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会改变并破坏人类遗传物质吗?这是危害人类罪吗?

针对比尔·盖茨的指控指责他像 “战争受益人”那样从新冠病毒大流行中获益 (半岛电视台)
针对比尔·盖茨的指控指责他像 “战争受益人”那样从新冠病毒大流行中获益 (半岛电视台)

社交网站用户正在转载相关信息,警告目前正在研制的新冠疫苗,声称新冠疫苗对人体细胞造成了不可挽回的遗传损害,并造成了对人类基因的改变,这是危害人类罪,与此同时,社交网站用户对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细节持怀疑态度,那真相是什么?

这种指控像野火一样被点燃并传播,此前,美国辉瑞制药有限公司和德国生物新技术公司(BioNTech)宣布,根据大规模临床试验全部结果显示,两公司联合研制的疫苗对新冠疫苗有效率为95%。

美国药企Moderna宣布,其新冠疫苗三期试验有效性达到94.5%。在这两种情况下,两种疫苗均显示出对感染新冠病毒患者的有效性。

辉瑞、BioNTech和Moderna疫苗基于现代技术,该技术基于将遗传指令插入人体细胞。刺激人体细胞产生与新冠病毒蛋白相同的蛋白,并引起对该蛋白的免疫反应。

这款疫苗由用于新冠病毒遗传物质合成形式组成,被称为“messenger RNA”或“mRNA”,对人体细胞进行更改,以产生整合有新冠病毒部分基因的许多新细胞,这些被改变后的细胞会触发免疫系统,当有新冠病毒入侵时,人体免疫系统就会做出反应,以攻击病毒。

对新冠疫苗发起攻击的这些转载消息称,这将会改变人体遗传物质,即改变人体DNA。

直接的回答是这种说法是完全错误的,因为“messenger RNA”新冠疫苗不能改变人类遗传物质,不会伤害或破坏人类遗传物质,也不会导致人类基因的改变,这些指控都是谎言。

而所谓的危害人类罪听起来就像谎言和阴谋论,这些论断使人们产生质疑,并阻碍了医生和政府在解决新冠大流行方面的工作。迄今为止,新冠大流行已经影响了超过5600万人,并导致超过135万人死亡。

这些疫苗不会改变人体遗传物质,它们只会进入体内的一个细胞并引导细胞为新冠病毒构建抗原,然后该抗原被免疫系统识别,继而,免疫系统会在新冠病毒真正进入人体时产生抗体。

新冠疫苗不会改变人体DNA,也不会改变人体基因。

并非新指控

事实上,这些指控并不是最新举动,路透社5月发表了一份报告,驳斥了这些指控,康奈尔大学科学联盟小组客座研究员马克·利纳斯驳斥了新冠疫苗可以改变活生物体的想法。

利纳斯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不存在可以改变人体DNA的疫苗,他并补充说,“这只是一个传说,反新冠疫苗接种活动家经常故意散布这些谣言,以故意造成混乱和不信任。”

利纳斯解释说,“基因修饰包括有意将外源DNA引入人细胞核,而疫苗根本没有这样做。疫苗通过训练免疫系统识别试图感染人体的病原体,从而发挥作用,这通常是通过注射病毒抗原或弱活病毒来完成的,这些病毒通过抗体的产生刺激免疫反应。”

利纳斯还补充说,“(DNA疫苗中的)DNA未掺入细胞核,因此,这不是基因编辑。”

与此同时,爱荷华大学儿科、微生物学和内科教授保罗·麦克雷博士通过电子邮件向路透社解释了正在研发的新冠疫苗将如何发挥作用,他并表示,“对于新冠病毒而言,用于增强免疫系统的主要蛋白质是刺突蛋白。”

可以接种不同形式的疫苗,例如灭活(死)病毒,在DNA或RNA载体中表达的蛋白质,而RNA会促使细胞产生这种蛋白质。

因此,对宿主的唯一更改就是刺激宿主产生抗体和(免疫)T细胞,这种细胞可以防止病毒感染或杀死任何感染的细胞,以预防或降低疾病的严重程度。如果你在自然情况下感染了病毒,就会发生这种情况,但接种疫苗会消除患严重疾病的风险。

路透社的报告中强调称,未来的新冠疫苗不会对人体进行基因改造,DNA疫苗不会将病毒整合到受体细胞核中,相反,他们将一部分病毒的DNA或RNA注入组织中,以刺激人体的免疫反应。

新冠疫苗试验机制是什么?如何确保其安全性?

为了验证实验性新冠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研究人员正在对成千上万名志愿者进行临床试验,这些志愿者通常平均分为两组,其中一组接受安慰剂,而BioNTech和Moderna研制的两种试验疫苗就是采用这种方式。

我们在以下列举了这些试验详细信息的相关问答:

谁在进行临床试验?

美国辉瑞集团正在为美国、巴西、南非和土耳其4.4万人实施和资助新冠疫苗的临床试验,这些受试者是自愿参加,每人在3周时间内分别接种两次疫苗,并接受定期监测。

至于Moderna,则正在与美国最高科学研究公共机构美国国家卫生事务研究所合作进行测试,后者参与资助研究和开发疫苗,疫苗也分两次注射,间隔4周,而这项试验仅在美国对30万名志愿者进行。

志愿者是否了解自己接种的是疫苗还是安慰剂?

不,甚至进行注射的护士都不知道这一点,安慰剂不过是没有任何治疗作用的盐水。

如何确保疫苗的有效性?

参加研究的志愿者可以正常生活,接受注射后,他们返回自己家中,并像其他人一样继续工作或学习,无论是在居家隔离还是在戴口罩方面,都需要采取相同的预防措施。

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志愿者会自然感染新冠病毒,这将不可避免地广为人知,参与者必须定期将其所出现的任何症状告知研究人员,任何可疑的病例都必须进行诊断。

如果疫苗有效,那么实际接种疫苗的志愿者中感染新冠肺炎的人数将少于接种安慰剂志愿者中感染新冠肺炎的人数。

此举旨在对差异性进行评分,而这种差异应足以排除这些结果的假设机会。研究人员诉诸统计方法以达到预定的最低确定性,达到100%的有效率意味着实际接种疫苗志愿者中不会出现新冠肺炎感染者,而接种安慰剂的志愿者中会出现很多感染者。

疫苗的首要目标不是预防新冠病毒的传播,而是防止人们感染新冠肺炎,如果疫苗能够成功预防患严重新冠肺炎政治,则该疫苗被称之为高效疫苗。

这项研究源于这样的想法,即如果疫苗成功地保护了人类免受疾病侵害,那么这意味着即使在无症状感染者继续存在情况下,也能实现公共卫生方面的理想目标。

是否故意让志愿者暴露于新冠病毒之下?

不,研究人员仅旨在记录接受疫苗的志愿者与未接种疫苗的志愿者在新冠肺炎发病率中是否存在“现实生活中的差异”。

在没有100%有效治疗情况下,故意让人们感染新冠病毒是不道德的,尽管研究人员已经建议对健康的年轻人采取这种行动。

使用安慰剂疫苗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这项研究仅限于跟踪1万名志愿者的病情,其中包括100名新冠肺炎感染者,那么如何知道疫苗的有效性程度呢?也许没有接种疫苗,那么也可能会出现相同数量的感染者,或者两倍或十倍的感染者。

因此,确定有效性的唯一方法是将接种疫苗志愿者中的新冠肺炎患者数量与未接种疫苗志愿者(即替代人群)中的新冠肺炎患者数量进行比较。

来源 : 半岛电视台+路透社 + 法国媒体 + 电子网站

相关文章

更多医学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