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万年前:世界上已知最古老的武装冲突详情

在尼罗河流域杰贝勒萨哈巴遗址内的骨骸上,发现了许多由武器造成的伤痕,而且并非所有伤痕都已愈合,这表明当地居民之间经常发生武装冲突 (路透社)
在尼罗河流域杰贝勒萨哈巴遗址内的骨骸上,发现了许多由武器造成的伤痕,而且并非所有伤痕都已愈合,这表明当地居民之间经常发生武装冲突 (路透社)

史前墓地内发现的骨骸,揭示了发生在尼罗河流域的暴力事件或武装冲突。由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进行的一项研究证明,使用锋利武器的冲突在当地频繁发生,而其原因尚不清晰。

在苏丹北部哈拉法山谷地区的杰贝勒萨哈巴(Jabal al-Sahaba)遗址内发现的骨骸,揭示了使用这些武器所造成的伤痕,并且并非所有的伤痕都已愈合,这就表明,尼罗河流域的武装冲突频繁发生,并且部分人类学家认为,这些死亡可能与环境压力或者抢夺资源相关。

作者瓦伦丁·拉科夫斯基在法国《巴黎人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智人的第一个发明到底是轮子、文字还是战争?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会让很多人感到失望,因为轮子和文字的发明时间可以追溯到近5000年前,而在今天苏丹境内的杰贝勒萨哈巴遗址内发现的骨骸表明,早在13000年前,武装冲突便已频繁出现。

作者认为,战争的起源可以追溯至更早的时期,这些骨骸是史前冲突的最古老的已知证据,并且揭示了很多新的秘密。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与伦敦大英博物馆合作完成了这项研究,并在研究框架内公布了相关细节。

作者还提到,在杰贝勒萨哈巴遗址内,包含着这些古代冲突存在的证据,如今,这块遗址已经不复存在,因为阿斯旺大坝形成的湖水已在上世纪60 年代完全淹没了该遗址,但在此之前,已在此地挖出了61具人类骨骸。

根据法国国家科研中心研究员、波尔多大学研究员伊莎贝尔·克里夫库尔在《科学报告》杂志上发布的这项研究,杰贝勒萨哈巴遗址算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案例”,因为发现保存如此之好且能揭露大量信息的骨骸,“并非一件易事”。

针对男人、女人和儿童的攻击

在1968 年针对在杰贝勒萨哈巴发现的骨骸进行的一项研究中,发现了由尖锐利器造成的伤痕。部分人认为,这只是葬礼上的仪式,而其他部分人员则认为,这些是一场大屠杀的受害者。但是,这项由法国科学研究中心进行的研究通过现代的检测方法证明,有些伤口在受害者死前便已经愈合,此外,这些骨骸的埋葬时间也各不相同,从而意味着,他们是不同的武装冲突的受害者。

研究员伊莎贝尔补充称,“鉴于这类暴力的存在,我们支持有关战争的假设。但是这场战争并非两支军队间的直接冲突,而是一系列有计划的攻击、袭击和伏击”。通过对该遗址内的骨骸进行研究,研究人员发现,这些袭击很可能发生在多代人身上,其打击范围目标包括男人、女人甚至儿童。此外,骨头上的伤痕也表明,袭击者会毫不犹豫地从背后瞄准受害者。

史前时代使用的这些武器非常锋利,其中一些包括投射至骨头或骨头之间的伤痕。伊莎贝尔表示,“这些武器是用尖头制成的,它们可以快速穿透人的身体并导致严重的出血”。

在攻击期间,年轻受害者的骨盆、大腿、脊柱和头部是成为了攻击目标。除了知道如何制造有效的武器之外,史前男女还掌握了“精准射击”的方法。

争夺资源

根据伤痕情况分析,研究人员得出结论称,这些武器来自生活在尼罗河流域的上埃及居民社会共同的“卡丹文化”(Qadan culture)。然而受害者所属的族群或社会却无法确定。

“卡丹文化”出现在公元前13000年至公元前9000年之间的今埃及南部和苏丹北部地区,在当时,该地区的人口以狩猎、采集食物、种植等方式为生。

根据这项研究,竞争和抢夺资源是爆发这些史前战争的原因之一。“该地区的面积狭小,除尼罗河提供的食物资源之外,几乎没有其他的食物来源。在近15000年前,气候发生了不规则的变化,这就意味着许多人类族群生活在一片狭小的地区内,资源的匮乏导致了紧张的局势。”

在缺乏确凿证据的情况下,我们很难就该地区爆发武装冲突的真正动机得出明确的结论。鉴于导致群体竞争的文化或行为关系,伊莎贝尔认为没有必要对这些以多样性著称的史前战争案例统一而论。

来源 : 《巴黎人报》

相关文章

自古以来,人类一直试图通过口头和书写来记录生活的各个阶段。大约五千年前,书写的发明是人类历史和现实的一次巨大飞跃,书写始于符号和图像,随后,拼音字母发展成为用于记录思想、情感、科学和艺术的单词。

2020年8月20日

跟位于高加索地区库拉河与阿拉斯河域内的所有地区一样,纳卡地区自古以来就一直是文明与文化的中心,其中的许多古迹可以追溯至公元前4世纪至公元8世纪初期的高加索阿尔巴尼亚王国时期,随后该地区又先后经历了阿塞拜疆、亚美尼亚、蒙古及土耳其时代再进入现代,该地区保留着大量的遗迹,使之更像是一个开放的博物馆,包括大量的修道院、教堂、神社、清真寺以及古老的民宅。

2020年12月3日

1948年西耶路撒冷被占领之后,在被占领的耶路撒冷隔离墙以西,犹太人与耶路撒冷人之间的许多故事都被一堵虚拟的墙壁所掩盖,尽管在空间上很近,但是,由于犹太化的全面影响,耶路撒冷人无法前往纳克巴大灾难之前的许多地标进行参观,这些地标有些仍然继续存在,有些则被盗或被毁坏。

2020年12月26日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