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8年以色列使用生物武器的军事行动的秘密

这就是巴勒斯坦人受到哈加纳(Haganah)袭击的重压而逃离他们家园的方式 (社交网站)

据以色列的两位历史学家称,1948年,哈加纳组织(以色列军队的前身)在所谓的独立战争期间使用生物武器在巴勒斯坦村庄的水井中投毒。而在四分之三个世纪之后,以色列仍继续隐藏这个可怕的秘密。而该国并未签署任何禁止此类武器的国际公约。

法国网站Mediapart表示,有人质疑并提出有关1948年哈加纳组织战士使用生物武器在巴勒斯坦村庄的水井中投毒,以迫使当地居民逃离并阻止其返回,以及防止废弃的巴勒斯坦社区被用作反对分治巴勒斯坦和建立以色列国的阿拉伯军队的基地。而这几十年来,以色列文职和军事领导人一直明确且愤慨地否认这些质疑和问题,甚至指责反犹太主义。

该网站在蕾妮·巴赫曼(Renee Bachmann)写的一份报告中解释称,有一些历史学家和记者拒绝接受这种否认的说法,但是他们要寻找真相并非易事。因为在1940年代后期,政府机构从公共档案中删除了以色列生物武器库的有关信息。

据该网站称,就连1982年国防部出版的戴维·本-古里安的日记也删掉了一些敏感的段落。但是,对这些质疑的确认以及支持这些指控的论据终于揭穿了这个被掩盖多年的事件的秘密。

“灾难日”(Nakba)的一张照片 (社交网站)

1993年首次发现

1993年8月,调查记者莎拉·莱博维茨-达尔(Sarah Leibovitz-Dar)发表了一篇题为“为国家服务的微生物”的文章。该文章中收集了军事历史学家乌里·米尔斯坦(Uri Milstein)的秘密和哈加纳“科学”部门前负责人什洛莫·古尔(Shlomo Gur)上校的证词。

该文章揭露了1948年巴勒斯坦北部Saint-Jean-d’Acre和南部加沙的饮用水源中毒事件。此事还导致伤寒流行。此外,文章还首次披露了这些“生物犯罪”事件的责任人—哈加纳军官的姓名,甚至找到了应对Saint-Jean-d’Acre中毒事件负责的军官。并且,该文还对他提出质问,“为何对已经过去45年的问题感兴趣?这样做能够得到什么?”而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现在看来,当时以热情和信念完成的事情是一种隐秘的耻辱。”

此外,该网站还回顾了专门研究生物武器的美国学者塞斯∙卡勒斯(Seth Carus)在一本名为《犹太复国主义恐怖分子》的书中提出的关于Saint-Jean-d’Acre水井被投毒的指控,以及有关1947年和1948年叙利亚和埃及霍乱流行的原因的猜测。

据该网站称,专门研究大灾难历史的巴勒斯坦研究员萨尔曼·阿布·西塔(Salman Abu Sitta)发表了一篇长文。他在其中证实了Saint-Jean-d’Acre和加沙的哈加纳战士使用伤寒病菌,并回顾了1948年5月6日英国军官、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和联合国观察员出现的会议中发生的一些事情。当时一名与会者表示,哈加纳战士开着装有扩音器的卡车在城市周围行驶,并大喊:“要么投降,要么自杀,不然我们会消灭你们到底。”

一位联合国观察员指出,这些战斗人士还系统性地抢劫了废弃房屋,并称“他们带走了家具、衣服和一切可能对新来的犹太移民有用的东西。显然,他们的一个计划就是阻止难民返回此地。”

阿布·西塔的文章揭示了戴维·本-古里安和几位知名人士在建立负责设计或购买生物武器的哈加纳“科学”部门中所发挥的核心作用,并认为他是此次毒井水行动的战略规策划者和总司令。因为此人是制定目标、选择执行者、发布命令和接收行动报告的人。这至少应该在以色列引发一场争论。

(半岛电视台)

不容置疑

如果说巴勒斯坦作家的说法很容易被忽略,那么很英国学术历史杂志《中东研究》中提到的内容就很难忽视了。其中两位最著名的以色列历史学家、也是犹太复国主义者本尼·莫里斯(74岁)和本杰明·凯达尔(84岁),他们发表了一篇不容置疑的长文。

两位作者解释称,哈加纳组织参与了一项旨在往几个巴勒斯坦村庄水源投毒的大规模秘密行动。他们还表示,“我们复盘了整个行动的过程,然后知道了是谁授权、组织并控制此行动,以及该行动是如何在几个领域发生的。而这些多亏了历史学家乌里·米尔斯坦(Uri Milstein)提供给我们的代号‘投你的面包’的信息。这才让我们能够访问来自军队和国防部的数百份文件。”

这两位历史学家会见了哈加纳科学部门的前负责人伊弗雷姆·卡齐尔(Ephraim Katzir)和一名前陆军情报官,并获得了书面笔记以及大量文件,其中包括本-古里安的一封信。然后通过这些信息,他们总结了他们的发现,表示“这些文件向我们表明,Saint-Jean-d’Acre和加沙的行动只是一场长期战役中的表现出来的以及可见的一部分。他们最初的设想是阻止阿拉伯民兵返回其村庄并击退阿拉伯军队。”

根据两位历史学家的说法,1948年3月31日晚上,在本-古里安与伊舒夫(巴勒斯坦的犹太社区)负责人举行的紧急会议上做出了启动“投面包”行动的决定。因为当时他们使用推土机拆毁房屋、破坏水井的方法并没有见效。因此,他们认为解决办法就是在被围困或占领的巴勒斯坦村庄的水井、管道和水箱内投毒。

“灾难日”之后的一个巴勒斯坦难民营 (社交网站)

根据历史学家的说法,“投你的面包”的第一次行动是在1948年4月初期在伊加尔·雅丁(Yigael Yadin)的命令下发起的。而“毫无疑问,这得到了本-古里安的许可”。此前,哈加纳领导人阿巴·科夫纳(Abba Kovner)曾于1945年夏天前往德国,试图往许多城市的自来水系统或为战俘军官准备的食物中投毒。他从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有机化学实验室的两名年轻科学家阿哈隆·卡查尔斯基(Aharon Kachalsky)和埃弗拉伊姆·卡查尔斯基(Ephraim Kachalsky)兄弟那里获得了毒药。他们后来改名为卡齐尔(Katsir),并且其中一位成为哈加纳科学部门的主任。

据该网站报道,亚历山大·基南(Alexander Keenan)的团队在国外生产或购买的生物武器都是在最严格的保密条件下进行准备和包装的。其中大多数都含有伤寒杆菌或各种形式的传染性痢疾。他们的首要目标是特拉维夫-耶路撒冷公路附近的那些村庄,其最重要的官员之一是前国防部长和外交部长摩西·达扬。

而我们在这里,关于已经过去三个半世纪的秘密行动“投你的面包”,我们只知道,哈加纳的“科学”部门在1952年成为以色列生物研究所,并且至今仍是该国最秘密的地方之一。而以色列尚未签署1972年《禁止生物武器国际公约》。

来源 : 法国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