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之后 瑞士是欧盟下一个大问题

《外交政策》杂志声称伯尔尼和布鲁塞尔之间的关系“充满烦恼”(路透社)
《外交政策》杂志声称伯尔尼和布鲁塞尔之间的关系“充满烦恼”(路透社)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认为,瑞士与其第一个经济伙伴欧盟之间的关系以“敌意不断增加”为特征,特别是在英国脱离欧盟(英国脱欧)之后,该杂志并强调称,这将是欧盟与邻国相处的首要真正考验。

该杂志援引德国驻瑞士首都伯尔尼大使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发表讲话报道称,当他在城市街道上闲逛时,他被“震惊”了,他看到极右翼运动中张贴的一张海报,上面显示一个佩戴欧盟颜色皮带的男人,用力坐在瑞士的一幅小地图上。

这位德国官员评论说,“瑞士与欧盟关系气氛已经变得非常消极……即使在某些媒体和社交网络中,这种关系也被描绘成令人恐惧的状态。”

《外交政策》杂志认为,在这种紧张气氛背景下,瑞士联邦议员兼副主席盖伊·帕梅林(Guy Parmelin)几天前在一次重要会议上与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举行了会晤,前者首次对布鲁塞尔进行正式访问,此前,由于伯尔尼无法与欧盟执行新的机构达成共识,双方关系陷入僵局。

苏黎世大街上的反欧盟极右翼广告牌(路透社)

紧张关系

尽管许多人将这种紧张关系比作英国在脱欧后与欧盟之间的紧张关系,根据杂志观点正,这种类比是不准确的,因为伦敦致力于与其前盟友尽可能地保持远距离,而伯尔尼则在努力与欧盟保持越来越近的距离。

瑞士——这个不是欧盟成员国的国家——渴望扩大与包括27个成员国的欧盟之间的关系,但它的主要问题——就像伦敦的问题——是希望在扩大与欧盟关系同时维护其主权。

《外交政策》杂志认为,成功实现这一平衡并非易事,布鲁塞尔不能容忍所谓的在不履行义务情况下享受“采摘樱桃”的权利,也无法授予非成员国欧盟成员国都无法享受的特权,尽管如此,在这个深陷困境的世界中,欧盟对维护享有共同思想国家——例如瑞士——保持良好关系有着极大的兴趣。

在1992年公民投票——瑞士拒绝加入欧盟——之后,双方就贸易协定进行了谈判,迄今为止,人们一直认为,这种热情是表征双方经济关系的原因,与此同时,瑞士与欧盟还签署了约120项运作良好的双边协议。

这些协议确保瑞士产品——例如药品、矿产和化学药品——可以安全进入欧洲共同市场,与之对应的是,瑞士遵守欧洲共同市场规则,并为支持联盟欠发达地区提供适度的财政捐助。

瑞士还是免于边境管制的申根地区成员国之一,并参加了的欧盟伊拉斯谟(Erasmus+)教育交流项目计划,同时,瑞士也是欧盟国家在科学研究和警察合作领域的合作伙伴,并强烈期待涉足欧盟卫生系统和电力市场。

有人认为,瑞士享有双方享有的最大的优势,即进入世界上最大的单一市场,并拥有随时随地自由行使主权的自由,2019年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没有哪个国家能从欧盟单一市场获益高于瑞士从中的获益。

参加2020年1月达沃斯论坛的瑞士和欧盟代表团(路透社)

令人头疼的困难

另一方面,瑞士人被布鲁塞尔称为“困难客户”,而像挪威这样的国家——也是欧盟非成员国,也拥有广泛进入共同市场权力的国家——从不质疑其对欧盟的财政贡献,而瑞士定期中止其运行,以满足此要求。

瑞士公投也是引起争议的原因,2014年就关于移民配额的全民公投违反了与欧盟签署的双边协议,这些公投保证了人们的自由流动。

这次全民公投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双方都意识到管理彼此之间双边协议的困难,这总是需要更新,需要永久性谈判,并且如果其中一方取消或违反一项双边协议,必然意味着其余协议会自动瓦解。

在2014年公投之后,伯尔尼和布鲁塞尔开始就新的体制框架进行谈判,而新的框架将所有现有协议整合在一起,并在执行其要求时实现了某种稳定,从而减少了政治紧张局势,并达成未来协议,2018年就框架文本达成共识,但伯尔尼开始批评该草案并要求进行调整,伯尔尼提出了欧盟认为无法满足的3项附加要求,即免除政府援助规则,为欧盟公民带来的社会福利以及特殊劳动法的限制,这些限制将使在瑞士经营的欧洲公司无法与本地公司竞争。

来源 : 外交政策

相关文章

英国国际贸易部的官员们鼓励英国公司在欧盟单一市场内单独设立公司,以避免因英国在一月初退出欧盟而产生的关税和增值税,并在产品分配上享有更大的自由权。

2021年1月26日

当地时间12月24日,欧盟与英国达成了英国脱欧过渡期结束之后的贸易协定,从而结束了这场历时近10个月的有关英国在离开欧盟单一市场之后与欧盟之间的关系性质的艰难谈判。

2020年12月25日

当欧洲联盟还是“欧洲共同体”时(最初成立的是欧洲煤炭和钢铁共同体,后来发展为欧盟前身欧洲经济共同体),它的官方语言已经确定,随着加入的国家越来越多(许多国家以英语为第二语言或其他语言),说英语的人越来越多,直到它成为最通用的语言。

2021年3月11日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