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真得是种族隔离国家吗?

艾哈迈德·本·沙姆希: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实行有系统的歧视行为(欧洲通讯社)
艾哈迈德·本·沙姆希: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实行有系统的歧视行为(欧洲通讯社)

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似乎有一种新趋势,该组织首次使用“种族隔离”一词来描述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的所作所为,其希望推动国际社会重新评估巴以冲突,而不考虑政治谈判如何。

作家阿明·阿里菲(Armin Arefi)在法国《观点》杂志刊登的一份报告中谈及这一点,并指出,这个国际组织的做法比国际刑事法院走得更远,后者专门针对以色列盟友,以推动他们根据这种新模式重新评估巴以冲突,无论政治谈判如何,如今实际上发生着不可接受的做法,这些做法构成了“危害人类罪”。

作者表示,西方外交界多年来一直在激烈辩论,讨论1993年签署《奥斯陆协议》后与以色列达成合作协定的确切含义,尤其是在以巴和平进程停止并且歧视境况不断增加之后。

人权观察组织发表了一份详细的比较报告,强调以色列当局在以色列境内和巴勒斯坦领土上对待以色列犹太人与对待阿拉伯人之间的区别,该非政府组织使用“种族隔离”一词来形容以色列对待巴勒斯坦人的政策,而特拉维夫认为这是针对以色列的“恶意宣传”。

法国《观点》杂志报道称,这份报告共213页,基于对人权的多年研究和特殊案例研究,以及对政府计划文件和以色列官员声明的研究。

阿明·阿里菲——《观点》杂志编辑——表示,人权观察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的非政府人权组织之一,自1978年成立以来,首次指控以色列实行“种族隔离”和“迫害巴勒斯坦人”的政策。

作者指出,这并不是第一次用来描述以色列的政策。2006年,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Jimmy Carter)在他的《巴勒斯坦:和平而不是种族隔离》一书中,指责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实行歧视性政策,“在许多情况下,这种情况比南非的种族隔离还要糟糕”,在2017年,联合国西亚区域委员会发表了一份报告,得出结论认为:“以色列犯有构成种族隔离罪行的政策和做法。”

但是,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对该报告置若罔闻,要求取消这份报告的发表,理由是人权观察组织此前未与联合国行过磋商,该报告作者为前约旦部长里马·哈拉夫(Rima Khalaf),此后辞职。

毫无疑问

以色列一直被指控实行种族隔离制度,甚至该国内部也指控其实行种族隔离,非政府组织以色列“被占领领土人权信息中心”(B’Tselem)在1月指责以色列维护地中海和约旦之间的犹太人主权制度。“人权观察”执行董事肯尼斯·罗斯——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多年前,不断发声警告说,如果以色列继续对巴勒斯坦人实行霸权,就会面临种族隔离危险。”

至于人权观察组织发表的详细研究报告,则表明以色列当局已经越过了这个门槛,今天他们正在犯危害人类罪、种族隔离罪和迫害罪,并解释说,其是根据1973年《制止和惩治种族隔离罪行国际公约》以及1998年《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得出这一结论的,他们根据三个主要标准定义了两个种族隔离的概念:维护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民族统治的意图,处于统治地位的群体对边缘化群体进行系统性迫害,不人道的行为。

人权观察组织中东和北非宣传主任艾哈迈德·本·沙姆希(Ahmed Bin Shamsi)表示:“我们得出的结论是,除了有计划地压迫巴勒斯坦人和针对巴勒斯坦人的不人道行径,实际上还存在要保持以色列犹太人对巴勒斯坦人统治的意图,并保持对巴勒斯坦人的系统性歧视,根据国际法规定,当这三个要素存在时,就肯定存在种族隔离罪。”

荒谬和虚假说辞

以色列方面坚决拒绝了人权观察的报告,以色列外交部在回应中说:“人权观察提出的虚假指控是荒谬和错误的,”并补充说:“该报告是正在进行运动的一部分,是在抵制运动支持者领导下进行的。”指的是经济和文化呼吁以及对以色列科学抵制的国际运动,旨在宣布结束对巴勒斯坦领土的占领和殖民化。

以色列声明补充说:“众所周知,人权观察组织长期拥有反以色列议程,并正在积极寻求抵制以色列。该组织决定不与任何以色列官员分享这份报告,以供审查或评论,并明确表明,这是一本缺乏信誉的小册子。

然而,人权观察组织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其在2020年7月致信以色列政府以获取其“观点”,但迄今未收到任何回应。

以色列巴伊兰大学教授、耶路撒冷非政府组织“蒙特”—— 该组织对国际非政府组织在以色列问题上工作进行批判性分析——负责人杰拉尔德·斯坦伯格(Gerald Steinberg)并没有掩饰他对本报告的不满,他说:“这份报告不包含任何新内容,重复了人权观察及其反以色列盟友二十多年来的相同指控。”

这位热情的以色列捍卫者指出,“种族隔离一词在报告中出现了200次,平均每页出现一次。”他说,“这不是对以色列政府政策的批评,而是故意将以色列妖魔化,旨在剥夺以色列作为犹太人民国家生存的权利。” 斯坦伯格并补充说,“这在某种程度上是肯尼斯·罗斯和奥马尔·沙克针对以色列发动的舆论战,后者由于对抵制运动的支持于2019年正式被以色列驱逐出境。

对以色列不利的时机

根据法国《观点》说法称,以色列当局对上述报告似乎更为敏感,因为这份报告发布前一个月,国际刑事法院对以色列自2014年以来在巴勒斯坦领土犯下的罪行以及哈马斯针对以色列平民犯下的罪行,开始展开调查。

人权观察组织中东和北非宣传主任艾哈迈德·本·沙姆希表示:“我们协调行事,我们呼吁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对种族隔离和迫害罪进行调查,这是他的办公室在巴勒斯坦开展调查的一部分。”

这个倡议来自冈比亚的国际刑事法院(ICC)检察官法图·本苏达(Fatou Bensouda)——将于6月离任,她提议,其继任者英国律师卡里姆·汗(Karim Khan)必须进行调查,其中包括对以色列在被占领土扩大定居点建设展开调查,而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他毫不犹豫地将这一决定称之为 “反犹太人”举动——表示,他的国家绝不会与国际刑事法院合作。

一位以色列外交官表示,“从法律和政治角度来看,国际刑事法院展开调查的立场是不合理的,令我感到惊讶的是,以色列国没有签署《罗马规约》,国际刑事法院认为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无法对领土行使主权,在这种情况下,法官们如何能够承认国际刑事法院的管辖权。”

来源 : 法国媒体

相关文章

穆罕默德是一个住在加沙地带的七岁男孩,今年6月,加沙地带被海陆空全面封锁已进入第15年。就像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近东救济工程处)在加沙开办学校中近30万名学生一样,自一年前爆发新冠大流行以来,这些学生都在进行远程学习。

以色列记者阿尔卡迪·马赞表示,美国需要对其持续将美国纳税人数十亿美元的资金转给以色列的原因举行开诚布公的讨论,这个富裕发达的国家长期大规模地侵犯人权却不被追究责任。

2021年4月26日

美国《外交事务》杂志报道称,总统拜登政府——先前曾宣布计划重返伊核协议——很容易发现,如果不采取严肃且频繁的外交手段来遏制以色列和伊朗势力,美国可能会陷入其不希望发生的不必要冲突之中,并且破坏了美国国内的真正优先事项,因为以色列和伊朗之间的“影子战争”随时可能演变成公开冲突。

2021年4月28日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