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与创始人” 杰宁营送别两名指挥官

在伊斯兰圣战运动发起周年纪念日,来自杰宁营的抵抗战士在营地举行阅兵式 (半岛电视台)

这天(12月1日周四),距离伊斯兰圣战组织(杰哈德)的武装派系“圣城旅”杰宁营指挥官法鲁克·萨拉玛(Farouk Salama)殉难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零两天。正如该组织所说的那样,纳伊姆·祖拜迪(27岁)和穆罕默德·萨阿迪(26岁)这两名指挥官在与以色列占领军发生冲突后牺牲了。以色列占领军于1日(周四)黎明袭击了杰宁难民营。

两名手无寸铁的战士,祖拜迪和萨阿迪在与以色列特种部队及其狙击手发生被称为“最暴力和最长时间”的武装冲突后牺牲。后者袭击了约旦河西岸北部杰宁营地以西的Al-Hadaf社区,并将其一些建筑物作为军事据点。

在发现特种部队的行动之后,抵抗战士开始围攻他们并与之发生了一段时间的冲突。随后,以色列占领军的大部队(估计有35辆军车)冲进了营地,其士兵与抵抗战士发生冲突。最后,两位烈士祖拜迪和萨阿迪遇难。

祖拜迪和萨阿迪,这两位烈士以及年轻的指挥官出生于两个抵抗家庭,他们很早就知道抵抗的道路,并在营地,特别是在杰宁市和整个约旦河西岸进行了战斗。

通缉者与战斗者:成为暗杀目标

烈士穆罕默德·艾曼·萨阿迪诞生于一个抵抗家庭,绰号“阿布·亚曼”,早年加入伊斯兰圣战组织。他不仅是杰宁营的成员,还是它的领导者和创始人,和烈士贾米尔·阿穆里一样。他不止一次带领队伍与占领军发生冲突。

萨阿迪烈士也曾遭到占领军的暗杀,先后3次负伤,伤势程度不一。

萨阿迪烈士被以色列占领军通缉了两年的时间。他是一名被释放的囚犯,在以色列占领区的监狱里度过了3年,他的父亲在两年前因癌症去世。

统一的抵抗立场

这位烈士以其坚定的观念和对巴勒斯坦抵抗运动的统一立场著称。这位烈士在纪念伊斯兰圣战运动发起35周年之际的杰宁营阅兵式上发表了现场演讲,这是几周前在营地中心组织的,并被半岛电视台网和其他记者记录了下来。他称,“这把枪属于阿克萨旅、卡萨姆旅和圣城旅。我们站在在同一条战壕里对抗残酷的占领者,因此,我们每个人都必须明白,我们杰宁营是一个整体,我们将到耶路撒冷,用鲜血打开阿克萨清真寺的大门。”

与此同时,在他死后,他的一段视频立即在社交媒体上被发布。在视频中,他强调他们将继续抵抗和对抗,不会向占领军投降。此外,他还用方言说:“我们不是那种像其他人那样投降的人。”

还有另一个视频片段显示,萨阿迪烈士重申了他对“阿克萨和整个祖国的自由”的呼吁,以及他对纳布卢斯市“Lion’s Den”抵抗组织的支持。他称,“我们全身心都与你们同在。”

以色列占领军在杰宁与抵抗战士发生冲突 (阿纳多卢通讯社)

烈士与囚犯:抵抗家族的继承者

在离烈士穆罕默德·萨阿迪出生地不远的地方,他的同伴纳伊姆·祖拜迪也出生在同一个营地,他的家庭以反抗并仍在反抗以色列占领而闻名。烈士祖拜迪是一名获释的囚犯,他多次被捕并在占领者监狱中度过了5年,大约6个月前获释。

在这7个兄弟姐妹中(4男3女),诞生了烈士纳伊姆·祖拜迪,他是65岁的被释放囚犯贾马尔·祖拜迪(阿布·安托万)的儿子,贾马尔·祖拜迪也被占领者拘留了5年多,他的两个兄弟优素福和穆罕默德也被捕,并在占领者监狱中度过了数年。

祖拜迪是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国家安全部门的一名军官,他在占领期间也结了婚。在被拘留期间育有一女,取名埃利亚(耶路撒冷城的名称之一)。

祖拜迪被称为“影子”和杰宁营地,特别是他领导的队伍的“支柱”,也是扎卡里亚·祖拜迪的堂兄。后者是占领者监狱中的一名囚犯,也是2000年阿克萨起义期间杰宁营地的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的武装派系阿克萨烈士旅的领导人。此外,他还是2021年9月6日从著名的吉尔博亚监狱越狱的“自由隧道”行动的英雄之一。

而烈士纳伊姆·祖拜迪的堂兄弟尼达尔·沙杜赫和齐亚德·阿米尔也是烈士,以及他的叔叔阿布·穆罕默德·祖拜迪的两个儿子也是烈士。他们是塔哈·祖拜迪和达乌德·祖拜迪,前者于2002年在杰宁难民营被入侵期间牺牲,后者在5月中旬与占领军的冲突中牺牲。与此同时,他叔叔的妻子乌姆·穆罕默德·祖拜迪也在杰宁集中营遭到入侵前殉难。他所有的堂兄弟都被捕并在占领者监狱中度过了很多年。

时刻准备抵抗

叶海亚·祖拜迪是烈士纳伊姆·祖拜迪的堂兄,他在占领者监狱被关了15年。他告诉半岛电视台,他的堂兄12月1日周四在营地领导抵抗运动并殉难。他称,“只要有占领,就会一直有领导抵抗的人,我们一家人就是靠这个信念长大的。”

叶海亚·祖拜迪还表示:“没有必要再培训他们家的孩子,因为他们都有抗争的传统,他们时刻准备着进行抵抗。”

杰宁市宣布进行全面罢工和哀悼,为1日周四上午十点举行的两位烈士的葬礼做准备。

在一份声明中,伊斯兰圣战组织的武装派系“圣城旅”也对这两位烈士领导人表达了哀悼之情。该派系还称,他们在一次“懦弱的暗杀”中殉难,并将萨阿迪称为战地指挥官,而祖拜迪则是抵抗运动的伟大领袖、影子以及支柱。

“圣城旅”还强调,他们两位都属于杰宁营,将与抵抗派别的所有军事部门一起,继续对篡夺土地的占领者发动圣战。两位领导人祖拜迪和 萨阿德的牺牲将增强他们的力量和决心,并继续推进抵抗进程。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