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百年战争 定居者殖民主义与抵抗故事(1917-2017)

原版《巴勒斯坦百年战争:定居者殖民主义与抵抗的故事》于2020年出版(半岛电视台)

西奥多·赫茨尔(1860-1904年)——他被誉为新兴犹太复国主义运动教父——于1898年对巴勒斯坦进行了唯一访问,与此同时,德国皇帝威廉二世(1859-1941)也曾访问巴勒斯坦。

赫茨尔开始就巴勒斯坦定居的一些问题提出自己的想法,他在1895年日记中写道:“我们必须善意接管分配给我们地区的私有财产,我们必须鼓励境外的穷人在庇护国找到工作,而不给他们在我们国家的工作机会,“土地所有者将站在我们这边。夺取土地和流离失所者的政策必须谨慎执行。”

在最近由阿拉伯科学出版社出版的阿拉伯语版本的《巴勒斯坦百年战争:定居者殖民主义与抵抗的故事》一书中,哥伦比亚大学现代阿拉伯研究教授、巴勒斯坦裔美国人历史学家拉希德·哈利迪(Rashid Khalidi)关注了6个事件,并认为,这些事件是巴勒斯坦冲突的转变。

哈利迪担任哥伦比亚大学中东研究所国际和国内事务学院院长,已故的爱德华·萨义德哥伦比亚大学担任阿拉伯研究主席,并在1991年至1993年阿以和平谈判中担任巴勒斯坦代表团顾问,他最著名的著作是《巴勒斯坦的身份:现代民族建立》。

根据作者说法称,这六个事件始于1917年的《贝尔福宣言》,该宣言确定了巴勒斯坦的命运,然后是1948年的纳克巴战争,接着是1967年的安全理事会第242号决议,接着是1982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然后是1993年的《奥斯陆和平协议》,从阿里埃勒·沙龙(Ariel Sharon)于2000年对耶路撒冷的访问,到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封锁,以及在21世纪前十年对加沙地带人民的反复战争。

巴勒斯坦裔美国历史学家拉希德·哈利迪曾在哥伦比亚大学担任现代阿拉伯研究教授(社交网站)

拆除巴勒斯坦的社会结构

作者表示,这些阶段揭示了巴勒斯坦长达100年战争的殖民性质,以及外部力量在发动这些战争中不可或缺的作用。哈利迪强调称,这种殖民定居模式是在1948年战争中建立的,这场战争被巴勒斯坦称之为“纳克巴”,或被以色列称之为“独立战争”,以色列在这场战争中控制了近80%的巴勒斯坦土地。

作家表示:“我讲这个故事的部分原因是经历过这场战争的巴勒斯坦经历,其中许多人属于我的家人。”

这本著作依靠学术研究,但它也具有个人方面,这在学术史上通常是不包括在内的,因为哈利迪依赖于未被引用的档案资料文献,并引用了他家族成员的说辞,此外,哈利迪还在书中引用市长、法官、学者、外交官和新闻工作者的说法,并引用了他曾祖父哈吉·拉格布·哈利迪的大量手稿,其中包括1200多种手稿,并引用大约2000本书的内容,其中大部分是阿拉伯文撰写(有些是波斯语和奥斯曼土耳其语撰写)。

摧毁巴勒斯坦

作者表示,这本书不是对巴勒斯坦过去100年的“哭诉”,也不是拉比和历史学家萨洛·巴伦(1895-1989)所写的批评摘录,而是在描述 19世纪的犹太历史著作。

哈利迪解释说,“巴勒斯坦人被同情者指责,那些迫害他们的人全神贯注于自己是受害者的感觉,实际上,巴勒斯坦人面临着艰难的环境,有时甚至是不可能的条件,就像所有面对殖民战争的土著居民一样。”

作者指出,巴勒斯坦人屡屡遭受失败,常常分崩离析,他们没有足够好的领导层,作者解释说,这并不意味着巴勒斯坦人有时无法克服这些困难,也并不意味着他们在其他时候无法做出更好的决定。

另一方面,西北大学(Northwestern)中东研究教授哈立德·赫鲁布(Khaled Al-Hroub)表示,“巴勒斯坦领导人犯下了严重错误,在我看来,其中最重要的是,试图区分英国的存在和犹太复国主义的计划,并认为英国人好像是一个诚实政党,并认为其从一开始就没有参与摧毁巴勒斯坦的行动。”

作者表示,“但是,我们不能忽视与反对巴勒斯坦人的国际联盟力量和帝国主义力量,这些力量的影响程度经常被忽视和低估,尽管他们有能力,但巴勒斯坦人仍然能够表现出值得赞扬的灵活性和坚定性。”

另一方面,哈立德·赫鲁布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巴勒斯坦冲突从一开始就是多维的殖民冲突,帝国主义、定居者和宗教,这三个特征仍然强烈地存在于巴勒斯坦。直到现在,这些因素仍然是这场冲突的核心。”

橙色树林

作者认为,在20世纪初——犹太复国主义殖民主义对巴勒斯坦产生任何重大影响之前——新思想传播并扩展了现代教育和阅读与写作的学习范围,巴勒斯坦大片地区景观也发生了变化,到处散布着橙色的小树林。

哈利迪强调称,大片农业土地属于“缺席所有者”,其中许多人居住在贝鲁特或大马士革,以牺牲农民和小土地所有者为代价。

哈利迪的著作由阿米尔·谢赫霍尼(Amer Sheikhouni)译成阿拉伯语,并由阿拉伯科学之家出版社发行(半岛电视台)

拉希德·哈利迪得出这样的结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1918年)之前,许多有感知力的巴勒斯坦人认识到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危险,并将其视为威胁,但《贝尔福宣言》(1917年)——由英国外交大臣阿瑟·詹姆斯·贝尔福(James Arthur Balfour)(1848-1930)发表——通过英国占领耶路撒冷和英国殖民统治形式化引入了令人恐惧的因素。

哈立德·赫鲁布教授表示:“英国-犹太复国主义联合殖民项目的负担比巴勒斯坦人对抗的能力更大,即使他们当时拥有最好的野战指挥官。”

赫鲁布补充说:“ 1917年的《贝尔福宣言》被转变为国际联盟,并在1922年被国际联盟采用,因此,英国殖民主义在巴勒斯坦的国际职能成为了犹太人在建立以色列国家的基础,巴勒斯坦和所有主要国家都支持这项任务及其职能。”

平行状态

历史学家拉希德·哈利迪指出,犹太复国主义者的计划已经得到了英国军事力量不可或缺的“铁墙”支持。他表示,可以肯定的是,战前巴勒斯坦的政治身份是根据全球变化和奥斯曼帝国的发展而发展的。

此后,犹太人从世界各地移民到巴勒斯坦。哈利迪观察到犹太人移民到巴勒斯坦的危险,他表示,“巴勒斯坦当地人的流离失所始于,在新英国授权当局支持下,欧洲移民的大规模移民,这帮助他们建立了平行的犹太复国主义国家结构。”

哈利迪强调称,这导致“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口比例从1932年的18%增加到1939年的31%以上,从而提供了关键的人口数量,同时伴随着一支以色列新兴军事力量的出现,并得到了欧洲和美国的支持,以色列军队得以在1948年对巴勒斯坦人实施了种族清洗,当时一半以上的阿拉伯人口被以色列人驱逐出巴勒斯坦国,首先是犹太复国主义游击队,然后是以色列军队,从而完成了犹太复国主义的军事胜利和政治胜利。”

哈立德·赫鲁布教授在讲话中表示,“毫无疑问,犹太人的大移民和英国的便利化影响了巴勒斯坦的主要人口、经济和军事多方面变化,成为战争和巴勒斯坦人困境的摇篮。”他并解释说,“由于巴勒斯坦人在1936-1939年间对英国统治残酷镇压的顽强反抗,土著人民人数进一步减少,在此期间,10%的成年阿拉伯男性被杀害、打伤、监禁或流放。”

圣经外衣

作者拉希德·哈利迪将巴以冲突置于对方对土著人民发动殖民战争框架之内,使用武力强迫他们违背意愿,将自己的国家投降给另一个人民。

哈利迪表示,“因此,十九世纪末的民族殖民运动披着圣经的外衣,这对在英国和美国诵读圣经的新教徒非常有吸引力。” 他并补充说:“这使他们对犹太复国主义的现代性及其殖民性质视而不见。否则,犹太人怎么能殖民其宗教起源的土地?”

另一方面,哈立德·赫鲁布指出了基督教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在英美新教运动的中心兴起,这场 运动自19世纪上半叶开始活跃于东方和巴勒斯坦,呼吁犹太人返回巴勒斯坦。这一趋势在同一世纪下半叶开始的教会组织、传教士、旅行者和外交官形式中得以体现,即比西奥多·赫兹尔创立犹太复国主义提前了近半个世纪。

哈立德·赫鲁布补充说:“因此,犹太复国主义诞生于一个非常有利的宗教和政治环境中,因为要求犹太人重返巴勒斯坦的呼吁,在欧洲主要首都,例如伦敦、巴黎、柏林和莫斯科都存在支持者,以至于所有这些欧洲国家首都有不同议程来支持这一呼吁,这不一定是对宗教信仰的认可。

伪造历史

作者认为,西奥多·赫兹尔和其他犹太复国主义领导人发表的贬义言论与他们欧洲同盟的言论没有什么不同。

哈利迪表示,“赫兹尔写道,犹太国家将成为亚洲欧洲防御城墙的一部分,将成为防御野蛮文明的堡垒。”

在此背景下,作者将巴勒斯坦和世界其他地方的情况进行了比较,称巴勒斯坦的殖民化就像北美、南非、澳大利亚、阿尔及利亚和东非其他地区的殖民化一样。

赫鲁布强调称,“百年战争”并不仅限于军事领域,还包括将巴勒斯坦人从其土地上抹除,抹杀历史并重新伪造巴勒斯坦历史,并切断了巴勒斯坦人民传承了四千年的历史。”他并补充说, “我们每天都看到有影响力的美国政党支持犹太复国主义的巨大努力,其目的不仅是在政治上,而且在其身份和文化上都否认巴勒斯坦的存在。”

拉希德·哈利迪的著作为问责和回顾复杂现实提供了机会,在对巴勒斯坦人进行了长达一个世纪的战争之后,巴勒斯坦问题在各个方面和各个领域都面临着复杂的现实,最终以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而终结,他并表示,“我们已将耶路撒冷问题淡出了谈判桌,我们不应该再谈论它了。”与此同时,作者——目前居住在西方国家——致力于在以色列占领和西方干涉以利于以色列背景下,寻找前进的道路。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位于加沙以西的沙提难民营内的一所房屋遭到轰炸,造成8名儿童和2名妇女遇害,此外还有15人受伤,救援行动目前仍在继续。据报道,以色列战斗机向该难民营发射了超过5枚火箭弹,而巴勒斯坦抵抗运动也朝以色列境内的城市和两个军事基地发射了多枚火箭弹。

2021年5月15日

在纪念以色列成立73周年之际,以色列各界提出了该国当前所存在的许多弱点,包括内部凝聚力的下降、深刻的政治危机、政治体系的动荡、遭受分裂的状况,此外还有它在外部面临的威胁,其敌人拥有危险的军事能力、其种族隔离的形象不断恶化,以及它与盟友美国的关系出现下降。

2021年5月15日
更多历史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