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复国主义政治话语如何构建对巴勒斯坦人的灭绝?

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左)和国防部长约亚夫·加兰特 (法国媒体)

“告诉我,为什么他们称埃及人为埃及人,叙利亚人为叙利亚人,黎巴嫩人为黎巴嫩人,而不称他们为阿拉伯人?我们是唯一的阿拉伯人吗?先生,我们是巴勒斯坦人,我告诉他,他说:只是一个白日梦。”

(埃利亚斯·库里的小说《太阳之门》)

1969年6月,以色列前总理果尔达·梅厄在接受《星期日泰晤士报》采访时发表了她最著名且最具争议性的言论之一:“没有巴勒斯坦人这样的东西。什么时候有独立的巴勒斯坦人民和巴勒斯坦国?巴勒斯坦没有人认为自己是巴勒斯坦人民,我们来了,驱逐了他们,夺走了他们的家园。它不复存在了。”

同样的话语,果尔达·梅厄不止一次重复过。1970年的一次采访中,她质问道:“巴勒斯坦人是什么时候出生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英国对巴勒斯坦实行委任统治时,整个地区是什么样子的?那时的巴勒斯坦是什么?当时的巴勒斯坦是地中海和伊拉克边境之间的地区,约旦河西岸的东西都是巴勒斯坦。1921年至1948年间我持有巴勒斯坦护照,我也是巴勒斯坦人。这个地区没有犹太人、阿拉伯人和巴勒斯坦人。只有犹太人和阿拉伯人。” 她在1972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也重复了这些话。当她被问及声明时,她重复说道:“我说过从来不存在巴勒斯坦民族。”

果尔达·梅厄:1921年至1948年间我持有巴勒斯坦护照,我也是巴勒斯坦人 (半岛电视台)

通过语言非人化

这一声明被认为是揭示犹太复国主义话语本质的最突出的声明之一。在以色列占领国建立之前不承认巴勒斯坦作为一个国家或人民的存在意味着占领实体缺乏道德责任,它不能杀害、取代或摧毁一个从一开始就不存在的民族的土地和家园。这使得维护巴勒斯坦身份成为犹太复国主义在知识和政治层面上的挑战。

果尔达·梅厄的言论并非特例,也不是偶然的个人演讲。长达数十年的冲突中,我们已经看到,以色列的政治和军事话语是如何建立在非人化巴勒斯坦人民的基础上的,无论是否认他们的存在,否认他们的人性,还是两者兼而有之,即他们要么是一个从一开始就“不存在”的民族,要么就是一个不那么文明、该死的民族。例如,20世纪80年代初,以色列前总理梅纳赫姆·贝京将巴勒斯坦人描述为“两条腿走路的怪物”。这与以色列前陆军参谋长拉斐尔·埃坦1983年在以色列议会的演讲中使用的话语不谋而合,当时他将阿拉伯人描述为“瓶子里被下药的蟑螂”。

这些话语在以色列的演讲中不断重复,并且以一种我们无法忽视的明显模式。2013年,以色列前国防部副部长伊莱·本·达汉在接受采访时形容巴勒斯坦人“对我来说就像动物,他们不是人”。占领国现任官员以几乎相同的措辞重复了这些相同的描述,最著名的是以色列国防部长约亚夫·加兰特,他将加沙居民描述为“人类动物”,这只是赋予他围攻他们并剥夺他们的电力、水、食物和燃料的权利。本雅明·内塔尼亚胡也表达了同样的种族主义话语,他将巴勒斯坦抵抗运动描述为庆祝杀害妇女、儿童和老人的人类怪物。

以色列国防部长:我们正在与“人类动物”作战并对加沙地带实施全面围困 (半岛电视台)

讽刺的是,这种将一群人“动物化”,甚至完全否认他们存在的模式,在历史上一再重复,作为殖民主义和征服的理由,并使种族灭绝行动合法化。最接近的例子是基于白人占主导地位的种族分类的西方殖民话语,白人拥有横跨非洲、亚洲和美洲的土地,而忽视这些土地上土著居民的存在。

扭曲科学为殖民主义服务

而最讽刺的是,这些话语并没有悬浮在真空中,而是寻找人为的“科学”和社会根源来构建其自身。著名巴勒斯坦思想家爱德华·萨义德在其著作《从受害者的角度看犹太复国主义》(Zionism from the Standpoint of Its Victims)中提出了将社会科学视为帝国主义工具的观点,它是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发展起来的,使十九世纪的欧洲帝国主义能够重塑世界,他称之为“科学的扭曲”。

萨义德在书中讨论了这些殖民种族概念是如何根据语言学原理以及马克斯·穆勒和弗里德里希·施莱格尔等德国语言学家的语言分类理论而发展起来的。这些概念被转移到种族科学中,并扩展到产生种族分类,其中白人种族(从科学的角度来看)优于其他种族。到了十九世纪中叶,这些伪科学信念有助于强化欧洲人应该统治非欧洲人的信念,使那些被认为是劣等种族的人居住的土地变成了白人殖民者的土地。

著名巴勒斯坦思想家爱德华·萨义德的著作:《从受害者的角度看犹太复国主义》 (社交网站)

爱德华·萨义德在他的书中解释了犹太复国主义思想的创始人西奥多·赫茨尔如何采用帝国主义的观点将巴勒斯坦人视为低等“居民”,这是一个延伸到与土地关系的视角。欧洲殖民主义者认为非洲、亚洲或美洲的土著人民是野蛮且不太文明的民族,与文明的白人或者说欧洲人相比,他们无法按照西方标准有效地耕种土地或开发其资源,基于这些概念,他们有权剥夺土著人民的土地。

从同样的欧洲帝国主义视角来看,犹太复国主义将巴勒斯坦视为低等民族居住的“空旷”土地。这一点出现在犹太复国主义最著名的思想家和创始人之一哈伊姆·魏茨曼对巴勒斯坦的描述中,他说:“上帝似乎用岩石、沼泽和沙子覆盖了巴勒斯坦的土地,只有那些热爱它并奉献一生来治愈它的创伤的人才能展现它真正的美丽。”他指的是犹太复国主义者。

大屠杀的框架

我们在以色列政客和媒体人物的演讲中看到了这些殖民民族语言隐喻的回响,其中夹杂着对以色列占领国在加沙地带犯下的令人发指的战争罪行的歪曲辩解。 这些辩解旨在绕过国际法对以色列杀人机器施加的限制,比如战斗人员和平民的区别问题。例如,前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现任国防部长约亚夫·加兰特顾问吉奥拉·艾兰指出,加沙妇女“都是哈马斯杀手的母亲、姐妹或妻子,也是支持该组织的基础设施的一部分”。他表示,“以色列应该利用燃料和水的短缺迫使哈马斯军事领导人在加沙南部投降,因为他们既没有燃料也没有水,而且流行病也蔓延到他们身上。”此外,他还强调,“敌人不仅是武装的哈马斯战士,还包括所有文职官员,包括医院院长和学校校长,以及加沙的所有居民。”

以色列媒体眼中的加沙 (半岛电视台)

占领军混合使用殖民隐喻和法律理由来歪曲事实,为杀害18000多人(其中大多数是儿童和妇女)以及监禁数千名巴勒斯坦人辩护,理由是他们是“地位较低”的人,甚至可能根本不是人。《以色列时报》在有关哈马斯和以色列最近达成的囚犯交换协议的报道中使用了一种表达,清楚地揭示了这些话语或观念的结构,即“以色列将在为期四天的停火期间释放150名巴勒斯坦安全囚犯(青少年和女性),以换取哈马斯自10月7日以来在加沙扣押的50名以色列人(妇女和儿童)。” 根据《剑桥词典》,用于描述巴勒斯坦方面囚犯的“female”一词,无论人类、动物还是植物,都可以使用,而至于“woman”一词,它则只用来表达人类女性。

这些话语也适用于受害者。媒体从以色列的角度将 “阿克萨洪水”行动中的死者描述为人,讲述了值得讲述的惨痛悲剧,而同时,以色列和西方媒体的话语则将巴勒斯坦牺牲者描述为不值得在新闻报道中描写超过一行的数字,然而其数量比占领者死亡人数要多很多倍。

这种语言作为大屠杀的基本框架在加沙战争的背景下出现了,这揭示了其殖民思想的结构,构建了其军事行动和屠杀并为其辩护,还揭示了一种根深蒂固的学说,其存在的岁月可能比以色列占领国存在的时间还要长。这是一种将他人视为低人一等的学说,甚至可能从一开始就否认他人的存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