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逝去:希特勒在地堡中度过的最后时日

希特勒宁愿自杀也不愿落入苏联军队之手 (盖帝图像)

这件事并不是什么秘密。1945年4月30日下午3点30分左右,德国总理阿道夫·希特勒在爱娃·布劳恩的陪同下,在其指挥总部地堡内的公寓客厅沙发上自杀身亡。而苏联人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得知了此事,并找回了一些试图完全烧毁并藏匿的尸体残骸。

以此为引,法国杂志《观点》(Le Point)着手澄清关于希特勒失踪的情况。多年来,这一直是一个谜团并引发各种猜测。该杂志目的是为了反驳谜团爱好者所散布关于怪物(希特勒)在阿根廷潘帕斯草原的一个农场结束生命的说法,或者是声称他在地下重建了第四帝国,以及其他颂扬他的说法。

该杂志在蒂埃里·伦茨撰写的一份报告中表示,打开九十年代的莫斯科档案馆就会知道,当时的苏联总统约瑟夫·斯大林自1945年5月初以来就知道了一切。之后,到了2016年,西方历史学家和专家发现了一些可怕的遗迹,比如带有弹孔的头盖骨,还有下巴以及其他成套的颌骨遗骸等。与此同时,盟军也确信希特勒自杀了,尽管他们没有物证,但他们收集了足够的证词以消除怀疑。

(半岛电视台)

阿道夫·希特勒

希特勒1889年4月20日出生于匈牙利。1945年1月16日,他回到柏林,定居在处于帝国总理府控制之下的地堡中,直到4月16日柏林战役打响。他最后一次出地堡是在4月20日,为了庆祝生日。1945年4月29日,他与伊娃·布劳恩结婚,并在4月30日与她一起自杀。

正如作者所说,甚至在官方确认之前,通过询问那些出席他最后时刻的人,希特勒的真实命运就已经被详细了解。特别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出版了自己的回忆录,其中包括管家和党卫军指挥官海因茨·林格(Heinz Linge)的回忆录,他是希特勒在世最后一天的主要见证人。此外,还有有秘书特劳德尔·琼格(Traudl Junge)、司机埃里希·肯普卡(Erich Kempka)和保镖罗胡斯·米施(Rochus Misch)的日记。

水泥棺材

肯普卡所说的“最后一幕”发生在地下10米处,在柏林总理府下的地堡中。在那里,军官和服役人员生活条件艰苦,而希特勒拥有一间带前厅、客厅、办公室和卧室的公寓。仪式是不变的,其中最重要的是“看清形势”的时刻,“元首”梦想着在这个时刻能给他带来盟军分裂的消息。

报告还指出,那个时候,将军们冒着生命危险出现,即使这不能让他们免受最高领导人的愤怒和侮辱。虽然他心里很清楚,在不断的炮击让他无法出去透透气之后,一切都完了,所以只能选择逃跑或死亡。

被关在这座“水泥棺材”里的领导人做出了结束生命的决定,在众人士气低落之际“拖着步伐、弓着背”现身,宣布他想“作为帝国的第一士兵”死去。虽然地堡中有不少人希望将他们的首领带到巴伐利亚阿尔卑斯山继续在那里进行抵抗,然而部下被允许离开柏林。而戈培尔一家则全部留在地堡中,与希特勒同归于尽。之后,父母杀死儿子后也自杀了。

戈培尔(左)直到最后一刻都和希特勒在一起 (盖帝图像)

奇怪的气氛

米施表示,“接下来几天的气氛变得越来越奇怪”。他还称,他的主人似乎“精力耗尽,内心极其激动”。但他想安排自己的私人事务,所以他先娶了33岁的爱娃·布劳恩,这位交往了15年的秘密情人想与他共命运,成为他的合法妻子。而在几个小时前,特劳德尔·琼格写下了希特勒的遗嘱,他在遗嘱中将战争归咎于为犹太人服务的“国际政客”。他最后决定留在柏林,当不再可能担任元首和总理府本身的职位时自愿选择死亡。

希特勒建议海因茨·林格下达他的最后指示,并要求在他的房间里准备好羊毛毯,以及足够燃烧两具尸体的汽油。他说:“我会和爱娃·布劳恩在这里自杀,你用羊毛毯子把我们的遗体裹起来,抬到花园里烧掉”。然后每个人都留下来喝几杯利口酒,等待这个决定性的时刻。

4月30日上午,希特勒将仆人召集到地下室的餐厅,一一招呼,然后建议他们逃往西方,以免落入苏联人之手。然后,他把将军们召集到一起,拒绝了他的私人飞行员汉斯·鲍威尔的提议。后者试图在伊娃收拾房间的时候让他在最后一班飞机上离开柏林。

平和与安静

下午1点左右,希特勒与他的妻子和秘书一起参加了一场“以平和与安静为幌子的死亡宴会”。然后,他前往公共餐厅与约瑟夫·戈培尔、飞行员鲍威尔和首席副官、党卫军指挥官奥托·京舍进行最后一次面谈。林格称,“我很害怕,看着我用心服务了10多年的男人,他用疲倦的眼神看着我,用非常平静的声音说:‘林格,我现在要自杀,你知道你必须做什么’”。

下午三点半,希特勒和他的妻子进入他们的公寓,林格听到枪声之后进来了,马丁·博尔曼和京舍跟在他后面。他们发现“希特勒和他的妻子躺在沙发上,希特勒用他的7.65毫米手枪开枪自杀后就死了,旁边是他的妻子,她死于氰化物中毒。按照计划,这些人用毯子把尸体裹起来,抬到外面,把它们放在一个坑里,在浇上汽油后点燃。

林格称:“我们是最后的证人,包括鲍曼、戈培尔、希特勒的私人医生路德维希·斯顿菲格(Ludwig Stumpfegger)、奥托·京舍、肯普卡和我自己。我们最后一次向希特勒举起右臂,然后回到地堡。之后,1945年5月2日,苏联人在地堡的院子里捡起了遗骸。

5月初,他告诉地堡最后的守卫,他们应设法越过俄罗斯防线向英国人和美国人投降。此时,收音机宣布了希特勒的死讯,最后一个谎言是他刚刚“作为帝国首都的英勇保卫者首当其冲地”倒下了。

宣传部长和他的妻子在自杀前杀死了他们的孩子,因为如他们所说,他们拒绝生活在一个由共产主义信徒和“犹太富豪”统治的世界里,他们终生为敌。5月2日,鲍曼和希特勒的医生一起被杀。虽然琼格、米施和林格设法安全地从掩体中逃脱,但他们落入了苏联人的手中,而肯普卡独自一人到达了美军防线,并在两年后获释。

京舍和林格在苏联监狱和集中营度过了10年,他们为创建1949年提交给斯大林的“希特勒档案”做出了贡献。尽管后者早就知道敌人的死因,并且在莫斯科档案馆最隐秘的金库里存放着一些相关资料。

来源 : 法国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