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规模枪击案肇事者:系心智紊乱、遭遇不公还是渴望权力?

大多数肇事者并非受妄想和迫使他们犯罪的内心声音所驱使(Pixabay)
大多数肇事者并非受妄想和迫使他们犯罪的内心声音所驱使(Pixabay)
美国境内爆发多起针对无辜者的大规模枪击事件,这些受害者遇害时在上班、去往教堂甚至是在前往学校的途中,大规模枪击事件对整个国家都造成了影响,美国人开始感到不安全。

女作家艾米·帕尔豪斯发表在《今日心理学》上的一篇报道中指出,一名男子上个月袭击了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市一座犹太教堂,射杀了11名犹太人,该名男子先前曾多次在互联网上发表反闪米特人言论。

一名曾试图闯入黑人教堂未遂的持枪男子,在一家商店内枪杀了两名非裔美国人,除此之外,美国加州洛杉矶千橡市一家酒吧发生枪击案,导致12人丧生。

笔者补充道,上述事件发生后,很多人对肇事者患有精神疾病的诊断表示怀疑。

对枪击案肇事者进行历史调查之后发现,部分肇事者拥有犯罪记录,其中包括与警察爆发冲突,家庭暴力,与网上呼吁仇恨的团体保持联系,反对抗议,自杀和暴力威胁。

笔者指出,这些犯罪的很多肇事者以前被诊断患有精神疾病,如抑郁症、自闭症谱系障碍和失眠症。

但问题在于,即使诊断准确,这些肇事者正忍受的精神疾病真得是他们实施大规模枪击的原因吗?

通常,当有人对卖酒商店进行偷盗或袭击他的女朋友时,我们不会自动地认为他患有精神疾病,那么,为什么当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时,我们会认为肇事者患有精神疾病呢?

笔者解释称,没有明显理由或动机地对无辜者进行大规模枪杀事件是很难想象的,因为这违背了逻辑,所以,我们通常会采取犯罪肇事者患有精神疾病的假设。


很少有人因精神疾病改变了他们对现实看法而犯下可怕的暴力行为[Pixabay]

精神疾病

但是,大多数肇事者在实施袭击犯罪前并没有被诊断出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事实上,应对某些心理疾病——例如在学校打架、暴打自己的妻子、独自一人花费大量时间浏览仇恨网站——的方法与应对诸如精神分裂症和双相情感障碍等精神疾病的方法所有不同。

笔者表示,这些人在愤怒驱使下可能会非常危险,想象一下,当具有这些人格特质之一的人发布呼吁仇恨的想法,并将这些想法集中在特定目标上时会发生什么,例如特别针对非裔美国人、女性、移民或犹太人,一旦这种攻击成为武器性攻击,一场独特的美国悲剧即将发生。

笔者指出,很少有人因精神疾病改变了他们对现实看法而犯下可怕的暴力行为,并导致他们犯下罪行,其中一个很好的例子是1999年发生的事件,一名年轻女子在犹他州的一家电视台开枪,因为她认为新闻播报员正在播放关于她的性行为的视频。

2013年,华盛顿的海军海上系统司令部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一名前海军预备役人员枪杀了12人,据说肇事者当时患有妄想症,据信,他发送无线电波以阻止自己睡觉,但这些案例只是特例。

笔者解释称,大多数肇事者并非受妄想和迫使他们犯罪的内心声音所驱使,而是对某些团体行使权力的需要,他们因某些人对他们造成的不公或因同事们没有欣赏他们才华造成的不公而感到不安。

为了阻止大规模枪击事件的发生,我们需要停止关注精神疾病,并停止将精神疾病作为大规模枪击事件的唯一罪魁祸首,我们需要重新调整我们的努力,努力制定直接针对危险人员的一项法律,并努力防止他们获得枪支武器。

来源 : 电子网站

更多医学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