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大选:巴勒斯坦问题的缺位与正常化的出现

内塔尼亚胡企图以正常化问题来取代巴以冲突的解决方案 (半岛电视台)
内塔尼亚胡企图以正常化问题来取代巴以冲突的解决方案 (半岛电视台)

在即将于3月23日举行的以色列议会选举中,犹太政党的选举运动议程中已经不再有巴勒斯坦问题,与此同时,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继续其与阿拉伯世界和伊斯兰世界关系正常化的企图,以取代巴以冲突的解决方案。

以色列与阿联酋、巴林签署“亚伯拉罕协定”,与苏丹和摩洛哥实现的关系正常化,助长了犹太政党去除巴勒斯坦问题的方针,并将正常化融入了以色列对解决它与阿拉伯世界和伊斯兰世界的冲突的想法,而没有提供任何让步,或是为“土地换和平”买单。

尽管存在内部危机以及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健康和社会影响,一些分析人士仍然认为,通过以色列的公开言论和犹太政党的共识来利用正常化协议,有助于在选举中维持利库德集团的实力,与此同时,尽管内塔尼亚胡因腐败指控而受到审判,但他仍在选举中维持领先并取得了成果,而这将有助于加强他组建一个狭窄右翼政府的机会。

除了内部问题和新冠疫情的影响之外,需要指出的是,以色列社会自约十多年来就已经出现了朝向右翼立场的转变,而且在其思想、公共政治言论中,巴勒斯坦问题都已不再出现,即使组建了替代内塔尼亚胡政府的新政府,以色列也不会再接受基于两国方案的任何解决方案。

组建替代内塔尼亚胡的新政府的可能性,主要取决于吉迪恩·萨尔领导的“新希望”党所在的右翼阵营,纳夫塔利·贝内特领导的政党和由阿维格多·利伯曼领导的“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并且还将与处于中间阵营的“未来党”的伙伴关系存在关联,此外还关系到处于左翼阵营的劳工党提供的支持。

在部分政党关于加强以色列对西岸主权的讲话中,提到了巴勒斯坦问题 (半岛电视台)

本质的缺位

以色列事务研究员安托万·沙哈特认为,作为冲突的核心,巴勒斯坦问题却从本质上缺席了前几轮的以色列大选,尽管它从捍卫以色列对西岸主权的角度,出现在了部分犹太政党的讲话中,正如在世纪协议中所表现出来的那样,而且并没有提出包括两国方案、遏制定居点项目或是撤出1967年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等基本问题。

以色列事务研究员沙哈特在接受半岛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巴勒斯坦问题没有出现在参加以色列议会选举的犹太政党议程内,这是由于美国前一届政府及其领导人唐纳德·特朗普的空前忽视,此外还有内塔尼亚胡与阿拉伯国家持续签署正常化协议所产生的影响。

他解释称,以色列的第四次议会选举将会进一步加深巴勒斯坦问题的缺席,这是由于以色列内部对内塔尼亚胡是否在受到贪污审判的情况下继续执政展开了辩论,并已达成共识——这些选举的竞争重点在于让右翼阵营维持统治,哪怕是要推翻内塔尼亚胡。

此外,本轮以色列议会选举是在新冠疫情及其对以色列选民造成最为严重的经济和社会影响的情况下举行的,以色列选民基本上会根据内塔尼亚胡政府在管理新冠危机的成败上来作出决定。在犹太政党内部已经形成共识,尽管开展了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接种运动,但内塔尼亚胡政府在应对这场危机中的表现仍算失败。

巴勒斯坦内部为抗议内塔尼亚胡政府的政策而举行示威 (半岛电视台)

清算与正常化

新冠疫情助长了巴勒斯坦问题的边缘化,但是,无论其影响如何,我们都将发现,以色列的中间派和左翼政党“近年来一直有意达成和解并结束冲突,但这是基于冲突和占领的持续、解决方案的缺席,将对以色列作为犹太国家的生存问题构成威胁的观点”,而不是出于为巴勒斯坦人民伸张正义、为其争取自由的观点,而不会帮助其根据国际决议的内容,以1967年6月4日的边界为基础建立独立国家。

在犹太政党的思想和议程有关巴勒斯坦问题的变化中,这位以色列事务研究员认为,“现阶段,内塔尼亚胡的方针是利用与阿拉伯国家达成的关系正常化协议,尽管阿拉伯世界在巴勒斯坦问题上的普遍立场是坚持“阿拉伯和平倡议”,这项倡议的内容之一,是要求在解决巴勒斯坦问题之后再与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 

沙哈特解释称,犹太政党通过缔​​结亚伯拉罕协定而意识到,建立关系正常化的条件中已经去掉了解决阿以冲突和建立一个巴勒斯坦国,并且它们相信,可以绕开巴勒斯坦问题而与阿拉伯世界建立外交关系的桥梁,并且可以利用某些阿拉伯政权的影响力来向巴勒斯坦人施加压力,迫使他们接受任何解决方案,甚至是不包含两国方案内容的方案。

转变与重视

以色列方面,专门研究以色列和中东外交政策的以色列米特维姆研究所,发布了一份针对巴勒斯坦问题、以色列议会选举,以色列外交及其外交和区域政策的立场评估报告,表明和平进程又回到了国际社会的议程内,尽管巴勒斯坦问题完全缺席了以色列各党派的选举议程。

来自以色列米特维姆研究所的研究员凯布里克解释称,尽管以色列的选举议程中没有巴勒斯坦问题的存在,但该问题仍将是以色列通往中东的门户所在。尽管内塔尼亚胡试图通过接待摩洛哥和巴林的外交使团以及阿联酋驻特拉维夫大使穆罕默德·马哈茂德,并利用其达成的关系正常化协议,为其选举活动造势。

这位以色列研究员指出,尽管美国评估了在实地实施两国方案的难度,但是总统乔·拜登领导的美国政府向两国方案提供的支持立场,仍为国际社会和欧盟重新重视以色列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之间的和平进程提供了动力,并拒绝以色列逐渐吞并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而这种转变将是未来任何当选的以色列政府都应当处理的问题。

根据这项立场评估报告,两国方案没有出现在以色列的政治舞台上,哪怕是在中左翼阵营内 (盖帝图像)

吞并与定居

尽管在以色列议会选举运动的高峰期出现了这些国际变化和转变,但是以色列的选举议程并未出现任何有关解决巴以冲突的方案和提议,而且内塔尼亚胡政府仍在继续采取逐步吞并和扩大定居项目的方针和政策,作为强加既成事实的单方面措施,以阻止建立以6月4日边界为基础的巴勒斯坦国。

根据这项立场评估,两国方案没有出现在以色列的政治舞台上,哪怕是在中左翼阵营内,研究员凯布里克引述了来自以色列左翼阵营的工党领导人的立场,后者声称,结束巴以冲突的重要性在于保障以色列的未来,与此同时,反对派“未来党”的领导人则强调了他对西岸定居点集团的支持,并支持保留任何可以阻碍政治解决方案的定居点。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专家专栏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