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因何避免对加沙发动大规模战争?

贝内特视察了部署在以色列南部及加沙对面的铁穹系统 (以色列媒体)
贝内特视察了部署在以色列南部及加沙对面的铁穹系统 (以色列媒体)

今年5月,当加沙地带的战争刚刚结束,以色列陆军参谋长阿维夫·科查维就宣布其部队正为“防卫墙军事行动2”作准备,但却没有详细予以说明,只是说部队将在下一场战争中带来出乎意料的元素。

跟随科查维的脚步,以色列国防部长本尼·甘茨继续威胁要对加沙地带发动大规模的袭击,而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部则与甘茨、科恰维及总理纳夫塔利·贝内特一起,对加沙军事部门的局势进行了评估。

贝内特表示,“南方地区司令部与加沙军事部门已经准备好应对任何可能出现的情况”,而与之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援引他的话指出,“已经准备好对加沙开战,即使这会让他付出代价——即失去总理宝座或失去政府联盟统一名单代表的支持。”

今年8月,战争之鼓似乎再次敲响了加沙地区的大门,其特点是以哈马斯(伊斯兰抵抗运动)为代表的抵抗派别,与以色列军队之间的相互升级,这是以色列政治和军事分析人士眼中的一个迹象,认为这是特拉维夫和哈马斯施压的手段,以便在由埃及主导的非直接谈判中取得成果。

在贝内特政府面临着内部挑战且缺乏政治稳定性的情况下,以色列军方并未兑现他们关于对加沙发起大规模军事行动的威胁。在此之前,巴勒斯坦的子弹射中了一位以色列狙击手,巴勒斯坦还对以色列南部城镇斯德罗特发射了火箭弹。本月在与以色列占领军发生的武装冲突之中,随着6名巴勒斯坦人在杰宁地区的牺牲,约旦河西岸的武装抵抗出现升级。

基于上述情况,为遏制局势升级,以色列占领军于26日宣布,将提供“便利”并“扩大”国际民用项目的设备和必需物资通过凯雷姆沙洛姆过境点进入加沙地带的规模,在通过这项决定之前,以色列方面对安全局势进行了评估,并且获得了以色列政治层面的批准。

以色列的内部危机

在以色列军事层面上的威胁言论和对加沙战线的升级之下,关注阿拉伯和巴勒斯坦事务的以色列媒体专家约夫·斯特恩表示,“重建加沙和缓解封锁的问题仍然与推进释放被哈马斯关押的以色列战俘和士兵的问题相关。”

斯特恩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解释称,以色列的安全和情报评估表明,加沙地带的哈马斯政治局局长叶海亚·辛瓦尔,为恢复其公众信心和民众支持,已准备发起新一轮针对以色列的军事行动。

斯特恩认为,关于战争的决定是出于困扰以色列的内部危机,包括新冠疫情及其产生的经济和健康影响,还有政治危机和贝内特政府的不稳定,以及新学年的开学和今年9月即将到来的犹太节日。

选择合适的时间

他还强调,以色列的国内局势,以及西岸安全紧张局势与武装冲突的升级,这一切都阻止了立即对加沙地带发动全面战争,尽管普遍升级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因此,以色列将不得不“选择合适的时机,而不是陷入不良的时机”。

这位关注阿拉伯和巴勒斯坦事务的以色列媒体专家解释称,升级至全面对抗的地步,反映了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的立场与要求所存在的差异,特别是在交换协议和有关当前在埃及调停下进行的谈判问题上存在的分歧。

斯特恩认为,哈马斯期待着释放数百名战俘,但是贝内特政府似乎并不打算让它获得这项成就,而且对于向加沙周边定居点发射燃烧气球的行动,该政府采取的回应是对加沙的据点与目标发射炮弹和实施轰炸。

以色列军队关于地面入侵居民区的演习 (以色列媒体)

“防卫墙军事行动2”

与这种观点不同,以色列《新消息报》的军事分析家鲁尼·本·伊沙认为,以色列对哈马斯采取“克制”政策是一种错误,他认为,如果有必要,这段时期很可能是发起“防卫墙军事行动2”的恰当时机,并结束以色列军队在今年5月的“防卫墙军事行动”中未能执行的任务,因此,下一场战争将包括地面入侵以摧毁哈马斯和杰哈德的导弹系统。

这位军事分析家认为,“加沙的遏制政策和以色列给予的方便措施都已被侵蚀,已经破产且不再可行”,他还指出,巴勒斯坦各派别正在利用这一点以勒索以色列,据悉,哈马斯和杰哈德仍然拥有强大的导弹能力,而且只要这些派系感到它们很强大,就会用它来对付以色列。

根据本·伊沙的估计,目前正是对加沙发动大规模战争的最佳时期,他认为,其中的原因在于国际社会对美国和其他外国部队从阿富汗撤离以及塔利班重新上台的关注。他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以色列在加沙地带的军事行动很可能不会再像过去那样受到国际社会的反对。此外,关注阿富汗事件后果的美国也不会对以色列施加更大的压力,也不会妨碍军事行动的推进。

不利条件

特拉维夫大学国家安全研究所研究员科比·迈克尔认为,当前的条件不利于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发动全面战争。他还指出,“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有限的升级,可能反映了双方所处的困境。”

为避免加沙地带爆发全面战争,这位以色列研究员在一项题为“哈马斯的困境”的立场评估中指出,通过在隔离墙面前举行的示威和抗议,还有发射的燃烧气球,哈马斯试图释放公众对它施加的压力,因为它无法实现他们的期待,或是复制他们在“防卫墙行动”中取得的“成就”,以及随后取得的政治“成就”。

他还认为,现阶段以色列可能会避免在加沙出现全面对抗,以免西岸北部和耶路撒冷的紧张局势或抵抗出现升级,并避免再次在全球议程上引出有关阿克萨和谢赫贾拉的问题。据悉,以色列并没有任何退让,也不打算改变游戏规则,并且会毫不犹豫地立即应对任何安全威胁。

新的军事对抗

另一方面,尽管威慑的概念受到了侵蚀,这位以色列研究员认为,哈马斯领导层“完全明白发射火箭弹作为对以色列施加压力的手段,或作为验证其关于新平衡的真实性的工具的危险性。”

据估计,以色列新政府由于内部动机和政治不稳定的状态,很可能会避免对加沙地区发动全面战争,但也不排除这种情况的发生。总而言之,“无论是对以色列反应的评估,还是在塔利班重新上台后美国撤离阿富汗的影响与意义,还有过度利用杰哈德运动与伊朗借口来升级立场,这些都可能会导致我们很快落入另一场较以往更复杂、更严重的全面军事对抗”。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在今年5月,当以色列针对加沙发地带起的为期11天的战争一结束,以色列和加沙就开始为新一轮冲突的爆发作准备。从一开始就很明显的是,这份由埃及斡旋而达成的停火协议是非常脆弱的,可能无法持续太久的时间。这项临时的停火协议是在美国的压力之下达成的,但并没有解决双方最棘手的问题。

更多专家专栏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