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捍卫:英国通过议会声援巴勒斯坦及其人民

英国境内声援巴勒斯坦事业的人们(声援巴勒斯坦运动)
英国境内声援巴勒斯坦事业的人们(声援巴勒斯坦运动)

新冠疫情迫使声援巴勒斯坦事业的英国活跃人士开创新的方式,以表达他们对巴勒斯坦及其人民的支持,尽管条件艰苦,但是由声援巴勒斯坦运动与来自英国及阿拉伯国家的机构和协会联合举办的“声援巴勒斯坦日”活动,仍在持续进行。

12月2日,英国举行了最大规模的捍卫行动以声援巴勒斯坦事业并使该问题上达英国议会。通常情况下,英国议会每年都会抽出一天的时间,允许数十名活跃人士在议会大厦内与议员们举行直接会谈,以向议会介绍巴勒斯坦问题,并敦促议员们维护巴勒斯坦人,因为他们的权利被人剥夺,他们的领土也被人占领。

尽管英国当前仍因新冠疫情而处于隔离和封闭状态,但这并不能阻止数十名巴勒斯坦事业的支持者通过“ Zoom”应用程序而与英国议员们举行会谈,以纪念英国议会为支持该阿拉伯国家而发出的最大规模的一项倡议——“声援巴勒斯坦游说日”。

鉴于这一天所取得的重要成果,它已经成为了一个固定的、不可或缺的日子,甚至连以色列的游说团体也希望组织类似活动,以便在这一天提出占领方的叙事以混淆民众视听。但是,巴勒斯坦活跃人士却强调,以色列的这些企图无法影响实现巴勒斯坦预期目标的努力。

人权活跃人士认为,英国政界对巴勒斯坦的声援活动正在增加(声援巴勒斯坦运动)

谨防遇挫

阿拉伯-英国互谅委员会主席克里斯·杜伊尔认为,在英国,谈及巴勒斯坦问题时“不会退让”,他指出,谈论有必要给予巴勒斯坦人权利的英国议员人数正在上升,尽管还有很多其他问题挤占了巴勒斯坦问题的空间,包括新冠疫情、美国大选和伊朗问题等等。

这位英国人权人士将现在关于巴勒斯坦问题的报道,与20年前的情况进行了对比,“当时,所有的关注点都集中在巴勒斯坦问题上。而目前,有很多其他的悲剧与问题开始在国际层面上得到了优先考虑”,尽管如此,“巴勒斯坦仍然保留着它的地位,它在英国的支持者数量正在不断增加”。

杜伊尔承认,仍有很多持续的力量,试图将任何维护巴勒斯坦的努力等同于反犹主义,在这里,杜伊尔还提出了如何不落入这个陷阱的秘诀——“捍卫巴勒斯坦事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应当注重于占领行为,包括定居、逮捕儿童、拆毁房屋等等,这些都是有证据的、不可否认的事实,而相关的言论也必须符合国际法”。

杜伊尔还谴责了部分协会人士与政治人士,“他们在捍卫巴勒斯坦事业之前并没有进行必要的研究”,并因此陷入了禁忌,从而给反对这项事业的人送去一份大礼。

杜伊尔认为,解决方案仍然在于现实的言论,“目前,我看到英国人对这个问题有了更为深入的了解”,因此,他要求体现出希望,“不要让巴勒斯坦问题的捍卫者们感到沮丧,因为所有迹象都表明,人们对该问题的同情在日益上升”。

声援巴勒斯坦活动吸引了许多新面孔的参与(声援巴勒斯坦运动)

证实参与

声援巴勒斯坦运动负责人卡米尔·哈瓦什透露,他们的目标是“着力于使巴勒斯坦问题在英国政界得以延续,并揭露占领方正在实施的一切行为”,旨在对抗所有妄想对巴勒斯坦问题支持者关闭所有大门的企图。

哈瓦什认为,声援巴勒斯坦日是一个吸引不同声音讨论巴勒斯坦问题的机会,他还以英美著名演员的参与为例,例如英国女演员马克西娜·贝克。据悉,当天举行的讨论吸引了上千人通过Zoom参与进来。

哈瓦什坚持认为,所有努力都应当有利于巴勒斯坦问题的延续,“使之位于一个恰当的令人瞩目之处,而不是一味逃避政治辩论”,尽管有人企图恐吓他们要将声援行为等同于反犹主义,“以至于美国境内的以色列游说集团,要求Zoom禁止著名的活跃人士参与为声援巴勒斯坦而召开的论坛”。

哈瓦什还表示,他对响应声援巴勒斯坦日的活动规模感到满意,尽管存在隔离措施,“但是巴勒斯坦国旗在英国的许多街道及广场上都有存在,此外,有关该问题的讨论受欢迎的程度也让人满意,特别是参与讨论的英国人数正在不断上升”。

企图禁声

负责动员声援巴勒斯坦运动的英国活跃人士马西尔·库尔茨表示,在捍卫这项事业时发现没有任何困难,“尽管有很多真正的企图要使我们禁声”。

人权活跃人士认为,这种禁声的企图效果极为有限,因为“部分政治人士和议员在谈论巴勒斯坦问题时变得非常谨慎”。

通过发起动员以支持巴勒斯坦的行动,库尔茨证实,目前有越来越多的活跃人士在支持巴勒斯坦,“甚至是抵制运动内的活跃人士也在增加,尽管有很多人企图限制他们的活动,甚至上升到法律威胁的程度”。

库尔茨提出了一个最能证明英国境内支持巴勒斯坦的力量在不断壮大的例证——工会联合会在过去几个月内表达了非常强硬的立场,“认为发生在巴勒斯坦的是种族隔离政权,并谴责了定居点和占领行为”,尽管这个代表着英国数百万工人的协会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库尔茨以一种非常满意的语气表示,巴勒斯坦的捍卫者们“做得很好,在英国最大的机构中仍然能听到我们的声音”,他还强调,有必要以同样的方式继续,而不是停止,因为“任何程度的忽视都会遭到对方的利用,特别是当巴勒斯坦事业正处于危险的情境之下”。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英国网站“中东之眼”表示,埃及对土耳其在巴勒斯坦各派之间的和解中发挥核心作用感到愤怒,并将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与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在伊斯坦布尔成功进行对话视为对它在巴勒斯坦事业中历史性作用的侵犯。

我们曾与巴勒斯坦田径联合会主席马赞·阿勒·哈蒂卜(Mazen Al-Khatib)博士进行了交谈,他一开口就说,“我们的谈话将伤及内心,激发情感。今天,我们庆祝巴勒斯坦体育运动100周年活动,可能比这更久。”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