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人员是否正在开发对抗新冠变异毒株的新疫苗?

新冠病毒变异毒株对研究人员和疫苗生产商构成了巨大挑战,特别是在发现新冠疫苗针对部分变异毒株有效性降低之后,是否正在开发新疫苗?3位德国科学家回答了这个问题。

新冠病毒变异毒株数量不断增加,这对研究人员、疫苗生产商和疫苗许可机构构成了重大挑战,这是3位德国著名病毒学家得出的结论, 他们受到“科学媒体中心”(Science Media Center)邀请参加了2021年2月23日召开的视频新闻发布会,结果于2月28日公布在德国之声网站上。

科学家克劳斯·切索泰克(Klaus Ceschotek)、玛丽莲·阿多(Marilyn Ado)和乌古尔·沙欣(Ugur Shaheen)参加了本次会议。

这份报告中称,我们可以保持冷静,因为每个人都同意以下几点,即“我们在一年之内就有3种已获批准的疫苗”,正如汉堡埃彭多夫大学医学中心病毒学教授玛丽莲·阿多证实。

玛丽莲·阿多强调称,“这是一项伟大的成就,在现在的负面讨论中,我们忘记了庆祝我们每天取得的成功。”阿多继续解释她的观点称,即使新冠病毒继续突变,也不会使医学变得无能为力,这位医学教授表示,“疫苗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和工具,使我们能够应对变化。”

可以调整疫苗应对新突变吗?

这体现在疫苗生产商的作用,到目前为止,已经批准的基于信使核糖核酸(Messenger-RNA)技术的两种疫苗,分别是辉瑞-BioNTech疫苗和Moderna疫苗,而阿斯利康-牛津疫苗则是基于“病毒载体”。

所有疫苗都可以通过新序列并相对快速地配备所谓的“插入物”,此后,这些“插入物”简单地引发适合于变异病毒的免疫应答。从理论上讲,最快速方法是使用信使核糖核酸疫苗,但如果在实验室中使用基于载体的疫苗进行此过程,则该过程也将相对较快,但请不要着急!

实际上,还不是下一代疫苗。德国BioNTech公司首席执行官乌尔·萨欣(Ugur Sahin)及其同事一直在进行新冠病毒变异毒株的研究,但现在的重点是,已获批准的疫苗“作为我们研究人员在不断调整新版本并进行病毒中和测试,以确定抗体是否能够识别和中和病毒。”

根据沙欣说法称,但成功的关键还在于,“对于英国新冠变异毒株而言,问题不在于可用疫苗对此有效性不佳”,他并补充说,“问题在于这种变异毒株更具传染性”。另一方面,任何新的疫苗也不会有所帮助,但真正有用的是“继续采取封锁措施,直到有更多人接种疫苗为止”。这类似于巴西出现的变异毒株,当前的疫苗接种保护措施有助于减少这种情况。从原则上讲,总体而言,研究人员在针对不同病毒的免疫防御中观察到了强大的连锁免疫力。

沙欣强调称,仅凭南非变异毒株的出现,某些疫苗就不能提供如此好的保护。 “我们还没有任何事实数据,也无法对此发表评论。”但疫苗开发者绝不悲观,他表示,尽管实验室的免疫反应显示出较弱结果,但他公司开发的疫苗仍有助于提供保护作用,沙欣表示,“我们认为,T细胞反应在这里也能提供足够的保护作用。”

当前,正在努力为尽可能多的人提供经过批准的疫苗,并且“到目前为止,市场上仍然没有批准新的疫苗”,因为这需要进行临床研究。

但这并不意味着适应突变的新疫苗将很快面市,玛丽莲·阿多预计,开发新疫苗可能需要大约6周时间,并且可能会需要另外两个月时间获得批准。

沙欣表示,制造商目前正在利用其所有功能将最大数量疫苗推向市场,只要有效,总是比过早改变生产更好。沙欣表示,“我们不希望开发一种可以对抗变异毒株的新疫苗,而之后将无法对抗原始病毒。”

阿多认为,没有必要急于行事,她并表示,“我们不必明天就购买新疫苗,重要的是,我们有很好的工具来跟上事态发展。” 更重要的是确保疫苗的公平分配,她并表示,“我们必须确保疫苗也分发到工业化国家之外,否则大流行将再次发生。”

可以混合接种新冠疫苗吗?

增强针对新冠病毒变异毒株免疫反应的另一种可能性是,使用第二种新冠疫苗,保罗·埃利希研究所(Paul Ehrlich Institute)负责人克劳斯·肖蒂克(Klaus Schottik)表示,尽管尚未收到德国免疫常务委员会的正式建议,但保罗·埃利希研究所仍在与同事进行磋商。

玛丽莲·阿多认为,也可以考虑将信使RNA疫苗与载体疫苗相结合,这位医生强调称,“我们将看到令人兴奋的结果,并开始科学之旅。”目前正在进行研究,但“预计不会因免疫反应而出现任何异常副作用”。

对于载体疫苗而言,也不存在接种两种不同疫苗可以阻止不同病毒传播,这可以帮助抵抗潜在的媒介免疫力,即人体拒绝接种疫苗的风险。例如,俄罗斯卫星五号(Sputnik V)已经使用了不同载体,阿多强调称,埃博拉疫苗的经验也不错。

新冠疫苗两针剂疫苗接种间隔时间可以延长吗?

阿多和克劳斯·切索泰克对此持有相同观点,即必须遵守第一剂和第二剂之间的建议接种间隔时间,而且,许多人只接种第一剂疫苗而不接种第二针剂疫苗的想法,并不是一个好主意,阿多表示,仅接种一剂新冠疫苗,接种人甚至没有得到50%的保护作用,但接种第二针剂疫苗之后,就会得到全部保护作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德国之声

相关文章

更多医学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