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巴西和印度成为疫情重灾国

美国成为全球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损失最大的国家 (路透)
美国成为全球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损失最大的国家 (路透)

世界卫生组织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表明,三个国家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和死亡人数增加最多,它们分别是:美国、巴西和印度。

在全球范围内,到20日24时,新冠病毒的感染人数已接近1500万人,死亡人数超过60万人。

尽管美国、巴西和印度在人口密度和数量、科学和技术发展水平以及卫生基础设施的性质方面存在巨大差异,但这些国家的政府却采取了类似的政策,使病毒感染和死亡率居高不下。

这三个国家的死亡人数超过全球新冠病毒死亡人数的40%,感染人数超过全球总感染数的49%。

以下是全球以及受影响最严重的三个国家记录的感染和死亡人数:

世界

人口:78亿

新冠病毒总感染人数:1450万

该病毒在全球造成的总死亡人数:60.6万

美国

人口:3.28亿

新冠病毒总感染人数:380万

该病毒造成的总死亡人数:14.3万

巴西

人口:2.09亿

新冠病毒总感染人数:210万

该病毒造成的总死亡人数:8万

印度

人口:13.5亿

新冠病毒总感染人数:120万

该病毒造成的总死亡人数:2.7万

巴西记录了200万多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 (路透)

是什么使特朗普、博索纳罗和莫迪汇聚在一起?

这三个国家的领导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巴西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和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在初始阶段一致发表言论,降低病毒的严重性,之后该病毒开始在他们的国家传播时,迟迟不采取迅速、认真的防疫措施。

这三个国家联邦政治制度导致首都中央政府与幅员辽阔的国度内的其他州和区之间没有达成牢固统一的协调措施,这也成为当前形势产生的原因之一。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将抗疫工作的指挥权最大程度地留给各地方州长,巴西和印度的情况与此高度相似。

明尼苏达大学全球公共卫生政策教授杰里米·尤达表示:“当你发现Covid-19的感染率在某些国家持续高速增长时,你应当考虑一下,该国领导人采取的抗击病毒的管理方式。”

尤达在接受半岛网记者采访时说:“尽管美国、巴西和印度之间存在明显差异,但将它们汇聚在一起并使它们特别容易受到新型冠状病毒影响的是,缺乏应对疫情的理性政府领导。”

与这三个国家不同的是,一些国家的领导人从一开始就采取了果断措施,例如德国、韩国和新西兰,这些国家尽早而坚定地实施关闭和封锁,直到出现控制住病毒传播的迹象后才放松关闭措施,这是美国、印度和巴西至今未发生的。

尤达教授说:“如果你看一些到目前为止成功应对病毒蔓延的国家,你会发现,这些国家的政治领导层认真对待此次疫情,向公众传达清晰一致的信息,这使民众对政府充满信心。”

特朗普连续数周一直试图淡化新型冠状病毒的风险,而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一再无视该国病毒蔓延的严重性,嘲笑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并推动巴西经济开放,将任何其他选择都称为“通往失败的道路”。

在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的政府尚未准备好应对这种病毒,由于担心发生粮食危机以及许多公民举行大规模反政府抗议活动,全国范围的封锁禁令很早就被解除。

尤达教授补充说:“在美国、巴西和印度,我们看这些对新冠病毒轻描淡写的领导人,他们传达了混杂的信息,与试图使新型冠状病毒爆发问题更受重视的政治和公共卫生官员公开发生争执,并提出相左观点。”

博索纳罗解雇了卫生部长,另一名卫生部长辞职,原因是与政府在处理病毒传播的方式上存在争议,目前该职位由巴西陆军一名将军担任。

印度成为新型冠状病毒的新震中 (路透)

民粹主义和缺乏合作精神

就特朗普而言,他并没有隐瞒他对公共卫生部门官员的建议的反对态度,特朗普和支持他的媒体对美国国家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发动攻击,原因是后者采取了总统不喜欢的立场。

特朗普和博索纳罗几个月来一直拒绝戴口罩,在某些场合,两位总统被迫戴上口罩,他们认为戴口罩是一项“特殊自由”,应由公民决定是否佩戴口罩。

尤达教授说,全球共同采取行动是有助于发现消灭该病毒的血清的基石,而“这三个国家目前是具有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倾向的领导者当政,这种意识形态趋势与全球合作有效解决这种全新疾病的爆发背道而驰。”

他补充说:“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斗争超越了技术和医学发展,与各国医疗卫生系统的具体特征无关,其实质是政府和政治领导人是否准备好起带头作用并为公民提供有效指导,而这正是上述三个国家所缺乏的。”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医学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