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病毒学家德罗斯滕对新冠疫情的预测引人担忧

德罗斯滕认为,口罩至少将陪伴我们直到明年年底 (欧洲通讯社)
德罗斯滕认为,口罩至少将陪伴我们直到明年年底 (欧洲通讯社)

在新冠疫情的背景下,大家都会重视并听取他的意见,他就是德国病毒学家克里斯蒂安·德罗斯滕,根据“德国之声”的报道,他研制出了全球首款诊断新冠病毒感染的试剂,此外,他还对新冠疫情发出了令人担忧的预警:第二轮疫情有从现在开始事实传播的可能性,并且下个冬天将会非常困难。

克里斯蒂安·德罗斯滕是德国柏林夏里特医院病毒学研究所所长,在2003年,他曾是非典病毒的发现者之一,而在2020年初,他研制出了全球范围内首款检测新型冠状病毒的试剂。自新冠疫情传播之初,他便开始为人所知,因为他是一位在德国拥有广泛受众的病毒专家。

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德罗斯滕谈到了以下多个问题:

在全球范围内,我们还将与新冠疫情共存多长的时间?

我们很难从全球范围内来预判这些情况,我们在欧洲面临着不同的困难局面,而这个冬天也会非常难熬。在明年,我们将会有疫苗可用。但是我认为,情况将持续至明年年底直到疫苗可提供给社会上的特定人群为止,而且我们也无法很快摆脱口罩的存在,因为哪怕我们已经开始接种疫苗,人口中的很大一部分也将不得不佩戴口罩。

在像德国这样的感染率较低的国家内,不会产生广泛的免疫力,这可能也适用于其他的欧洲国家,并且很难在世界上其他地区进行特定的评估,但是在非洲,这种疾病的发展却似乎没有那么危险,这可能主要归功于非洲年轻的年龄结构;但是现在,我们关注的只是有很多年轻人居住其中的城市中心。

我们不知道该病毒在农村地区传播时会如何发展,我们也不知道当地的疫情形势,有数据表明那里的感染率正在下降。但是我们并不知道,这种下降是否具有普遍性?在城市中,疫情的传播可能会减弱。但是,它也有可能从现在便开始实际传播。

您对哪些地区感染比较担忧?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印度,那是一个人口稠密的国家,病毒目前正在当地蔓延,我不会无理由地这样讲,而当地的情况大概也是如此,然后,当然是对南美洲的部分地区,还有非洲大陆感到担忧,目前,这些地区的情况仍是一个谜。在地球的北半球,冬天即将来临。但是包括欧洲在内的部分地区,对该病毒的控制力仍然有限,部分国家将许多新冠病毒感染病例的治疗拖入了冬季,这对医疗基础设施和医疗保健的信任产生影响。此外,欧洲还有部分国家,我认为它们应当尽快采取更为严格的措施。

部分国家认为德国是在应对新冠疫情过程中的典范。那么,德国采取了哪些正确的措施呢?

当然,会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原因是在第一波疫情开始时,德国当局对其采取了直接而果断的处理,还有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当时的做法,与此同时,德国各地之间措施的统一程度有所下降。但是关键的一点是,德国作出反应的时间很早,这与疫情开始的时间无关,而是说对社交距离加以限制,甚至启动公共隔离措施的相对时间。

得益于实验室的经验与广泛的检测手段,德国可以与其他国家区分开来。另一个原因是这场疫情在我们身上的传播开始得比较晚。在今年1月份,部分从境外输入的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并未发展成一场疫情,而是在2月底才开始广泛传播,从境外输入的病例得到了控制,并没有扩散,这可能就是我们的行动能够取得有效性的原因所在。在自今年5月中旬开始实施公共隔离措施后,德国境内只剩下少量感染病例,这样的形势成功得以维持,直到现在也是如此,哪怕我们的感染率有所上升。

现在我们进入了秋天,而前面还有冬天,您预测将会发生什么?

我认为欧洲国家在人口构成和其他部分指标上并不存在很大的区别,因此,我们应当看看其他人的情况,看看法国、英国和西班牙,如果我们未能及早做出反应,以使局势与经济相比处于相对能够承受的范围内,那么,我们今天在那些国家所看到的情况,也会出现在德国境内。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我们需要找到正确的时机才能改变我们当前正在采取的措施,这是不能被批评的。

您说过,我们必须与口罩长期共存,那么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度拥抱呢?

这将是一个地区性的问题,如果在明年,我们看到世界上部分地区已经出现了免疫人群,我也不会感到惊讶。但是这意味着,他们经历了一场疫情,由于年龄结构的年轻化而没有表现出可怕的后果,而这种情况也将成为非洲的主流,至少,我希望年轻化可以保护非洲的人口。

而在世界上的其他地区,这种情况将取决于避免病毒的传播并等待使用疫苗,我们可以预想,我们将继续使用口罩直至2021年底。真实的情况难以预测,但是,至少我们能够确定一点——明年我们将继续使用口罩。

来源 : 德国之声

相关文章

更多世界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