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行动前,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犯下罪行的一年

10月7日,哈马斯和巴勒斯坦抵抗运动在加沙地带发起了“阿克萨洪水”行动

10月7日,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和巴勒斯坦抵抗运动在加沙地带发起了“阿克萨洪水”行动,之后不久访问特拉维夫的西方领导人表达了​​立场并做出了反应,他们在外交、军事和媒体上全力支持以色列,并认同后者对该事件的说法。

所有领导人的立场都是基于这次大胆和前所未有的袭击的军事和政治结果以及影响,没有考虑两派之间冲突的深度、历史和以色列占领的性质,这次行动是数十年来持续不断的战争之一,而且经常是以色列挑起的,并且让以色列军队和本雅明·内塔尼亚胡领导的以色列政府感到尴尬。

除了关于在目标行动中需要更加小心的评论之外,这些对冲突的有限看法的影响之一是对以色列的“无限支持”,包括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城市加沙的屠杀和大规模杀戮,该城已被围困了16年,居住着超过200万人口。

从这些立场和声明中可以看出,以色列所做的只是回击,“阿克萨洪水”行动被脱离了巴以军事和政治冲突的历史背景,成为一次“无理和不道德”的袭击。

这些立场和解释否定了冲突及其相互作用的历史性,也导致了西岸和加沙地带之间的故意分离过程以及它们各自发生的情况,并且暗示根据以色列的愿景,加沙地带是一个与冲突分离的实体,这强化了对“阿克萨洪水”行动及其实施者的刑事定罪。

“阿克萨洪水”的浪潮是因以色列拒绝国际决议而累积形成的,特别是1993年第一个奥斯陆协议和1995年第二个奥斯陆协议的批准,以及西岸局势的持续升级、吞并巴勒斯坦土地和定居点政策。但2023年,在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政府的领导下,充满了挑衅和压力,导致了爆炸或“洪水”行动。

以下是以色列近一年的侵犯行为的结果,包括其记录的细节及其对西岸巴勒斯坦人的影响,而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实际上并不存在于西岸。自“阿克萨洪水”战斗爆发以来,以色列占领军已造成90多名巴勒斯坦人死亡。

财政部长比撒列·斯莫特里赫(左)与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 (法国媒体)

一个充满极端主义和挑衅的政府

由本雅明·内塔尼亚胡领导的现任以色列政府于2022年12月成立,由6个右翼政党组成:利库德集团、沙斯党、联合托拉犹太教党、诺姆党(Noam)、宗教犹太复国主义者党和犹太力量党 。西方、阿拉伯和以色列媒体将其形容为“以色列历史上最极端的政府”。

去年年底,以内塔尼亚胡为首的政府组建后,纳夫塔利·贝内特和亚伊尔·拉皮德领导的上届政府放弃宗教政党后,宗教党派全面重返政坛,这促使反对党不止一次发出警告。2022年12月25日,以色列反对派领袖、“拥有未来”党等领袖亚伊尔·拉皮德在X平台的一条推文中写道,“内塔尼亚胡很软弱,正在带领我们走向黑暗的‘Halakha状态’(犹太传统法)。”

在成为内塔尼亚胡政府国家安全部长之前,右翼极端分子伊塔马尔·本-格维尔(国家安全部长)在被占领的东耶路撒冷的谢赫贾拉社区挥舞着手枪,一方是巴勒斯坦人,另一方是陪同他的支持者的占领军,双方之间发生对抗。

事发第二天,本-格维尔发布了一张自己拿着玩具枪站在两个孩子旁边的照片。他在X平台(以前的推特)上写道,“骚乱之后,我教孩子们如何对付恐怖分子。”

自内塔尼亚胡政府成立以来,约旦河西岸、耶路撒冷和加沙的局势升级,占领军杀害巴勒斯坦人、亵渎他们的神圣地位、袭击他们的妇女和焚烧他们的城镇的数量创下了纪录。自2021年初以来,已有160口井和水流被摧毁和填平,以色列作家吉迪恩·利维在以色列《国土报》的一篇文章中将其视为“占领的邪恶行为之一”。

根据巴勒斯坦卫生部的数据,自2023年年初以来,在对城镇的袭击中,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耶路撒冷和加沙杀害了220多名巴勒斯坦人,其中包括约40名儿童和11名妇女。这是“阿克萨洪水”行动爆发前的情况。人权观察组织在其8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表示,“以色列军队和边防警察在没有任何有效问责手段的情况下杀害了巴勒斯坦儿童”,要求占领当局“停止对包括儿童在内的巴勒斯坦人例行非法使用致命武力”。

至于囚犯,根据巴勒斯坦官方数据,以色列占领当局自2023年初以来已发出2600多份行政拘留令(未经指控或审判的逮捕),当时占领监狱中的巴勒斯坦囚犯人数达到约5200名囚犯,其中包括36名女囚犯和约170名儿童。

2023年9月,本-格维尔还决定减少一些巴勒斯坦家庭探望被占领监狱中的孩子的次数,从每月一次减少到每两个月一次。此前,他对囚犯采取了报复措施,包括剥夺他们的面包和新鲜食物以及他们在斗争中获得的许多微薄的权利,以及不断镇压他们的抗议,将他们分散在监狱之间,并对他们实行酷刑政策。

此外,2023年8月,这位以色列国家安全部长呼吁武装尽可能多的以色列人,以应对巴勒斯坦人向约旦河西岸定居者开枪的事件。

以色列现任政府中包括极右翼部长 (法国媒体)

明显的敌意面孔

至于财政部长比撒列·斯莫特里赫,他对华盛顿和巴黎的访问因发表种族主义和反巴勒斯坦言论而遭到美国和法国官员的抵制。他因支持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定居点活动而声名显赫,现居住在西岸北部的凯杜明定居点。他在2016年接受以色列报纸《国土报》采访时表示,“如果我们表现出铁腕手段,不会有孩子扔石头。谁扔石头就不会在这里。我要么开枪打死他,要么监禁他,要么驱逐他。”

2023年3月,数百名定居者于2023年2月26日对巴勒斯坦城镇胡瓦拉发动袭击后,斯莫特里赫呼吁“消灭”该城镇。此事导致一名巴勒斯坦人被杀,数十座巴勒斯坦房屋和汽车被焚烧和毁坏。

这些袭击事件发生后,两名以色列人在该镇附近行驶的一辆汽车中被枪杀,几天前,以色列军队袭击了西岸北部城市纳布卢斯,打死了11名巴勒斯坦人。

斯莫特里赫2月19日还在法国首都巴黎表示,“不存在巴勒斯坦人民这样的东西”,这一份来自政府官员的带有种族灭绝的印记的声明,引发了仇恨、谋杀和入侵的浪潮。

过去几个月,入侵被占领的西岸的频率有所增加 (法国媒体)

突击搜查和拆除政策

为了奉行强加既成事实的政策,以色列在内塔尼亚胡政府领导下,在右翼部长的煽动和占领条件的保护下,对阿克萨清真寺的入侵有所增加。巴勒斯坦官方报告称,从年初到2023年9月底,约有41000名以色列定居者袭击了阿克萨清真寺,并指出过去三个月内有464名耶路撒冷人被捕,其中包括62名儿童和32名妇女,此外还有54项软禁令。

在为庆祝占领耶路撒冷东部而举行的国旗游行(也称为“国旗舞”)的背景下,以色列占领者想要声称自己是这片土地的所有者,这次游行成为与巴勒斯坦人对抗中最引人注目的头条新闻。

尽管拉马拉当局和巴勒斯坦抵抗派别就“局势爆炸”发出警告,但内塔尼亚胡和他的部长们坚持要求在5月举行游行。内塔尼亚胡当时表示,“尽管受到威胁,我仍指示举行游行”,游行者一般高喊“阿拉伯人去死”的口号。为了确保游行安全,以色列警局部署了3200名警察,袭击了大马士革门(Bab-al-Amud)地区和老城的巴勒斯坦人。还在于本-格维尔部长,他在参加舞蹈时高呼“耶路撒冷是我们的”。

在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的希伯伦,易卜拉希米清真寺遭到以色列的侵犯,影响了清真寺的神圣性,包括阻止祈祷、点燃屋顶上的烛台,以及在走廊里举办喧闹的聚会。为了确保对其的控制,特拉维夫当局4月份在清真寺的屋顶和墙壁上升起了以色列国旗。

挑衅基督徒

除了穆斯林的圣地之外,定居者对耶路撒冷城的袭击还针对基督徒及其圣地。今年10月初,当基督徒背着十字架离开耶路撒冷苦路老城的一座教堂时,以色列极端分子向地上吐口水,活动人士用视频记录了这一情况。

在事件现场发现的占领军士兵并没有阻止极端分子在基督徒过境时向他们吐口水。至于耶路撒冷世界基督教协进会,10月3日表示,基督徒正遭受以色列极端组织的“迫害”,并批评以色列政府对此保持沉默。

对此,本-格维尔回应称,他不认为基督徒经过时随地吐痰的犹太传统是违法行为或重罪。以色列《国土报》报道,宗教自由数据中心记录了9月期间发生的21起犹太人向耶路撒冷基督徒及其机构吐口水的事件。

定居者的袭击不仅限于被占领土上的穆斯林和基督徒。9月,欧盟驻巴勒斯坦办事处表示,外交使团受到西岸定居者的暴力骚扰,他呼吁以色列当局对“暴力定居者采取行动,拆除非法定居点,并为占领下的巴勒斯坦人民提供保护”。

定居点“癌症”

以色列今年至少两次承诺停止巴勒斯坦领土上的定居点,但这一时期的非法定居活动创下了“历史新高”,现任以色列政府甚至启动了至少自2012年以来最大规模的定居点行动。

在约旦河西岸,以色列推土机夜以继日地工作,与此同时,定居者一片混乱,非法定居点不断扩大。以色列“立即和平运动”的数据显示,政府推动了在西岸建立12885个定居点的计划,并发布了建造1289个定居点的招标,使定居点总数超过14000个。

数据显示,其中最大的计划是在耶路撒冷东部的马阿勒阿杜明定居点,那里批准了100475个定居单元,拉马拉东北部的埃利定居点批准了10081个定居单元。

议会的部长和代表参加了向纳布卢斯附近的阿维塔尔定居点前哨游行 (阿纳多卢通讯社)

与此同时,还批准在纳布卢斯附近的Alkana定居点建造350个定居单元,在西岸以南希伯伦的Kiryat Arba定居点建造374个单元,在西岸以北的凯杜明定居点建造380个单元,以及许多其他定居点的扩建。

除此之外,约旦河西岸中部的Kochav Yaakov定居点已获得批准,该定居点有627个单位,以及耶路撒冷西北部的吉瓦特·泽夫(Givat Ze’ev)定居点已获得批准定居单位559个。

据巴勒斯坦方面报道,约旦河西岸有50.6万定居者,东耶路撒冷有23万定居者,撤离这些定居者的过程从犹太人的角度被认为是种族清洗,因此其实施已成为不可能。

在国际反应中,联合国巴勒斯坦被占领土独立国际调查委员会9月底发表的一份立场文件得出的结论是:以色列通过长期占领、定居和吞并自1967年以来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侵犯了并将继续侵犯巴勒斯坦人民的自决权。

该委员会补充道,“以色列的占领已持续56年,根据国际法是非法的”,并非法行为的结果需要以色列承担法律后果,以结束“国际不法行为”。

另一份联合国报告指出:许多巴勒斯坦人因定居者暴力而离开自己的社区,并呼吁以色列停止定居活动并拆除定居点前哨。此外,该报告表示,2022年期间,28个人口中心有超过1100名巴勒斯坦人流离失所,原因是暴力升级以及以色列定居者阻止他们进入。

今年,约旦河西岸和耶路撒冷的定居点扩张创历史新高 (盖帝图像)

为了根据以色列最高法院多年前的批准,在东耶路撒冷实施定居点项目,拆除并疏散汗艾哈迈尔村(Khan al-Ahmar),本-格维尔多次呼吁拆除贝都因社区,借口是该社区“未经许可而建造”。

最近,随着以色列警察逮捕了两名正在保护弟弟(8岁)免受定居者袭击的女孩,汗艾哈迈尔村的名字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这一事件再次凸显了耶路撒冷东部贝都因社区的苦难,他们生活在完全由以色列当局控制的高度敏感地区。定居者不断袭击他们,试图将他们驱逐出境。

8月发布的一段视频片段记录了以色列定居者携带武器并在殴打巴勒斯坦儿童伊兹·贾哈林后强迫他坐在地上。当孩子的两个姐妹试图将他从定居者手中解救出来时,事件变得更加严重。定居者以在汗艾哈迈尔土地上建立的Kfar Darom定居点附近放羊为借口袭击了他们的兄弟。

在1948年的领土内,占领当局在13年间拆除了内盖夫(南部)的Al-Araqib村222次,每次拆除后,人们都会重建村庄。与此同时,以色列还拆除了西岸,特别是C区的房屋和房屋,并向西岸以东杰里科附近和纳布卢斯附近其他地区以北的人们通报了拆除决定,其中包括200所房屋和设施。

根据1995年《奥斯陆第二协议》,约旦河西岸领土分为3个区域:A区受巴勒斯坦完全控制,B区受以色列安全、民事和巴勒斯坦行政控制,C区受以色列民事、行政和安全控制,估计约占约旦河西岸面积的60%,但规划中的巴勒斯坦地区只是被隔离墙和定居点前哨分割成的孤岛,居民生活条件艰苦。

抛开过去的岁月以及它在巴勒斯坦人灵魂中留下的沮丧、绝望和愤怒的因素不谈,仅以色列一年的侵犯行为的结果就足以成为引发回击的一道闪电,也是使“阿克萨洪水”行动成为一场预料之中的战斗的一波浪潮。除了意外因素和以色列遭受的不明损失之外,什么都没有改变。

来源 : 半岛电视台+通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