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的最重要奥秘 如果 “群体免疫”真的正确怎么办?

科学家试图在新冠病毒消失前找出具有较强免疫力的社会成员所应占比 (路透)
科学家试图在新冠病毒消失前找出具有较强免疫力的社会成员所应占比 (路透)

尽管“群体免疫”策略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难题,但研究人员正试图在新冠病毒消失前找出具有较强免疫力的社会成员所应占的比例。

阿波瓦·曼达菲利在《纽约时报》上发表报告称,新冠病毒将无法找到足够数量的存活宿主,因此,无论何时出现,它都将消失。

为了实现所谓的“群体免疫”,即由于缺乏足够宿主,病毒无法广泛传播,科学家建议也许70%的人口应当通过接种疫苗或是在感染中幸存下来具有免疫力。

在接受《纽约时报》记者采访时,数十位科学家说,需要对新冠病毒具有免疫力的人数也许要少得多,或许只有大约50%,甚至更少。如果存在足够数量有免疫力的人,则感染人数减少的速度应当比之前认为的更快。

实际上,新数据由复杂的流行病模型得出,这些模型采用了不同的算法,所以预估也不尽相同。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是否有足够数量对该病毒具有免疫力的人以承受第二波疫情,是无法确定的。

科学家称,在纽约、伦敦和孟买的部分地区,社会成员对新冠病毒已经具有强大免疫力的可能性不大。

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家比尔·哈纳格证实:“我完全相信纽约和伦敦有一些人具有很强的免疫力。今年冬天发生的事情将会证明这一点。”他补充说:“这对全人类意味着什么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群体免疫”是根据病毒的基本传染数计算得出的,基本传染数可以显示一位患者能感染其他多少个人 (阿纳多卢通讯社)

如何计算”群体免疫”

“群体免疫”是根据病毒的基本传染数计算得出的,基本传染数可以显示一位患者能感染其他多少个人。

“群体免疫” 最低限度的初步计算假设社区每个成员都容易感染新冠病毒,并与社区中其他所有人随机混合。

耶鲁大学全球健康研究所所长萨德·奥马尔博士指出:“这在现实生活中不会发生,因为不同群体之间,甚至邮递区号不同的人群之间,群体免疫的情况都不同。”

例如,该病毒可能在与其他人接受有限的老年人社区中迅速传播,而青少年可能在身体仍然处于健康状态时将该病毒传播给与他们接触的数十个人。

新冠病毒在人们相隔较远的郊区和农村地区传播缓慢,在拥挤的城市和家庭中传播迅速。

一旦确定了现实世界中人口密度和人口组成的差异,“群体免疫”实现的要求就变得很低,以至于一些研究人员认为,免疫率在10%到20%之间即可,但持该观点的研究人员为少数。

斯德哥尔摩大学的数学家汤姆·布里顿说,如果我们假设,新冠病毒在第一波疫情中感染了数量最多的人,那么这波感染过后人们获得的免疫力比旨在保护所有人的疫苗接种运动更为有效。

布里顿模型将“群体免疫”的最低免疫率设定为43%,即43%的人在被感染后康复,新冠病毒便无法继续在社区中传播。

但是,这意味着该社区的许多居民将被感染或死亡,这是实施“群体免疫”的沉重代价。即使传播大体上受到阻碍,但传播仍有可能继续进行。尚不清楚康复的人可以免疫多长时间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免疫。

恢复正常生活是一个普遍的要求,而科学家们担心获得“群体免疫”的代价很高 (路透)

抗病毒的社区?

一些社区是否可能已实现“群体免疫”?

在某些诊所中,多达80%接受新冠病毒检测的人体内拥有对该病毒的抗体,而男性青少年的患病率最高。

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专家万阳指出,新冠病毒更容易出现在疗养院,住在那里的人更容易受到感染。

她说,随机进行的家庭研究性调查可能会显示较低的比率,但仍远高于纽约市报告的比例21%。

据报道,孟买的研究人员对当地家庭进行了类似的随机调查,抽取血液样本进行抗体检测。他们发现,该市最贫困地区和最富裕地区之间的检测结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生活在贫困地区的人中有51%至58%的人有抗体,而该市其他地区的这一比例为11%至17%。

负责这项研究的微生物学家伽叶思·谢斯提博士说,“低收入居民生活在一起,共用厕所,几乎没有口罩,这些有助于疾病无声地传播。 ”

大多数研究人员对感到震惊,布鲁克林受灾最严重的地区,甚至像一样孟买疾病容易蔓延的地区,都已实现“群体免疫”,或者将来会对该疾病免疫。

但是,布里顿博士提出的模型暗示这并非不可能,其他研究人员建议,低至10%或20%的免疫率就可以实现“群体免疫”,而且整个国家可能已经实现了这一目标。

活动水平

牛津大学流行病学家苏尼特拉·古普塔在一次采访中说,伦敦和纽约可能已经实现了“群体免疫”,原因是感染率的差异以及对以前冠状病毒的理论免疫可以预防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感染。

许多研究表明,感染季节性冠状病毒后,人体内产生的一些免疫细胞也可以识别新型冠状病毒。

科学家关注于保持社会距离,因为我们的日常生活还远未恢复正常 (路透)

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流行病学家弗吉尼亚·比泽尔说:“我们的日常生活还远未恢复正常。那些认为我们可以停止采取预防措施、恢复正常状态、疫情高峰不会再发生的观点是错误的。”

她补充说:“第二波疫情可能还会袭击第一波的幸存者,第二波疫情仍将带来破坏后果。”

免疫水平不完善

澳大利亚拉筹伯大学的数学模型设计师乔尔·米勒强调,新冠病毒如果回到纽约,不会再扩散,因为行为改变对疫情的影响比4个月前更大。

有一种观点认为,将城市或国家按年龄、种族和社会活动水平分类,也可能有助于政府保护免疫力较弱的人。

艾默里大学传染病专家玛诺·贾恩博士说:“这种观点可能有助于重新关注那些由于无防护工具和与针对黑人和西班牙裔的种族歧视行为有关的其他因素而需要更高免疫力的人群。”

一种疫苗接种策略由此被提出,即不对所有人群进行统一的疫苗接种,而是政府识别那些因从事高感染率工作而最容易感染新冠病毒的人,并为他们接种疫苗。

哈佛大学免疫学家迈克尔·米纳博士说,首先为这些人接种疫苗会带来巨大好处,有助于实现“群体免疫”。

值得注意的是,其他病原体的疫苗接种计划已成功利用了这种方法。例如,当儿童在本世纪初接种肺炎球菌疫苗时,老年人的细菌性肺炎的发病率由于“群体免疫”而迅速下降。

西雅图华盛顿大学传染病专家卡尔·伯格斯特伦表示:“仅提供50%免疫率的疫苗某种程度来说也是有效的,这与它们能为大部分人提供免疫保护有关。”

来源 : 纽约时报

相关文章

半岛网-伦敦 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兰斯的言论引发了英国科学家的广泛不满,因为他宣布实行“群体免疫”政策,英国普通内科医师克里斯·维蒂不同意这种做法,他宣称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现在的重点必须是挽救最脆弱人群的生命。

更多世界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