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妇的艰难时期:贫穷国家因疫情出生人口增加

Jose Fabella医院是世界上最忙碌的医院之一 (德国媒体)
Jose Fabella医院是世界上最忙碌的医院之一 (德国媒体)

新冠大流行使许多贫穷国家的女性难以避孕,专家估计,即使有些人不希望怀孕,然而现在婴儿出生数量将大大增加。

在新冠大流行全球爆发期,一些国家的夫妻对生育孩子三思而行,但在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等国家,这种选择对女性来说是一种奢侈,许多女性由于大流行没有选择权。

1.4亿儿童出生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不希望预测到这种增长,但预计2020年出生的1.4亿儿童中,1.13亿出生于3月新冠疫情爆发后。

宵禁、商店关门、隔离以​​及供应链不稳定都使得避孕药和避孕套的获取变得不易。

在印度尼西亚,国家发展计划部副部长埃尼·贾斯蒂娜说, 2020年4月和5月期间,咨询政府建议并使用免费避孕药俱的人数与大流行之前同期相比减少了10%。

在马尼拉的医院,疫情导致的新生儿出生率最高 (德国媒体)

50万例意外怀孕

贾斯蒂娜说,预计2021年初,将出现37.5万至50万例意外怀孕,比大流行前有所增加。她补充说,国家发展计划部委派了助产士,穿着个人防护服,分发避孕药具。

菲律宾最大的妇产医院预计,明年分娩人数将大大增加,部分怀孕原因是民众在大流行封锁期间难以获得避孕药具。

Dr. Jose Fabella 纪念医院医生兼发言人戴安娜·罗斯·凯贝说,该医院目前每天有30至40位孕妇分娩。

她在接受德新社记者采访时说:“我们预计今年第一季度出生人数将有所增加,这不仅是因为封锁期间夫妻双方一直呆在一起,还因为获得避孕药具非常困难。”

担心感染新冠病毒

凯贝说,对于那些想要获得健康分娩服务的女性来说,要么由于封锁无法前往医院,要么害怕到医院会感染新冠病毒。

尽管药店提供避孕套,但在菲律宾,照顾家庭的负担通常落在女性肩上。

此外,避孕套和避孕药的价格可能偏高。当人们失业或收入减少,已经处于挣扎谋生境地时,避孕药具的价格显得很不合理。

凯贝说,医院及医护人员已为预期出生人数增加做好了准备。

她指出,与大流行前医院每天接收60至70位孕妇相比,目前的住院分娩率很低,而医院努力接收大流行前怀孕的女性,有时,两位母亲与她们的新生儿需要共用一张床。

菲律宾首都一家医院的新生儿科,一位母亲照顾保育箱中的婴儿 (德国媒体)

母亲会怎样?

凯贝说,“我不会掩盖我所在的公立医院内正在发生事情的真相,即使我们想保持社交距离,但是如果我们拒绝母亲入院,她们会怎样?”

她补充说,目前,医院将两张床并排放置, 容纳5到6位母亲和她们的孩子。

她解释说:“来找我们的母亲通常没有钱,如果她们被拒绝入内,您会知道会发生什么,婴儿死亡,或者是更糟糕的,母亲也将死亡。”

她说:“我们知道情况很艰难,但医院不能拒绝接收她们。”

第一次怀孕是一个可怕的时期

凯贝说,该医院最多可容纳408名患者。但是由于大流行,卫生部要求医院分出30%的床位供新冠病毒疑似感染者使用,之后,医院在隔离区旁边设立了一个产妇手术室。

她总结说:“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最糟糕的时候,如果您是第一次怀孕的母亲,那么这段时间将很困难。”

来源 : 德国媒体

相关文章

莱依拉·阿里 根据医学报告,感染新冠肺炎的男性似乎比女性多,但随着新冠肺炎在全球的扩散,女性似乎是最大的受害者,根据世界经济论坛网站的报告,由于社会和经济不稳定,女性受到的冲击是男性的两倍。

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引发的疫情已无可争议地成为了全球头等大事,这种病毒够能迅速传播并可能致命,现已导致数百万人陷入恐慌,尤其是在世界卫生组织将其升级为“全球大流行”之后。

更多医学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