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联盟与关系正常化 不看、不听、不言

阿拉伯联盟此前在开罗召开外长级会议(通讯社)
阿拉伯联盟此前在开罗召开外长级会议(通讯社)

阿拉伯国家联盟(阿盟)前秘书长阿姆鲁·穆萨解决了有关阿盟在反对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方面所发挥作用的争端,他表示,“阿盟不能阻止任何国家实现与以色列的关系正常化。”

经过数十年拒绝之后,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进程重启,阿联酋于当地时间8月13日率先与以色列签署关系正常化协议,巴林于9月11日紧随其后,苏丹于10月23日与以色列实现了关系正常化,此后,摩洛哥于12月11日也与以色列实现了关系正常化。

穆萨在当地时间12月25日播出的电视讲话中表示,“阿盟现任秘书长不能告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或不可以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也不能告诉任何一个国家与以色列作战。”

值得注意的是,阿盟以前对埃及于1979年与以色列签署和平协议具有实际立场,而不仅仅是言辞上的立场,在签署上述协议之后,阿盟决定将其总部迁出开罗,暂停埃及的成员国资格,并在经济和外交上抵制埃及。但是,阿拉伯联盟最近所发挥的作用仅仅变成等待和发表谴责声明,但即使仅仅发表了这些声明,也让某些人感到失望。

鉴于未能达成保证建立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巴勒斯坦国的全面和平协议,阿拉伯公民现在对阿拉伯联盟的作用及其在关系正常化方面所发挥的作用提出质疑,这是2002年《阿拉伯倡议》中规定的内容,即“公正和全面和平是阿拉伯国家的战略选择,这是在国际合法性基础上实现的,这需要以色列在此方面确认相应承诺。”

当时的沙特阿拉伯王储阿卜杜拉·本·阿卜杜勒·阿齐兹亲王呼吁以色列全面撤出自1967年以来占领的所有阿拉伯领土,以执行联合国安理会第242和338号决议,而这两项决议在1991年马德里会议的决定和土地换和平原则支持下得到了加强,旨在建立了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这是一个首都位于东耶路撒冷的主权国家,此举以换取阿拉伯国家在全面和平框架内与以色列建立正常关系。

关系正常化在这种情况下毫无价值

前埃及国会议员苏莱曼·萨利赫(Suleiman Saleh)在谈及阿拉伯联盟沉默时发表评论称,“知识是最重要的权力来源之一,现实揭示了许多可能有助于取得胜利的事实,其中最重要的是,一些阿拉伯政权正在与以色列建立秘密关系,而以色列利用这些政权来对抗阿拉伯之春并策划政变,以防止国家建立民主制度。”

在开罗大学担任媒体和舆论学教授的萨利赫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阿拉伯联盟已经失去了其作用、重要性和功能,无法在关系正常化问题上采取立场,并放弃了首要问题,即巴勒斯坦问题。

萨利赫表示,“作为舆论学教授,我挑战任何阿拉伯政权,让一个独立的中心进行民意调查测验,以了解阿拉伯人民对与以色列实现正常化所持立场,而以色列摧毁了国家,并使其人民处于贫困状态”,他并强调称,多国阿拉伯人民反对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并认为以色列是篡夺巴勒斯坦土地的实体,而以色列对此也非常了解。

萨利赫强调说,以色列知道,当新一波阿拉伯之春到来之时,与各政权进行的关系正常化将毫无价值,他并补充说,当人民起义时,他们将直接前往以色列大使馆并向其投掷石块,就像埃及人民在2011年1月25日爆发革命中所做的那样。

阿拉伯联盟政变的秘密是什么?

另一方面,埃及议会外交关系委员会前成员穆罕默德·伊马德·萨博尔(Muhammad Imad Saber)解释了阿拉伯联盟过去和现在所持立场的巨大差异性,因为该联盟经历了不同统治者的不同阶段,过去,阿拉伯联盟在巴勒斯坦问题、十月战争以及《戴维营协议》持有坚定立场,但是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以来,随着伊拉克对科威特入侵,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入侵事件在阿拉伯联盟内部引发了巨大分歧。

穆罕默德·伊马德·萨博尔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解释说,“从那时起,人们开始思考并采取行动改变阿拉伯海湾国家的信仰并有利于本地利益,”他并指出,爆发阿拉伯之春加剧了阿拉伯联盟内部矛盾分歧,这是对海湾统治者的最大威胁,各国国王和王子们都意识到,阿拉伯联盟保护伞无法提供安全,每个国家都处于危险之中,没有美国就没有保护而言,但只能通过以色列才能接触到美国。

萨博尔还补充说,“然后发生了反革命,革命者被拒之门外,并带来了特工、调解人和经纪人,这些人员现在是阿拉伯联盟的成员,阿盟不再代表政府政权,而是代表使用铁腕统治以维护权力的统治者代理人,这是对边界和以色列生存的保护,也是对阿拉伯统治者国王和权力的保护。”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新年贺词中表示,“我们在不到四个月时间内达成了四项协议,这仅仅是个开始,因为越来越多的阿拉伯国家重新制定了对以色列的传统敌对态度,以寻求与犹太国家和解。”

内塔尼亚胡将新关系形式称之为能够走向更远点,他并补充说,“其不再将以色列视为敌人,而是认为我们是朋友、盟友,甚至将以色列视为其最重要盟友和重要伙伴。”

另一方面,伊斯兰抵抗运动政治局局长伊斯梅尔·哈尼耶(Ismail Haniyeh)表示,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是对巴勒斯坦人民背后捅刀,是一种重大政治犯罪,而且在可预见和战略意义上损害了巴勒斯坦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

根据哈马斯发表的声明称,哈尼耶在致30多个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领导人发出的信函中谈及上述信息,但该声明中并未透露接受信函领导人的身份。

哈尼耶在信函中表示,哈马斯对在美国主持下某些阿拉伯国家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达成的关系正常化协议表示遗憾和反对,他并强调称,哈马斯认为,阿拉伯世界和伊斯兰世界与以色列占领者达成的任何关系正常化协议都是非常危险的举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在过去几周内,部分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的关系迅速升温并实现正常化,这似乎是想要在特朗普任期结束之前,打响一场时间抢夺战。其中部分国家不仅与以色列开启了政治关系和外交关系,并且还将之扩大,使之包括访问甚至赞扬占领方的“受欢迎的”倡议。

记者兼出版总监艾哈迈德·沙里(Ahmed Al-Sharai)表示,作为摩洛哥公民,他多年来致力于使摩洛哥和以色列的犹太人和穆斯林更加团结,在当地时间11日宣布摩洛哥与以色列重新建立新的外交关系之后,尽管许多摩洛哥人谴责两国关系正常化,但他仍感到“自豪和感激”。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