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揭露马克龙的另一面 对法国历史上最年轻总统的有争议证词

《叛徒与虚无》一书,共600页 (半岛电视台)

上周三,法国报纸《世界报》的两位记者杰拉德·戴维特和法布里斯·洛姆带着由巴黎出版社Fayard出版的新书《Le Traitre et le Néant》再次回到了争议中。这本书对埃马纽埃尔·马克龙的总统任期进行了批判性评估。

在一本关于法国前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的书《总统不应该这样说话》出版五年后,在关于尼古拉·萨科齐的《萨科齐杀了我》一书出版十年后,这本新书基于他的调查博客(超过600页),以开放和绝对的坦率,收集了法国政界的110名知名官员和马克龙总统进入爱丽舍宫前后的亲密圈子的证词。

两位记者指出,这本书不是“审判”,但它揭示了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升任总统的幕后场景以及“前进运动”所经历的意识形态真空。这解释了标题的选择:“叛徒”是伊曼纽尔·马克龙,“虚无”是他的伟大政策和倾向。

奥朗德给予了马克龙担任多个高级职位的机会 (阿纳多卢通讯社)

马克龙主义和背叛

在本书的第一部分,该书提到马克龙主义(相对于马克龙而言)因叛国罪而生,因为马克龙不得不杀死他精神上的父亲弗朗索瓦·奥朗德,以成为共和国的新总统。

该书表明,是奥朗德给了马克龙机会,2012年任命他为爱丽舍宫副秘书长,2014年任经济部长。正如前经济与财政部长皮埃尔·莫斯科维奇所说,“总统的亲密伙伴,具有精英的魅力,他没有背叛左翼,而是杀死了一位把自己置于致命境地的总统。”

奥朗德说:“他(马克龙)利用副秘书长的职位建立了广泛的商人和名人网络,这件事为他打开了所有可能性。他是叛徒。他有系统地背叛了我。”

这本书证实了这种说法,因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身边环绕着亨利·赫尔曼和克劳德·伯德雷尔等有影响力的富有商人。他的律师让-米歇尔·德罗伊斯回忆说,马克龙告诉他,他想在从政之前赚钱致富。

2016年11月16日,马克龙正式宣布参选总统选举,两周前奥朗德刚刚宣布无意第二次参选。

前内政部长克里斯托夫·卡斯塔纳为法国总统辩护,并指出所发生的事情不能被视为叛国罪,因为马克龙渴望成为可能的左翼政治替代者,否则,弗朗索瓦·菲永将成为共和国总统。

这本书收录了100多名官员的证词 (半岛电视台)

受贿和腐败的嫌疑

书中最重要的证词来源于法国共和党议员奥利维尔·马莱克斯,他指出,马克龙担任经济部长时,法国工业集团阿尔斯通出售给美国通用电气的交易中存在受贿的指控和嫌疑。

这本书还包括法国武装部队前参谋长菲利普·德维利埃的证词,他说法国总统马克龙试图收买他,令他保持沉默,并承诺给他更好的职位和舒适的退休生活。

这是明显的贿赂企图,德维利埃认为这公然违反了所有红线,并回应马克龙说:“我已经做出了我的决定,我们是法国骑士家庭,你的提议是对我的侮辱。”之后,他于2017年7月19日提交了辞呈。

法国社会党主席奥利维尔·福雷也强调了与其他政治组织不同,当时马克龙的竞选团队一无所有,但获得了资金支持。他说:“我们知道有些人出钱资助昂贵的竞选活动。有些人非常清楚他们的利益将走向何方。”

马克龙秘密发起“前进运动” (阿纳多卢通讯社)

秘密组织

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告诉他的核心圈子,“这次选举值得更好的结果。萨科齐和奥朗德回归是不可能了。我想考虑新的参与形式。我想建立一个运动,而不是一个政党。”当时该圈子包括儿童保护国务部长阿德里安·塔基、马克龙的通讯顾问和“前进”运动的创始人之一伊斯梅尔·埃米利安等人。

塔基在证词中提到,马克龙组织了与励志人物、工会会员、企业主、协会和知识分子的会议。

他们通过Telegram应用程序秘密交流。某选举策略初创公司的联合创始人证实了这一点:“这是故意保密的,所以奥朗德不会发现。即使尚未正式确定,我们也知道该怎么做。”

而关于“前进运动”(En Marche)的名字,塔基说他后来意识到,这个名字来自于马克龙名字(Emmanuel Macron)的首字母缩写。

这本书的作者说,在对此表示支持并参加了大部分会议的布里吉特·马克龙的祝福下,运动的名称最终被敲定。

前总统安全事务负责人亚历山大·贝纳拉表示,马克龙非常谨慎;他在距巴黎400公里的布列塔尼烧毁了他的竞选文件,没有留下任何记录。

马克龙的妻子布丽吉特曾是他的支持者 (阿纳多卢通讯社)

仔细研究的计划

马克龙不遗余力,非常注重自己的形象,有些人甚至认为他是现代的肯尼迪,有着一丝不苟的微笑和冒犯性的言辞。但是,根据这本书,马克龙无法预测的一个方面是他的性取向,即2016年春天他与法国电台负责人马蒂厄·加莱关系的传言。

出人意料的是,这个谣言在埃马纽埃尔·马克龙的竞选活动中起到了作用,当时他决定公开谈论此事,并指出他是一个无法容忍谎言并坚守婚姻关系的人,他说:“布丽吉特对此感到不快,她了解我的生活细节,从晚上到早上。”

然而,他的前私人保镖亚历山大·贝纳拉在2018年示威期间攻击一对已婚夫妇并使用假护照的指控对马克龙来说构成了极大的丑闻和尴尬,马克龙讨厌窥探他的幕后权力。因此,根据该书作者的说法,必须找到理想的替罪羊以解决此事,即当时的巴黎警察局长米歇尔·德尔布奇。

马克龙因对多次危机的处理受到批评 (路透)

弱小的共和国

2014年11月晋升为欧盟专员的皮埃尔·莫斯科维奇说,“法国人不喜欢他,他不认识他们,他看起来不像他们,我们从未见过如此软弱的第五共和国政府。”

爱丽舍宫总书记阿列斯基·克勒则表示,马克龙接任总统还为时过早,“他有一个只知道成功的年轻随从,带着藐视一切的表情。今天,他们将面临着现实。”

前农业部长史蒂芬·勒福尔认为马克龙奉行自由政策,谈论“新世界”,但采用传统配方,没有任何创新措施。

例如,他认为国内安全部队的撤消和住房税的取消在该国至关重要,失业保险改革与雅克·希拉克之前提出的没有什么不同。

奥利维尔·福尔批评马克龙对国家危机的管理,包括黄马甲和健康危机,称他的做法为“永久的即兴创作”。

至于爱丽舍宫的内部冲突,马克龙的政治赞助人之一朱利安·德雷表示,马克龙“彻底消灭了2017年让他上台的团队,他们一一离开。他悄悄地、有条不紊地驱逐他们,所以以免他们变成他的对手。”

“前进运动”前议员埃米莉·卡里略还批评了分离主义法律和因“政治权重低”而专注于提出“不符合法国模式的亲商愿景”的部长。

作家和政治家埃里克·奥尔西纳甚至将法国总统比作“拿破仑”,将他的政府比作“伟大的军队”。

弗朗索瓦·奥朗德的证词在这本书中似乎很慷慨;我们看到他在很多地方都在谈论马克龙,他说法国总统“不喜欢政治,对政治一无所知”,并且他是“一个只代表自己的梦想家”。

奥朗德称马克龙的政府是“处子和不成熟”。根据前司法部长拉奇达·达蒂的说法,萨科齐也持相同观点,称马克龙“即将倒台”。

马克龙被指责言行前后矛盾,文章作者称他为“变色龙” (路透)

马克龙的另一面

《叛徒与虚无》的出版恰逢法国总统大选前几个月,记者杰拉德·戴维特和法布里斯·洛姆向提供证词的人提出了这个问题。

最突出的问题是法国总统保护伞下的“前进运动”的地位及其在当今政界的实际分量。埃马纽埃尔·马克龙离开爱丽舍宫后,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意见都倾向于,该运动将消亡。

前社会党总理曼努埃尔·瓦尔斯在证词中表示,马克龙具有领导精神,但他的政党没有国内基础或意识形态,“它是一个不存在的空壳。”

参议院社会主义团体负责人帕特里克·卡内特补充说:“当马克龙离开时,马克龙主义将结束,因为它没有意识形态或历史支柱。”

该书在最后几页还指出,2021年的夏天,马克龙作出的401个承诺中只兑现了86个。显然,疫情的爆发阻碍了总统所有承诺的落实,但对于4年前在竞选纲领中承诺进行“革命”的候选人来说,我们离实现这一目标还很遥远。

就连2020年放弃“前进运动”主席职位的议员皮埃尔·佩尔松也在书中指出,该党是一个“空袋子”,它被建立起来“成为为创始人赢得个人战斗的战争机器,这在法国历史上是独一无二的。”

佩尔松补充说,“该党没有讨论任何话题,无论是关于产业政策还是社会政策,也没有说明如何应对疫情或决定退休年龄。”

这本书的作者试图对马卡龙主义作出关键总结,他们称之为“机会主义”,并认为“前进运动”是一场无法归类的运动,因为它由一位侠义的处于青年时期的“变色龙领袖”领导。至于马克龙,他在2017年之前是自由主义极端分子,在健康危机之后是一个拖延者和主权者,曾任社会主义总统的顾问和经济部长,然后是国家元首,后来他任命了马提尼翁府(总理官邸)的入住者,将政府中的关键职位委托给右翼人士。他祝贺安格拉·默克尔在2015年接受了100万叙利亚难民,然后在近三年后谴责移民问题上的“虚假善意”。他将2015年的袭击归咎于为圣战分子制造温床,并于去年在法国领土上向“伊斯兰分裂主义”宣战。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法国、德国和其他欧盟国家正在协调,以应对可能来自阿富汗的“非常规移民流动”——塔利班接管阿富汗的事实,加剧了人权组织对一场迫在眉睫的危机的担忧。

Published On 2021年8月17日

法国总统马克龙的立场已经显然具有了“伊斯兰恐惧症”的特征。事实上,“伊斯兰恐惧症”这个概念已经广为人知,它意味着对伊斯兰教产生的恐惧。而在当今的国际媒体上,当有关伊斯兰教的可怕照片不断出现,当恐惧成为驱动因素,那么,这种针对伊斯兰教的恐惧便不再难以理解,因为整个地理范畴上的伊斯兰世界,都以充满火药味的形象出现在全球媒体的报道中。

评论作者
Published On 2020年11月5日
更多图书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