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世界杯现场直播暴露以色列正常化营销失败

以色列第7频道转播卡塔尔世界杯

以色列第12频道特派记者奥哈德·海默(Ohad Haimo)在报道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时所表达的沮丧状态反映了一个特拉维夫长久以来一直试图掩盖的事实,即营销接受所谓的正常化列车。几个国家的阿拉伯球迷拒绝接受以色列频道的新闻采访,以此表达他们的不满。与此同时,他们也拒绝与以色列实现正常化并支持巴勒斯坦人民的立场。

为了摆脱这一挫折,他与一名卡塔尔球迷进行了现场直播,让其接受以色列国家电视台(KAN)的采访。但在得知谈话对象是一名以色列记者后,卡塔尔人拒绝发言。而以色列媒体却认为,特拉维夫与阿拉伯国家关系实现正常化并签署了《亚伯拉罕协议》,这将让阿拉伯民众在世界杯上“热情”地接待他们。

阿拉伯群众和支持巴勒斯坦事业的人在记者自称来自以色列时转身离开。面对这种抵制和拒绝接受以色列电视台采访,以色列国家电视台第12频道的以色列记者莫夫·威尔第(Moav Verdi)坚持要求演唱世界杯主题曲的哥伦比亚歌手马卢玛(Maluma)回答:“夏奇拉和杜阿·利帕因为卡塔尔的人权记录而拒绝参加世界杯,难道你不知道人们会说你的存在是在帮他们洗白吗?!”。

抵制和拒绝

马卢玛并未没有迟疑,直接回应威尔表示:“你太无礼了……”,然后离开了采访的现场直播间。继威尔第之后,记者海默紧随其后,黎巴嫩、卡塔尔、沙特球迷得知他来自以色列后纷纷拒绝接受采访,更何况他一直带着一种傲慢的态度。他在与一名裹着巴勒斯坦国旗的阿拉伯球迷的对话中发生了冲突,该球迷还向以色列人喊话:“巴勒斯坦是对的……以色列不是……”。

记者海默表达的挫败感有多深?这增加了人们对围绕巴勒斯坦事业的冲突、碰撞以及公众和民众集会的负面影响的担忧和恐惧。而这就是以色列第13频道特派记者塔尔·舒鲁尔(Tal Schurer)在多哈遇到的问题。令他感到惊讶的是,在现场直播期间,发生了一场拒绝正常化和支持巴勒斯坦人民的抗议示威。

这些场景在阿拉伯世界的社交网站上广为流传,受到了活动人士的广泛互动和欢迎。这与原意相反,加剧了阿拉伯人民对以色列日益增长的排斥,从而明显提高了对巴勒斯坦人民的同情程度。

挑战和障碍

因此,以色列对此也有一些声音。以色列记者约阿夫·斯特恩表示,“我开始呼吁结束以色列电视台记者在2022卡塔尔世界杯期间与阿拉伯群众的蓄意冲突。发出这些呼吁的原因是这对以色列观众本人产生了的明显负面影响,他们发现了一个自己以前特别是近年来在努力实现正常化和签署《亚伯拉罕协议》的情况下没有意识到的现实。

斯特恩向半岛电视台解释称,被派往卡塔尔报道世界杯的以色列记者的遭遇反映了整个阿以冲突的现实,并且确定了巴勒斯坦问题在阿拉伯人民中的中心地位。这也反映了以色列在越过巴勒斯坦问题实现任何中东解决方案中所面临的挑战和障碍。

以色列记者认为,世界杯作为一场汇集了世界各国人民和不同民族的全球性盛会,会提醒我们:以色列生活在阿拉伯和伊斯兰环境中,也是少数民族。巴勒斯坦人民与阿拉伯人民一起扩展他们的文化和文明及其深度,而不是仅局限于一块有争议的土地。实际上,这揭示了以色列官方与阿拉伯政权之间签署的正常化与和平协议的虚假、脆弱以及失败。因为这些协议是越过人民意愿的。

因此,斯特恩表示,“在现场直播测试的惨败之后,以色列呼吁结束与群众在世界杯上的冲突和摩擦的声音首次在几个国家的自发阿拉伯球迷中出现。”

他将上述事件归因于这样一个事实,即特拉维夫担心这次失败的后果以及对以色列关于“正常化成功”的宣传的负面影响。而这只是签署“和平协议”的以色列和阿拉伯政客长期以来所宣扬的所谓成功。

出席和测试

在一个反映以色列官方机构在2022年世界杯前不久在中东地图和舞台上存在的案例中,以色列事务专家穆罕默德·凯里 (Muhammad Khairy) 讲述了特拉维夫试图预测这一全球体育赛事,并采用正常化的方式,希望它能在海湾地区占有一席之地。

在一个反映以色列官方机构在 2022 年世界杯之前在地图和中东竞技场上的存在和存在的案例,以色列事务专家穆罕默德·凯里(Muhammad Khairi)讲述了特拉维夫试图预测这一全球体育赛事,并采用正常化的方式,希望能在海湾地区占有一席之地。

在卡塔尔世界杯正式开始之前,凯里告诉半岛电视台,“以色列多家媒体已派记者前往卡塔尔。通过报道可以清楚地看出,以色列正在努力明确且有意地试图强行将自己混入人民之中,即使他是一名记者。”

凯里还称,“这些报道是旨在妖魔化卡塔尔及其举办世界杯的报道。在多哈,随着世界杯庆祝活动的开始,以色列记者与来自以敌视以色列而闻名的国家的公民和球迷发生了冲突,特别是黎巴嫩、巴勒斯坦和伊朗等国家的球迷。”

凯里表示,以色列记者试图“强行加入现场。以色列人违背外交部的建议,用希伯来语发言,在众人面前强行自我介绍。或许这是一个不寻常的场面,或许这是以色列对阿拉伯人民自身的一次严酷测试,但这是一次失败的测试。”

无能和失败

鉴于与阿拉伯和伊斯兰人民的正常化测试失败,凯里通过一些以色列记者感受到了人民的想法。凯里解释称,为了弥补现场直播事件带来的失败,一些媒体机构甚至掩盖了未能渗透阿拉伯人意识的无能和失败,甚至批评记者的角色和他们正在试图做的事情。

他认为,现场直播测试关系正常化的失败,以及阿拉伯世界球迷通过为巴勒斯坦加油、否认以色列存在等方式抵制以色列记者的态度,“首先对以色列的声誉产生了负面影响,对目睹阿拉伯人民对以色列立场的以色列人也产生了负面影响”。他指出,一些犹太人甚至认为这些场景“非常残忍”。

以色列事务专家继续说道,“在我看来,希伯来媒体的尝试惨遭失败,这似乎是事先计划好的,因为卡塔尔的阿拉伯公众并不欢迎以色列记者的采访。相反,球迷能够传达出政府和希伯来媒体试图宣传的这一现实信息。这不仅是绝对拒绝以色列以及与之打交道,甚至拒绝通过其屏幕对话。”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