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可能垮台:加沙和西岸紧张局势与内塔尼亚胡夹击之下的贝内特政府

Israeli Prime Minister Naftali Bennett speaks at the weekly cabinet meeting at the Foreign Ministry in Jerusalem
(路透)

以纳夫塔利·贝内特为首的以色列政府面临着重大挑战,其中最重要的就是6名囚犯从吉尔博监狱越狱的行动所产生的影响——引发了约旦河西岸的抗议活动,并加剧了加沙地带的紧张局势。以色列方面担心这会演变为一场全面的军事冲突,而这正是以色列当前脆弱的政府联盟需要竭力避免的情景。

16日凌晨,巴勒斯坦各派别给以色列的为加沙地带居民提供真正设施的最后期限宣告结束。事实上,占领当局在最后期限结束之前,便允许建筑材料在缺乏控制机制的情况下进入该地区,而在此之前,这些材料的输入过程中断了数月的时间。这项举措 将促进加沙的重建过程。预计当前的平静状态将维持至埃及安全代表团按照计划于下周初进入加沙地区,以讨论与停火相关的新问题。

根据以色列安全研究中心对当前局势的分析和评估,以贝内特为首的以色列政府相信,继续在埃及的调解下进行谈判以实现与加沙的和解,将加强哈马斯在巴勒斯坦街头的力量,并进一步削弱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或剥夺其合法性。接下来,以色列将必须找到代替的进程,可能是将加沙完全与以色列隔离,并继续打击加沙地区武装的基础设施的行动。

据估计,以色列可能试图改变应对巴勒斯坦问题的游戏规则,特别是在加沙战线上。因为在加沙地区与哈马斯达成长期解决方案的情形,将破坏拉姆安拉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并加深其经济和政治危机。

加沙战线的升级正等待埃及当前进行安全调解的结果 (以色列媒体)

进程与场景

特拉维夫大学国家安全研究所所长奥维·德克尔表示,有两种代替方案可能会共同或单独导致三种进程或场景,对于以色列而言,第一种进程或场景最为重要,即哈马斯同意长期停火并履行其承诺,因此,双方达成的互谅要求以色列放松封锁,并为加沙地带的重建项目颁发许可证。

根据德克尔的估计,第二种进程或场景可能是“恶化或下滑至对加沙地区发起全面军事行动”,这就需要以色列军队通过地面行动入侵加沙,从而导致武装破坏,或成功解除哈马斯的武装,并使加沙地区不再有任何巴勒斯坦抵抗派别的军火库。

德克尔认为,如果以色列方面不希望改变游戏规则,并且不希望看到军事升级所存在的风险,那么它就“已经根据哈马斯提出的勒索规则而选择了管理冲突及其延续状况的第三种进程或场景”。

烫手的选择

与不排除军事对抗的情况相反,专门研究阿拉伯和巴勒斯坦事务的以色列记者约瓦夫·施特恩认为,哈马斯与以色列政府都不想将局势升级至全面军事对抗的程度,因为贝内特政府的联盟成员之间缺乏和谐,其未来和稳定性仍然受制于战争场景,或者是对加沙地带的全面军事行动。在处理加沙问题时,该政府应在政治层面上表现出“柔性”,尽管加沙的紧张局势仍在无声地升级。

施特恩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解释称,吉尔博监狱内6名囚犯越狱的问题,以及随之而来的西岸紧张局势,加深了以色列贝内特政府的危机,并使其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打交道而摆脱了僵局循环。实地现实表明西岸正处于沸腾状态,而以色列在搜查行动和追捕越狱囚犯期间也在避免造成升级。

这位以色列记者还认为,点燃西岸局势将引发多条战线上的军事对抗,这是贝内特政府以及不愿敲响战鼓的政治人士所不希望看到的状况,尽管军事方面宣布已经准备就绪,而且陆军参谋长阿维夫·科查维也已指出,“军方已为防卫墙2号行动准备就绪,并且准备好了同时应对多条战线上的军事对抗。”

在加沙和西岸的紧张升级之后,安全与情报部门对局势进行评估并发出警报 (以色列媒体)

带有界限的柔性

施特恩表示,为了防止点燃西岸局势并维持对加沙冲突的管理,“贝内特政府选择了柔性的处理方式并为加沙提供便利,尽管在加沙发射燃烧气球后,该政府立即以导弹和军事袭击作为回应”,他还补充称,贝内特政府的目标是在经济和安全上支持巴勒斯坦权力机构。

施特恩指出,为了维持其脆弱的政治稳定,“贝内特政府尽管向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呈现了善意的迹象,但它仍然重视表现出不打算重返谈判桌的状态,而仅仅是不再勒索或削弱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以防止其在当前这个阶段内崩溃,目的是不让拉姆安拉当局失去对西岸的控制。”

以色列方面,在内塔尼亚胡仍留在政治舞台上的情况下,贝内特政府仍面临着内部挑战和不稳定状态。施特恩表示,“哈马斯也像特拉维夫一样,内部和地区的挑战将其置于发动战争的困境面前,或者是长期的平静,或者是维持冲突,任其得不到解决。”

内塔尼亚胡的障碍

鉴于绿线双方政治局势的复杂性以及前线未决冲突的持续,政治分析家阿基法·伊尔达表示,“紧张局势和加沙前线一系列的空袭、炮击、燃烧气球、火箭弹、夜间混乱,更像是哈马斯与贝内特政府之间对话的语言,也像是双方在埃及斡旋下进行间接谈判的部分内容。”

当被问及在安全紧张局势以及政治意识形态矛盾的情况下,政府继续存在的可能性时,伊尔达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只要内塔尼亚胡是利库德集团的领导人,并且是政治舞台上反对派阵营内的领导人,那么贝内特政府就将避免与巴勒斯坦人发生军事对抗,以防止其垮台或崩溃,或走向由内塔尼亚胡领导的选举。”

这位政治分析人士还认为,尽管贝内特政府存在矛盾、政治不稳定,并且其联盟成员之间缺乏和谐性,但是如果它成功克服了与哈马斯在加沙战线上的停火危机,并且成功地管理了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关系危机,并继续限制内塔尼亚胡在政治舞台上的作用,那么该政府就能够继续领导以色列。

伊尔达指出,全面的军事行动和对加沙发动地面入侵,可能会导致梅雷茨党和阿拉伯联合名单退出执政联盟,进而造成贝内特政府的垮台。另一方面,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达成和解的趋势,也将导致政府解散以及贝内特时代的结束。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1993年9月13日,也就是28年前,已故巴勒斯坦总统亚西尔·阿拉法特与以色列总理伊扎克·拉宾签署协议,建立经选举产生的“巴勒斯坦自治机构”,即签署了所谓的《奥斯陆协议》,这为巴勒斯坦问题历史新阶段铺平了道路。

Published On 2021年9月13日
更多专家专栏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