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否正开始见证犹太复国主义项目的终结?

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右翼政府被视为占领国历史上最为极端主义和种族主义的政府之一

在1999 年至 2003 年期间担任以色列议会议长的亚伯拉罕·伯格曾说,“我们这一代很可能是犹太复国主义的最后一代。”伯格认为,始于19世纪的犹太复国主义殖民项目已经接近尾声,所以21世纪不会再有该项目的一席之地。这位以色列议会议长在2003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对此作出了预测,虽然到现在已经过去了20余年的时间,但是反犹太复国主义的以色列历史学家伊兰·帕佩在最近也作出了同样的预测——他在以色列去年10月入侵加沙之初就曾表示:以色列不单单是一个国家,还是一个替代的定居项目,他还指出,我们现在正要开始见证这个项目的终结。

帕佩在其讲话中承认,这个终结并不会在不久的将来到来,因为犹太复国主义消亡的开始将是一个漫长而危险的时代,并且可能会持续几十年的时间,但他认为,这是“我们从现在起就必须为之作好准备”的、不可避免的命运。在这样的背景下,帕佩引述了许多他认为是犹太复国主义崩溃预兆的指标。过去几十年来,在他之前的许多历史学家和思想家也在著作中谈到了这些指标,其中最著名的是已故学者阿卜杜勒-瓦哈卜·梅西里——其学术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都致力于在理论和实践层面上研究和瓦解犹太复国主义。

以色列内战

抗议者冲闯内塔尼亚胡官邸门前的路障

这句话听起来可能非常奇怪,但是在加沙地带战争爆发前的几个月内,有数十万以色列人走上街头,举行大规模示威活动以反对总理内塔尼亚胡的政府,即所谓的“司法修正案危机”。在那时,内塔尼亚胡政府寻求进行多项宪法改革,以限制司法部门的权力并支持行政部门。

为理解这些变化的重要性,我们首先必须了解其产生的背景。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右翼政府被视为占领国历史上最为极端主义和种族主义的政府之一,它的出现正值以色列内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分裂之际——所谓的“世俗犹太复国主义”和“宗教犹太复国主义”之间的冲突愈演愈烈。帕佩认为,这正是犹太复国主义项目终结的开端。帕佩指出,在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战争结束后,我们现在看到的以色列社会表面上的团结状态将会开始瓦解和消亡,而以色列境内的宗教与世俗冲突也将很快再次爆发。

以色列未能成为一个安全稳定的国家

“安全”是西奥多·赫茨尔关于建立犹太复国主义思想的目标与基础,此后,以色列国于1948年宣布成立

犹太复国主义国家建立在一个基本信念的基础之上,即犹太人无法感到安全,除非他们生活在一个由他们自己控制其政府和法律的国家之中。“安全”正是西奥多·赫茨尔在其1896年的著作《犹太国》中建立犹太复国主义思想的目标与基础,此后,以色列国于1948年得以建立。尽管如此,以色列还是未能保护其境内犹太人的安全,而这里的原因有多个,其中最重要的是以色列在其建国后的75 年来,仍然坚持其暴力和定居政策,因此,其针对巴勒斯坦人的种族隔离制度仍在继续,并继续占领巴勒斯坦人的土地、摧毁他们的家园、剥夺他们的人性。此外,占领国还对埃及、约旦、叙利亚和黎巴嫩发动了战争,最后还在“阿克萨洪水”行动中遭遇了灾难性的失败,所有这一切都导致犹太复国主义国家未能变得稳定和安全,而这也是说明犹太复国主义项目开始走向终结的最重要的指标。

此外,以色列还未能像犹太复国主义项目在一开始为之设立的计划那样,成为世界各地所有犹太人的国家。尽管主导整个19世纪和20世纪的场景是犹太人向巴勒斯坦的移民浪潮,但是我们发现,以色列在21世纪正在经历的却是一股反向移民浪潮——人们从被占领土流向美国和欧洲。截止2020年底,离开以色列的定居者人数达到近75万人,而到2022年底,这一数字达到了90万人。

自2023年10月7日以来,以色列向境外的移民潮大幅上升。近年来,许多调查显示,目前生活在美国和欧洲的西方犹太人比生活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的犹太人“更加幸福”,而这一点也在新一代犹太人身上得到了体现——对于新一代犹太人而言,犹太复国主义项目不再像前几代犹太人那样是其躲避“反犹主义”的安全堡垒。

犹太人为何逃离以色列?

全球对巴勒斯坦事业“前所未有”的支持

自犹太复国主义开始侵略加沙地带以来,巴勒斯坦事业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民众支持,尤其是在西方国家内。示威者们谴责占领实体对巴勒斯坦人实行的种族隔离制度。英国《金融时报》在去年11月发表的文章中指出,巴勒斯坦问题这些年来一直在走下坡路,西方国家常常对此表现出冷漠态度,而美国则全力支持以色列,但是对加沙地带的恐怖爆炸场景却占据了全球新闻和社交媒体的头条,从而导致针对巴勒斯坦问题的全球舆论出现了深刻的转变,随后,美国民主党人对巴勒斯坦的支持也有所上升。

著名的盖洛普组织在2023年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与上一代人相比,美国年轻一代对巴勒斯坦人的支持率出现了显著的上升。根据历史学家伊兰·帕佩的说法,全球舆论的转变使得大多数声援巴勒斯坦事业的人现在愿意接受结束“种族隔离国家”的设想,正如南非发生的情况一样——他认为这也是犹太复国主义项目走向终结的一个征兆。

这与思想家阿卜杜勒-瓦哈卜·梅西里在15多年前预测的情况相同,当时,他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节目采访时表示,犹太复国主义项目无法解决巴勒斯坦抵抗运动的问题,并将最终面临与南非种族隔离政权相同的命运,对此,他解释称,历史上的解放运动是无法被任何力量击败的。以色列前议长亚伯拉罕·伯格也强调了这一点,并在其文章中指出,镇压巴勒斯坦抵抗运动并不能消除它,他还呼吁消除种族隔离政权,因为让巴勒斯坦人流血只会导致他们更多的抵抗,而犹太复国主义国家将为此付出极高的代价。

以色列的终结

以色列的贫困率上升

2023年1月,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公布了以色列国家保险研究所进行的一项调查的初步结果——该结果表明,近五分之一的以色列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根据2021年的报告,近30%的女性和男性(约为占领国内陆地区公民总数的三分之一)表示感觉生活贫穷。这也是帕佩在其言论中提到的“犹太复国主义项目”消亡的因素之一,他还表示,以色列的经济承受能力不会持续太久,他预测该国在未来几年内的贫困率将会上升,而这将从内部加速这个犹太复国主义国家的崩溃。

在多年前,阿卜杜勒-瓦哈卜·梅西里也谈到了以色列社会贫困所带来的后果,以及它将如何成为促使犹太人从被占领土到西方国家寻求舒适生活的反向移民的重要因素,此外还有新增移民人数的减少。梅西里指出,为了生存,定居点长期需要移民,而以色列是一个以暴力为基础的种族主义定居点国家,并因此需要人力因素来维持其“战斗机器”的运转,而这也将使犹太复国主义占领国在未来面临重大的危机。

以色列生活的组成部分来自其外部而不是内部

犹太复国主义项目计划取代英国殖民主义来对巴勒斯坦领土实施殖民,根据法国历史学家马克西姆·罗丁森在其研究《巴勒斯坦:去殖民化史上的一个独特案例》中提到,犹太复国主义项目受到了英国霸权力量的保护,后者帮助新定居者建立了自身独立且具霸权地位的存在,与此同时,还对巴勒斯坦人进行镇压和迫害。正是英国为我们当前目睹的危机局势奠定了基础,因此,尽管英国殖民主义已经结束,但巴勒斯坦人却从未获得自由。

犹太复国主义殖民主义的思想源自19世纪欧洲帝国主义的基础,许多历史学家和思想家认为,犹太复国主义项目能够持续70多年的时间,这并不是因为该项目本身的成功,而是在于其得以延续的根本原因,那就是来自美国和英国的外部支持——这种支持使得犹太复国主义的存在几乎在所有方面都依赖于西方,若非如此,以色列也不可能存在至今。但也是出于这样的原因,我们发现以色列社会变得异常脆弱,同时它还是一个充满经济和社会方面的问题与危机的社会,这里的所有人都生活在恐惧之下,其安全感极为低下。

因此,以色列在20世纪80年代兴起了“后犹太复国主义”运动,梅西里认为,这意味着“犹太复国主义的终结”,并且打破了以色列社会的禁忌。因此,以色列境内的这一代人被认为对国家及其存在的合法性怀有敌意,这是因为他们重新考虑了犹太复国主义思想的本质并且瓦解了这一思想,更进一步揭示了其中所存在的矛盾。

在这股趋势中,最著名的先驱之一就是历史学家伊兰·帕佩,他以《针对巴勒斯坦人的种族清洗》和《关于以色列的十大神话》等著作而出名,此外,他还进行了其他很多研究,其中之一题为“后犹太复国主义:关于巴勒斯坦人和阿拉伯人的以色列学术话语新走向”,他在其中讨论了后犹太复国主义一代的以色列历史学家和思想家,以及他们如何能够挑战多年来占据主导地位的以色列叙事——这种叙事基于使占领合法化,并且无视巴勒斯坦人受到的强制流离失所与种族灭绝。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