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的开始?假设的巴勒斯坦政治未来

哈马斯表示已于2017年10月12日在加沙城与法塔赫达成和解协议,巴勒斯坦人庆祝 (路透)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PA)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在加沙的办公室里,蒙面的卡桑旅战士调整着他的AK-47突击步枪,然后坐到了椅子上。

这名战士在想象中给当时的美国国务卿打电话时开玩笑说道,“你好,康多莉扎·赖斯。你现在必须对付我。不再有阿布·马赞(阿巴斯)了。”在他周围,哈马斯武装部队的战士们在自拍。

那是2007年,为了控制加沙,哈马斯刚刚为了控制加沙而与阿巴斯的法塔赫党的一个派系进行了战斗并击败了它。

法塔赫在2006年巴勒斯坦立法选举中落败,并对结果感到不满,于是便攻击了获胜者哈马斯。

这不仅意味着政治上的分裂,而且还意味着地理上的分裂。巴勒斯坦人分裂为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部分由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管辖)以及哈马斯领导下的加沙。

2007年6月15日,巴勒斯坦人在加沙集会上挥舞哈马斯旗帜,庆祝接管法塔赫所有总部,包括阿巴斯总统的办公室 (路透)

此后局势一直处于冻结状态,直到现在,巴勒斯坦人的政治未来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不确定。

以色列目前对加沙地带的轰炸和地面进攻的既定目标是消灭该武装组织,以报复哈马斯10月7日在以色列南部发动的突然袭击。

如果以色列成功,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就有可能重返这片陷入困境的飞地。但它会回来吗?它可以回来吗?

哈马斯统治下的加沙

在哈马斯的统治下,加沙地带在过去17年中曾五次被以色列围困、陷入贫困和袭击。

在这最新的袭击事件中,巴勒斯坦的政治未来似乎非常不稳定。

以色列表示,其目标是彻底摧毁哈马斯,因此于10月7日对加沙地带发动全面进攻。

哈马斯政治局成员伊扎特·里什克表示,以色列袭击、定居者暴力和被占领约旦河西岸定居点扩张是哈马斯10月7日发动袭击的原因之一。

里什克告诉半岛电视台:“我们警告以色列人和国际社会,这种无情的压力将导致爆炸,但他们没有听。”他补充道,对阿克萨清真寺的入侵、数千名不公正拘留的巴勒斯坦人以及对加沙的封锁也发挥了作用。

如果以色列以某种方式成功消灭哈马斯,美国建议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接管这片陷入困境的飞地。

目前以色列还不同意,但巴勒斯坦人对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有何看法?它能返回加沙吗?哈马斯能被摧毁吗?

共谋与对抗

巴勒斯坦政治中两个最具主导地位的参与者之间分歧的关键在于他们对巴勒斯坦事业的不同态度。

约旦河西岸比尔宰特大学讲师阿布德·哈马耶尔(Aboud Hamayel)表示,法塔赫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目前的领导层相同,都专注于与以色列的合作,而哈马斯的战略是在军事上对抗以色列。

哈马耶尔模仿他所说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失败者语气说道,“我们无能为力。”

这位分析师表示,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在西岸的支持基础是基于与以色列的交易关系。然而,他补充道,一些法塔赫派系确实参与了西岸的武装斗争,该运动比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更加直言不讳和多样化。

法塔赫仍然存在于加沙,但现在是反对派。哈马耶尔表示,法塔赫的支持者分为两派:一派忠于阿巴斯,另一派则忠于法塔赫前领导人穆罕默德·达赫兰,达赫兰已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流亡十年。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获得国际认可并获得资金和税收。哈马耶尔指出,另一方面,它管理其领土上的安全,理论上使以色列免于处理巴勒斯坦人的日常生活,除非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进行袭击和逮捕。

在被占领的西岸拉马拉,巴勒斯坦律师抗议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法令统治,并要求恢复正常的议会立法,警察站岗 (路透)

战后问题

据哈马斯发言人称,法塔赫确实希望与该组织实现团结,尽管多年来的多次尝试均以失败告终。

法塔赫发言人兼议会机构革命委员会成员贾迈勒·纳扎尔告诉半岛电视台:“通通过全国对话,我们将就如何治理自己、如何领导我们的事业并向世界展示达成共识。”

纽约智库苏凡中心高级研究员肯尼思·卡兹曼(Kenneth Katzman)表示,建立一个统一的巴勒斯坦实体是美国既定的目标,特别是在关于战后加沙命运的讨论出现之际。

他指出,该实体将控制加沙和约旦河西岸,接受以色列的存在并恢复与以色列的奥斯陆谈判,他指的是20世纪90年代以色列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之间达成的协议。

卡兹曼告诉半岛电视台:“我认为目的是回到谈判结束的地方。”他还称,他们将成为华盛顿调解两国解决方案的先驱。

法巴政治学分析师拉夫·贾巴里(Rafe Jabari)也认为战争结束后应寻求两国解决方案,但表示应制定一项新协议来取代《奥斯陆协议》,因为巴勒斯坦人在此过程中被迫做出太多让步。

他还表示,以色列不愿放弃对其占领土地的控制,也无法像它所说的那样消灭哈马斯。他告诉半岛电视台,“哈马斯是巴勒斯坦社会的一部分。他们无法消灭哈马斯”,并指出他们不仅仅是一个政治派别。

哈马斯同意。里什克表示,“他们无法根据自己的需要重新安排巴勒斯坦的房子。哈马斯将继续存在,哈马斯之后的也将是哈马斯。”他补充道,巴勒斯坦人不会接受“美国、以色列或其他任何人”告诉他们谁应该统治他们。

他说道,“巴勒斯坦人民永远不会接受乘坐以色列坦克进入加沙的实体。”

贾巴里表示,由于不可能根除哈马斯,该组织将不得不参与任何战后谈判。

他说道:“所有参与者都应参与冲突的解决。”他指出,在过去的谈判中,即使一方被视为“恐怖组织”,也会如此,例如1962年法国与阿尔及利亚和平协议期间,或者最近美国与塔利班之间的谈判中。

卡兹曼和贾巴里都提到,加沙国际维和部队的过渡期可能是谈判前的第一步。

但是,贾巴里还指出,这些部队在最近的冲突中惨遭失败。

巴勒斯坦总理:加沙战争会让哈马斯和法塔赫走到一起吗?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受欢迎程度逐渐下降

许多巴勒斯坦人认为,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政府与以色列勾结。

贾巴里指出,大部分的挫败感来自于阿巴斯,他被认为是软弱的,因为在他执政的近二十年里未能推进任何和平进程。他补充道,他还被认为没有充分倡导反对以色列从扩建定居点到骚扰巴勒斯坦人的做法。

纳扎尔表示,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在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的安全措施也被批评为严厉,但巴勒斯坦权力机构需要“恢复秩序并保护法律”。

他说道:“巴勒斯坦安全部队或官员或普通个人的行动有时需要与占领国进行安全协调。”他还表示,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在被占领的西岸管理的一切“都必须与以色列协调”。

然而,纳扎尔疏远了法塔赫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距离,称这是“一场与以色列没有任何联系的解放运动”。

卡兹曼表示,尽管对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感到沮丧,但首当其冲受到以色列侵略的巴勒斯坦人可能对哈马斯的行动更加不满。

他指出,“许多加沙居民现在意识到哈马斯将继续将他们拖入与以色列的战争,他们不希望这样。所以我认为他们愿意忽视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错误。我认为对于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来说也是如此。他们不想与以色列永远战争。”

然而,里什克表示:“世界各地的巴勒斯坦人都更加支持哈马斯。他们看到哈马斯正在努力抵抗占领。”他补充道,过去几周,全球对巴勒斯坦人的支持激增。

拜登称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最终应管理加沙和约旦河西岸

“终结的开始”?

由于巴勒斯坦人对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支持不一,它重新治理加沙的可能性有多大?

纳扎尔指出,尽管哈马斯统治,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已经在管理加沙生活的某些部分,例如卫生和教育部以及银行系统。

与此同时,他补充道,法塔赫运动拒绝哈马斯被消灭的未来。纳扎尔表示:“我们不同意以色列在加沙的军事目标,也无法预测以色列对我们人民发动的可怕袭击会产生什么结果。”

他还表示,然而,法塔赫所知道的是,巴勒斯坦人应该通过立法选举来决定谁来统治他们,从而确保两国解决方案的道路。

纳扎尔说道:“唯一没有人尝试过的就是让巴勒斯坦人在自己的独立国家中自由生活。在那之前,我们将继续从一个暴力循环进入下一个暴力循环。”

哈马耶尔表示,不过,美国仍在加大力度推动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在加沙回归,乔·拜登总统政府采取这一战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他指出,首先是通过分散国际社会的注意力,为以色列完成军事行动争取时间。

这位分析师表示,美国希望允许其盟友对哈马斯10月7日的袭击进行报复,同时诱使其思考下一步行动。

哈马耶尔指出,白宫还希望其地区盟友站在一边,特别是在阿拉伯国家与其公民感到斗争,认为他们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来结束以色列的袭击。

然而,他得出的结论是,只有哈马斯失败,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才会接管,但预测结果还为时过早。

法塔赫和哈马斯官员于2019年2月12日在俄罗斯莫斯科举行会谈 (路透)

与此同时,哈马斯也看到了以色列对平民看似毫无方向的袭击的弱点。

里什克表示,“(10月7日)惨重的失败让(以色列)失去了理智,不假思索地向任何方向出击。它失败了。10月7日,它在战场上面对卡桑旅时失败了,现在又失败了,因为它在加沙无法实现任何真正的目标。”

哈马耶尔预测,如果以色列不能消灭哈马斯,两个巴勒斯坦政治组织之间的裂痕将会加深。

他指出,哈马斯将继续屹立不倒,成为巴勒斯坦人对抗以色列的英勇英雄,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将显得软弱,因多年来与以色列的合作而感到羞耻。

他说道,这将引发一个看似软弱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恶性循环,激发西岸更多的定居者活动,这将越来越削弱该组织对该地区的控制。

哈马耶尔表示,“这可能是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终结的开始。”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