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是否会爆发杀死8000万人的流行病?

地球上是否会爆发杀死8000万人的流行病?
报告对爆发席卷全球的流行病发出警告 (Pixabay)
字体大小
应联合国秘书长要求编写的一份独立报告警告称,一场将席卷全球的流行病正“极度严重地威胁”着约8000万人的生命。

报告提到,通过空气传播全球的致命病原体可能破坏全球5%左右的经济。但是世界并未准备好应对这样致命的流行病。

作家兼记者劳里·加勒特(Laurie Garrett)在《外交政策》上发表的文章中,对全球备灾监测委员会去年与世界银行和世界卫生组织合作发表的一份报告进行了详细说明。

作者称,世界卫生组织前总干事兼挪威前首相格罗·哈莱姆·布伦特兰博士和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秘书长哈吉·阿西成立一个卫生专家小组,研究这一致命流行病的潜在威胁以及世界各国在政治、财政和后勤等各方面的备灾情况。

报告强调,“各层面一直缺乏政治意愿是备灾的阻碍。”国家领导层只在恐惧和惊慌席卷本国时才会着手解决这些健康危机,并且大多数国家没有用适当行为和必要资源来控制疾病转为流行病。

作者补充道,尽管全球备灾监测委员会发出了恐惧的呐喊,但世界各国领导人此次的努力似乎和之前有所不同。

以前的报告敦促各国认真对待这些威胁,并利用其全部精力应对威胁全人类的迫在眉睫的危机。

现在是什么发生了变化?

作者指出,大量以前未知的病毒,例如SARS病毒,即2003年流行的“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这些病毒已经夺去了全世界数百人和动物的生命。在过去短短7年里(2011年至2018年),世卫组织经历了与1483种流行病的斗争。

受世界银行委托,全球备灾监测委员会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流行病的控制成本提高了,更不用说其对整体经济的影响也在大大增加。2003年,SARS病毒给全球带来了约400亿美元的巨大经济损失, 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造成的损失接近500亿美元,而2014年至2016年,非洲埃博拉病毒造成的损失高达530亿美元。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爆发的西班牙型流行性感冒,将给今天的世界经济造成约3万亿美元的损失,占世界生产总值的4.8%。

在经济方面,富裕的国家证明其有能力应对最近的流行病,全球备灾监测委员会预测,像美国和德国等国家,能够以不到国内生产总值0.5%的代价抗击一场毁灭性流行病,相反,同样的流行病可能会给贫穷的国家造成国内生产总值约2%的损失。

报告中提到,埃博拉病毒给西非国家——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和几内亚——造成的损失约为28亿美元,导致塞拉利昂2015年国内生产总值下降20%。

风险

作者表示,气候变化很大程度会导致疾病爆发,其风险也在不断增加,高温和潮湿导致携带疾病的蚊子数量增加,地表水滞留于有毒藻类之下,致命真菌在医院和田地里扩散,鸟类改变迁徙路线将微生物带到新的地方。

今年9月初,俄罗斯新西伯利亚市郊可追溯到苏联时代的维克多(Vector)病原体研究中心发生神秘爆炸,引发了人们对保存在其冷藏室里的天花病毒和其他数百种病毒发生扩散的担忧。

类似这样的研究机构遍布世界各地,它们为了进行研究储存了各种致命微生物,并因此发生过大量违反安全法规的泄漏事件。

值得一提的是,有279326名澳大利亚人感染了最近在澳大利亚传播的H3N2流感病毒,预计在未来几周内该病毒将传播到北美。此外,仅在上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域就有2384029多人感染了登革热病毒。

政策

作者指出,在出现高致命空气微生物可能性增加的情况下,特别是现在——无论是基因编辑技术(CRISPR)还是新的基因操纵技术——改变病毒和细菌基因的技术已经更为迅速、容易、廉价和精确,受这些致命流行病摧残的国家所采取的政策反映了世界应对新型流行病的准备情况。

事实上,一旦细菌从实验室泄漏,无论是由于实验错误还是敌对方故意为之,没有任何国家拥有能够阻止疾病传播的必要方法和技术。

多年来,全球备灾监测委员会关于提高各国应对这类致命流行病的能力的建议一直被忽视,目前各国付出的努力不足以应付——无论是自然的、意外的还是蓄意的——致命流行病的迅速蔓延,以及其对卫生、社会和经济体系产生的巨大影响。

此外,各国没有在计划、研发和生产新型疫苗、抗病毒药物和合理的非药物干预方面进行充分投资。
文章来源 : 外交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