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一次的射击训练 约旦河西岸定居点犹太妇女武装升级

极端主义以色列国会议员伊塔马尔·班吉维尔的妻子主持研讨会,培训定居点中的犹太妇女使用武器 (美联社)

在一张照片中,右翼议员伊塔马尔·班吉维尔的妻子手持枪支出现,她与连任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的妻子在电视采访间隙聚在一起。她声称,在旅行期间带枪是为了“自保”,以免遇到她所谓的巴勒斯坦“恐怖主义”。

埃拉·班吉维尔与她的丈夫和六个孩子定居在希伯仑市(约旦河西岸南部)。她透露,她在鼓励希伯仑定居点的犹太妇女接受射击和使用武器训练方面发挥了作用。此外,她还敦促她们向以色列内政部提交正式申请,以获得携带武器的许可证。

而在2021年,人们注意到,在巴勒斯坦土地上建立的以色列定居点中,越来越多妇女地申请携带武器的许可证。这是因为针对在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和耶路撒冷以及绿线内的定居者和占领军的军事基地的抵抗行动不断升级。

据以色列媒体消息,自2022年年初以来,至少有30名以色列士兵和定居者在巴勒斯坦人的各种袭击中丧生,并且另有数百人受伤。这是自2016年以来以色列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在那里发生了许多巴勒斯坦人针对以色列人进行的大规模镇压和刺伤行动。

关于2022年间以色列人申请携带武器的情况有何估计?

据以色列内政部武器许可证司发布的数据显示,自2022年3月以来,即巴勒斯坦针对定居者和占领军的武装抵抗行动升级以来,截至10月底,已有3.5万名以色列人提交携带武器申请。

该数据显示,总体上来看,5%的申请者是犹太女性。但内政部并未透露关于居住在约旦河西岸和耶路撒冷定居点并获得持枪许可的犹太女性的统计数据。据估计,自2022年初以来,有数百名犹太妇女已经完成武装。

预计到2022年底,最终申请携带武器的总人数将达到4万人左右。与此同时,今年居住在定居点并获得携带武器许可证的犹太妇女人数也可能会出现前所未有的增长。

(半岛电视台)

携带武器的以色列人总数是多少?

以色列内政部宣布,大约有20万名以色列平民(非应征入伍者)携带武器。此外,在服兵役的人中,还有超过100万以色列人定期携带武器。

根据议会内政委员会和以色列议会研究中心的数据,除此之外,还有100万以色列人在应征入伍或在紧急情况下志愿加入警察和民防时携带武器。

一名以色列女兵在被占领的耶路撒冷以北的Qalandia检查站附近拘留了一些男孩 (欧洲通讯社)

有多少犹太妇女持有携带武器的执照?

据估计,携带武器的以色列平民中有10%是妇女,而从事警察和义务兵役的妇女占总数的20%。

以色列内政部拒绝公布居住在约旦河西岸和耶路撒冷定居点以及持有携带武器许可证的犹太妇女人数的真实数据。

据信,未参与占领军且携带武器的定居者和犹太人人数可能超过所公布的20万人。以色列当局也并未公布有关男性定居者武装进程的具体细节。

据估计,他们中有数万人持有携带枪支的执照,其中数百人携带M-16步枪,这是只有在以色列军队服兵役的人才能使用的武器。

(半岛电视台)

武装抵抗升级如何引起以色列人的恐惧?

2016年至2020年间,以色列人每年申请携带武器许可证的总数达到约1万人,然而居住在定居点的犹太妇女的许可证申请率尤其低于1%。

但是,情况的转变发生在2021年5月,即“赛义夫圣城”战役或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侵略之后。当时,每月(从2021年5月至2021年12月)提交了6000份携带武器许可证的申请。据以色列第12频道报道,提交申请的人中女性的比例约为3%。这表明,她们对武装和携带武器训练的兴趣增加。

在巴勒斯坦武装抵抗升级的背景下,对于定居点中的以色列人和犹太妇女而言,2022年是一个转折点。根据数据显示,有大约3.5万份携带武器许可证的申请,其中5%是犹太妇女提交的。

是谁在训练定居点的妇女使用武器?

自2021年夏天以色列入侵加沙以来,以及2022年,定居点机构鼓励犹太妇女拿起武器对抗巴勒斯坦抵抗行动的活动有所增加。

过去两年,在希伯仑以东的Kiryat Arba定居点为妇女开展了携带和使用武器的指导和意识课程。

据《今日以色列》(Israel Hayom)报道,来自希伯仑地区定居点的数十名犹太妇女参加了一个课程。这些课程由一个名为“希尔勒基金会”(Hillel Fund)的定居点协会资助。该协会以其中一位在巴勒斯坦抵抗组织的一次行动中丧生的定居者的名字命名。

极端主义者伊塔马尔·班吉维尔的妻子曾在第一期课程中毕业。在那里,来自定居点的12名妇女接受了培训,每月会为约旦河西岸各个定居点的数十名犹太妇女提供指导和培训。在此期间,她们将在建立于希伯仑南部的Ma’on定居点接受关于武器使用和射击方面的培训。

犹太妇女是否活跃于约旦河西岸的武装民兵组织,例如被称为“Nakba”(灾难日)的犹太团伙?

过去两年,特别是在武装抵抗升级之后,西岸定居者的武装民兵力量也在不断壮大。犹太妇女的武装进程就是在此背景下发生的。

将犹太妇女编入这些武装民兵就类似于将妇女编入犹太复国主义团伙一样。这些团伙对巴勒斯坦人发动了血腥袭击,并在灾难日(1948年)期间参与屠杀行动,从而导致了数十万巴勒斯坦人流离失所并让犹太人在他们的家园和土地上定居。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