙,这是我个人的选择,没有人能阻止我这样做。”

莱伊拉

40岁的莱伊拉是一位作家和3个孩子的母亲,住在尼斯,她同意接受采访,但要求隐瞒她的姓氏。

她说:“戴头巾的母亲参加学校旅行不是为了询问孩子们是否相信安拉。她只是为了陪伴孩子,保护他们免受危险。”

“孩子们对世界的看法是天真的。当他们看到一位母亲时,他们会说这是他的母亲或她的母亲,他们并不关注头巾。我们正在做的是给孩子们强加他们以前没有的刻板印象:奇怪的蒙面女人的刻板印象,她不说话,不知道莫里哀的语言,也没有意见。”

“别碰我的头巾” (半岛电视台)

夏甲尔·贝库斯

27岁的夏甲尔·贝库斯,一位住在尼斯的学生说,她在2018年被解雇,因为她的雇主认为她不尊重公司的着装要求。

她说:“戴头巾是宪法和世界人权宣言保障的一项权利,但法国并不尊重这些权利。每次我们都必须解释戴头巾的理由。例如,当你去面试时,你首先被问的不是资历,而是头巾。”

“虽然我们已经到了2021年,但我们仍然必须在呆在家里或摘下头巾找工作之间做出选择。我们被告知戴头巾的女人是一个顺从的女人,但是,如今的社会和法律才是使她成为顺从的女人的原因。”

纳吉拉·阿尔马祖基

34岁的企业家纳吉拉·阿尔马祖基,是一位拥有风险管理硕士学位的企业家,生活在尼斯,她说:“人们用奇怪的眼光看待我们,当媒体谈论(分离主义)时,它会制造出一种欺骗性的形象,我可以从人们的眼中看到它。的确,我们戴着头巾,但在头巾下我们有思想,我们可以交流、说话和表达爱的感受;无论有没有头巾,我们都是人。”

伊纳斯·拉哈卜

46岁的伊纳斯·拉哈卜是7个孩子的母亲,住在尼斯。她曾两次申请公民身份,其中一次因头巾被拒绝。

拉哈卜认为“法国社会非常重视头巾,但它不会伤害任何人。大多数人认为戴头巾的女人是顺从的女人,是受压迫的人;但我是自由的,这是我的选择,这是我的生活

诺拉·贝尔玛希

住在尼斯的43岁的人力发展教练诺拉·贝尔玛希说: “有少数穆斯林极端分子,但人们把所有穆斯林放在一个篮子里。事实上,大多数穆斯林生活在和平中。”

她补充说:“我敦促所有戴头巾的女性,呼吁她们继续奋斗,建议那些有证书的人开办自己的企业。相信自己,我们必须展示我们的技艺和能力,我们必须有一个动机激励我们做到最好。”

来源 : 华盛顿邮报

相关文章

本周23日,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对法国当局和其他欧洲国家颁布的“尼卡布(Niqab)面纱禁令”重新洗牌,强调这些禁令是对人权的侵犯,从而将这一度引起热议的话题重新浮上水面,不仅在法国,甚至在整个欧洲大陆。

2018年10月25日

西方普遍认为,穆斯林女性不关注时尚。近二十年来,伊斯兰服饰产业开始兴起,并成为一种现象,甚至是我们文化的一部分,这种时尚吸引着穆斯林女性,从土耳其的头巾,再到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摩洛哥的长袍。

2019年4月5日
更多女性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