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与护士如何成为了网络新星?

一大批医生和护士成为了互联网及社交媒体上的明星 (社交网站)

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时代,世界各地的很多人都会通过这些媒介寻求医疗建议和信息,因此,通过网络提供建议和信息的医生与护士,便成为了这个时代新兴的明星,并且在网络上拥有无数的粉丝及关注者。

例如,根据“福布斯”平台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持有执照的皮肤科医生瓦娜·帕迪拉通过在Tiktok和Instagram的平台上提供护肤建议,目前已经拥有了超过9.2万关注者。

帕迪拉表示,她自3年前开始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有关护肤和美容的内容,以吸引更多人的关注并为她创造额外收入,然后她开始提供治疗痤疮和抗衰老的建议,并推荐一些非处方的药房产品,此外还提供一些化妆课程。

通过与医疗保健和美容服装品牌的合作,帕迪拉慢慢开始从其发布的内容中获得收益,其中,一段宣传“Kopari Beauty”品牌产品的TikTok视频,为她带来了相当于两周工资的收入。

但是当帕迪拉开始提供线上咨询,并宣布计划推出一套“皮肤护理专家课程”,以向其他提供医疗保健服务的人员和护肤爱好者传授祛除粉刺的相关信息,并传授她为各种类型的皮肤疾病患者进行治疗的手段时,她就似乎已经逾越了界限。

帕迪拉遭到了解雇,因为她违反了与公司签订的合同条款——公司已将她当作竞争对手,此外,还因为她违反了行业的道德规范——她以间接方式鼓励其关注者不要去看皮肤科医生,而是仅仅使用她向他们提供的建议和治疗。

在与营养系统相关的线上信息中,错误率高达36% (社交网站)

TikTok上的明星

帕迪拉并非个例,已有大量的医生和护士成为了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上的明星,尤其是在新冠疫情期间和之后,而其中也包括31岁的医生杰森·坎贝尔,他居住在俄勒冈州的波特兰市,而在新冠疫情期间,他几乎一天24小时都待在医院内,只拥有短暂的休息时间。

根据“Buzzfeed news”的消息,坎贝尔发现了TikTok平台,并开始拍摄短视频并在该平台上发布,而在短短几周内,他就拥有了超过20.8万名粉丝,而他发布的视频也积累了超过100万个赞。

坎贝尔是在新冠疫情期间和之后使用TikTok以及Instagram等社交媒体平台取得巨大成功的医疗专业人员之一。这些人员发布的视频非常受欢迎,而医生和护士被各地视为抗击病毒的英雄。

事实上,包括医生和护士在内的医疗专业人士,多年来一直在通过社交媒体工作,但是他们在新冠期间以及之后大放异彩,尤其是在各领域向数字化全面转型的背景下,其中包括初级卫生保健和线上的数字问诊服务。

根据《福布斯》发布的这篇报告,目前,近五分之一的美国人会寻求通过社交媒体帮助解决他们遇到的健康问题,而其中就包括在该领域内最著名的TikTok平台。

“CharityRx”机构在近期针对美国境内2000名成年人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近五分之一的美国人更信任社交媒体上医疗领域的意见领袖,而不是现实世界中的医生。此外,这项研究还发现,近65%的美国人在咨询医生之前,会首先求助于“谷歌”来搜索其健康问题的解决方案。

这种情况甚至促成了非盈利组织“医疗保健社交媒体协会”在2019年的成立,以帮助医疗界“负责任地”使用这些平台作为教育手段。

“YouTube”是内容创作者最易赚钱的网站,它鼓励有执照的医生和护士在线分享他们的经验,并在最近推出了一项计划,以在其搜索和发现中提高医疗内容创作者发布的视频的排名和位置。

执业心脏病专家、谷歌公司(YouTube平台所有者)医疗保健管理领域的全球总监加里思·格雷厄姆表示,“人们会求助网络以搜索相关信息,他们会根据他们找到的信息来采取行动,我们将尽力确保这些信息是准确的,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们将让人们获取他们过去不掌握或者不知道的信息。”

互联网和各类社交媒体上充斥着大量误导性的或错误的医疗信息 (社交网站)

大量错误的医学信息

“国家医学图书馆”平台在近日发布的一项科学研究发现,在互联网和各类社交媒体平台上充斥着大量误导性的或者错误的医学信息。而在与吸烟相关的内容中,错误信息尤其普遍,甚至在某些情况下达到近87%的错误率。此外,关于疫苗的误导信息也非常普遍,达到43%的错误率,而与饮食系统相关的信息的错误率则达到了36%。而在非传染性疾病领域——尤其是在癌症方面,错误信息达到了40%。

数字化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也都已经成为世界各地的主要驱动力和直接参与者。但是,我们的健康更为重要,我们并不建议读者们完全相信他们通过上述手段获得的一切信息,哪怕这些信息的发布者自称是某领域内的医生或者专家。去医院看医生并听取医生的建议,因为医院和医生才是你可以信任的一方,而如果他犯了错,那么他也会被追究责任。至于社交媒体,则很难追究那些误导者和不法行为者的责任,而遗憾的是,这类人员在我们这个时代大量存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