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加剧日本的隐藏贫困

日本有需要的人有时在获得社会援助时面临困难(Shutterstock)

裕一郎在东京分发食物,帮助越来越多因新冠大流行对全球第三大经济体打击而陷入贫困循环的人,他的眼睛含着泪水。

“已经没有工作了。什么都没有!”这位46岁的工人告诉法新社。

他说,“日本媒体对此讨论不多,许多人睡在火车站,睡在纸板箱里,一些人饿死了。”

与许多国家相比,日本已相对远离新冠大流行。自2020年1月,日本死于新冠病毒的人数为4500人,政府并且没有采取严格的遏制措施,但一些协会指出,弱势群体受到的影响最大。

当地非政府减贫组织的负责人大西(译名)说,“流行病蔓延、失业率上升和工资低是影响贫困工人生活的直接因素,这些人在确保最低限度的生活必需品上面临困难。”

日本表示,得益于日本经济吸收流行病冲击并限制其影响的能力,该国失业率仅为3%,社会保障体系有效运转。

实际上,有40%的工人从事着缺乏稳定合同的工作。

(半岛电视台)

中产阶级的崩溃

有需要的人在获得社会援助时面临困难。裕一郎说,他奔波于政府各部门,但都无果,因为每个部门都让他去另一个部门,直到他被告知优先援助有孩子的家庭。

裕一郎痛苦地说,“许多成年人没有足够的食物”。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日本有超过1000万人的年收入不到17500美元,而每6人中就有1人生活在“相对贫困”中,收入不到平均工资的一半。

非政府紧急援助组织负责人健二(译名)表示,过去6个月有50万人失业。他指出,这些人“不仅是老人,还有女性和青年”。

在东京池袋的社区互助活动中,250人前来领取食品补助、药品和睡袋。健二说:“中产阶级正在崩溃,已经处于脆弱状态的人们发现他们的状况不断恶化”。

NLI研究所的斋藤太郎说,这种情况有时会导致一些人采取行动表达他们正在遭受的绝望,失业率每增加1%,每年的自杀人数就会增加3000人。

尽管日本的自杀人数在2019年降至历史最低水平,并在2020年上半年继续下降,然而7月后有所上升。

自杀人群中女性的比例正在增加,因为她们的工作也越来越不稳定。

健二指出,越来越多的妇女带着孩子领取食品补助,这种情况不再像以前那样罕见。

(半岛电视台)

担心丢人

日本政府正努力在流行病爆发的风险与47个省中11个宣布紧急状态采取严厉措施导致经济后果之间保持不可能的平衡。

各协会知道许多国家的贫困水平比日本高得多,但他们提请注意,为有需要的人提供援助存在一定困难,而且这些人面临社会性羞辱。

大西解释说:“社会救助系统将家庭置于优先地位。因此,家庭会收到通知,告知他们,家中的孩子已申请救济。”

“但是许多人不希望家人知道他们正在接受社会救助,因为他们认为此事很可耻和丢人。”

他说:“这是一个非常日本的制度。每个人都有从社会受益的权利,但其他成员并不一定接受这种行为。”

一名建筑工人前来池袋社区申领援助,他的薪水一年前相当于960美元,如今大幅下降,刚刚超过180美元。

他说:“我的钱只够再付一次房租。我不想无家可归。天太冷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来源 : 法国媒体

相关文章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日本将“迅速”采取额外的刺激措施,以抗击新冠疫情的影响。这表明,日本准备在截至6月的本届国会期间编制第二份补充预算。

Published On 2020年5月11日
更多亚洲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