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无意离开叙利亚 这对拜登政府意味着什么?

(半岛电视台)
(半岛电视台)

前言

在2011年爆发和平抗议之后,伊朗是向叙利亚阿萨德政权伸出援助之手第一人。伊朗在叙利亚的影响力一直扩大,直到其影响力超过对利比亚冲突进行干涉的所有外国各方势力,其中包括美国,即将离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都没有注意到这点,尽管其发表的强硬措辞威胁到伊朗在叙利亚的存在及其影响力。但是,美国当选总统拜登政府将如何把叙利亚境内的伊朗军队及其各支持者驱逐出境?并将如何看待叙利亚的其他外国存在者:莫斯科和安卡拉?关于这个问题,中东研究所反恐和极端主义计划非常驻研究员伊丽莎白·登特(Elizabeth Dent)和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保卫民主联盟中东研究员阿里亚纳·塔巴塔巴伊(Arian Tabatabaei)在美国《外交事务》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联合报告。

去年12月初,伊拉克当局宣布伊朗革命卫队指挥官在一次空袭中丧生,该指挥官被指控于11月29日携带武器由伊拉克进入叙利亚,这一消息传出前数天,伊朗革命卫队的另一名高级官员法赫里扎德在德黑兰附近被暗杀,情报部门长期以来一直将法赫里扎德视为伊朗先前秘密核计划的策划者。尽管以色列一如既往保持沉默,但人们普遍怀疑,以色列情报部门参与了上述两次行动。

伊朗官员迅速要求以色列对暗杀法赫里扎德事件负责,并誓言进行复仇,但伊朗官员首先拒绝承认伊朗革命卫队指挥官遇袭的消息,同时拒绝承认伊朗革命卫队高级领导人在伊朗与伊拉克接壤边界附近被杀的消息。在国家电视台播放法赫里扎德葬礼后的第二天,伊朗外交部发言人讥讽有关伊朗革命卫队指挥官在叙利亚被杀的消息,并将其称之为“媒体轰炸”。

伊朗有充分理由避免吸引人们对其在叙利亚活动的关注,因为伊朗政权一直在弱化在这场冲突中的作用。美国分析家们主要关注的问题是,伊朗誓言对法赫里扎德被暗杀进行复仇,是否会破坏美国当选总统拜登试图重新签署伊核协议的希望。但是,德黑兰与大马士革之间的联系仍然对该地区的稳定构成威胁,因为伊朗和以色列在叙利亚冲突中的紧张关系正在加剧,这可能迫使拜登政府在他上任后不久就在那里采取行动。

有限影响力

多年来,以色列经常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朗据点发起袭击,在过去几个月中,以色列袭击伊朗敏感据点的举动,加剧了伊朗与美国之间的紧张关系。据新闻媒体报道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已就惩罚伊朗问题向强硬的国务卿蓬佩奥开了“绿灯”,只要发动的袭击“不会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战”。白宫并未证实上述消息的真实性,但美国人似乎试图让伊朗政府沉睡,其想法是美国将继续为以色列行动开绿灯,甚至亲自采取袭击伊朗据点的举动。

拜登指出,抵制伊朗在叙利亚的存在及其影响力将是他的政府的优先事项,因为德黑兰支持残酷镇压其人民的大马士革政权,并向伊朗在伊拉克、黎巴嫩和叙利亚的盟友和非政府伙伴输送武器和设备,这些举动破坏了该地区的稳定。特朗普政府正确地诊断了问题,但其奉行的是要么全有要么全无的政策,大大高估了华盛顿对德黑兰的影响力。这种方式有助于ISIS组织在叙利亚的建立并扩大其影响力。如果拜登希望改变这一趋势,他的外交政策团队将不得不与该地区和欧洲的合作伙伴进行合作,并意识到,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伊朗在叙利亚保持有一定程度的影响力。除此之外,美国在叙利亚的影响力有限,但这种影响力包括空中力量、在叙利亚东北部地区存在以及对油田的控制,美国的影响力还包括缓解制裁的可能性,而这是伊朗和叙利亚两国急需解决的问题。

伊朗与叙利亚

自1979年爆发伊斯兰革命以来,伊朗与阿拉伯邻国的关系一直充满障碍。在1980年至1988年爆发的两伊(伊朗和伊拉克)战争期间,几乎所有阿拉伯国家都支持萨达姆·侯赛因,而叙利亚显然是一个例外,因为其支持伊朗。接下来的二十年中,在哈菲兹·阿萨德及其儿子继任者巴沙尔·阿萨德时代,叙利亚仍然是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在该地区唯一的忠实盟友。

在2011年叙利亚爆发民众运动之初,伊朗伸出援助之手帮助叙利亚政权镇压民众运动,很快,德黑兰的最初快速行动最终演变为全面的军事干预,除了常规军事力量参与干涉之外,伊朗革命卫队成员也参与其中。与此同时,伊朗正在逐渐动员其非政府盟友和伙伴以支持阿萨德,很难根据公开信息估计仍然活动在叙利亚的伊朗武装部队人数和支持伊朗的人数。阿萨德加强政权控制之后,许多伊朗部队离开了叙利亚领土,但为了保护伊朗利益并监督正采取的行动,德黑兰仍在叙利亚保留了许多军事指挥官和特工。伊朗认为叙利亚是“抵抗轴心”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向黎巴嫩真主党转移武器和其他设备的重要途径。除此之外,阿萨德政权之后的任何政府都不太可能倾向于支持伊朗影响力,甚至可能大多数政府都是逊尼派,因此,未来的叙利亚政府可能会与伊朗的区域敌对国家——诸如沙特阿拉伯——并肩作战。由于德黑兰在该地区缺乏盟友,友好的叙利亚政府对伊朗的存在和影响力而言至关重要。

利用所有途径

在过去的4年中,特朗普政府对叙利亚实行了一项忽视政策,这不仅破坏了美国的公信力,还帮助伊朗得到了利益。根据这项政策,美国曾多次宣布撤军并逐步减少驻叙利亚的部队,并且无视其对叙利亚民主军的承诺,而后者是美国在打击ISIS的战场上的合作伙伴。上述这些举动以及其他有关叙利亚的决定,都让特朗普措辞强烈的讲话成为了谎言,进而说明一个事实:打击伊朗很可能并不是这位总统真正的优先事项。

由拜登领导的美国新政府需要承认一个事实,即在应对伊朗在叙利亚的影响时,它所拥有的选项非常有限,但是,它仍然可以采取部分即时的措施,例如,叙利亚民主军目前正在美国的命令下停止了与叙利亚政权的谈判,而新一届美国政府应当消除这一障碍,并允许叙利亚民主军更大程度地参与谈判,并将俄罗斯视为调解人。如果说该地区存在一个强烈反对伊朗在叙利亚的影响力的参与者,那么,它就是叙利亚民主军。受到伊朗支持的民兵,在幼发拉底河沿岸耗尽了叙利亚民主军的精力,并在代尔祖尔与卡米什利这两座城市内也采取了同样的做法。另一方面,如果叙利亚民主军与俄罗斯方面谈判,可以帮助从那些美国和其他各方正在努力稳定的地区内,去除与伊朗相关的民兵势力。

当前的美国政策是拒绝与叙利亚阿萨德政权恢复正常化,而事实上许多阿拉伯国家已经在寻求与叙利亚恢复外交关系——无论美国是否知情。最近,阿曼重新向大马士革派驻大使,而在2020年早些时候,阿联酋也重新开放了驻叙利亚的大使馆。美国可以通过让海湾国家参与其中的方式,来影响这些谈判的走向,此外,美国还可以暗示这将允许它们继续与叙利亚政权保持秘密的联络渠道。

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一直与俄罗斯保持着外交渠道。尽管美国意识到了俄罗斯的影响力有限,并且俄罗斯渴望与伊朗结成合作伙伴关系,但是美国仍必须在双方利益一致的情况下,继续与俄罗斯合作。另一方面,俄罗斯与伊朗都寻求宣布阿萨德的胜利并从中受益,而美国则应当利用俄罗斯和伊朗之间日益扩大的分歧。例如,美国可以向俄罗斯施压,以帮助它将伊朗部队及其民兵撤出幼发拉底河沿岸地区,以及那些靠近以色列的地区。另一方面,美国还可以向俄罗斯让出部分对美国并不那么重要的地区,但俄罗斯却认为这些地区对实现它的目标——恢复阿萨德政权对叙利亚领土的完全控制——非常重要,例如美国位于坦夫地区的军事基地。

此外,美国还应当与土耳其和俄罗斯合作,以将伊朗排除在外。其中一种可能性是美国开启关于伊德利卜地区恐怖组织的三方会谈,伊德利卜地区是叙利亚反对派所剩的最后一个据点,很显然,它也是ISIS、基地组织以及部分暴力极端主义团体人员的所在地。这项任务绝非易事,因为美国和土耳其的关系尚不处于最佳状态,此外,俄罗斯与土耳其也并没有在“哪些团体应被视为恐怖组织”的问题上达成基本的共识。此外,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还表现出了他在交织热点问题上的能力,从东欧直至北非。尽管如此,美国仍可以加强美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存在,同时努力铲除当地的恐怖主义势力,并重新使自己成为叙利亚未来外交努力中的主要角色。

美国应继续与以色列密切合作以确保两件事情:一是以色列能够自由击败其与叙利亚接壤的边界地区的威胁,二是以色列能在有关伊朗及其武器的任何谈判中发挥作用。美国也许能够分别与以色列和俄罗斯进行谈判,并以此作为三方谈判的起点,而在这些三方谈判中,美国和以色列可以要求俄罗斯对其作出的任何承诺负责。此外,三方谈判还有可能证实,它在分享有关伊朗武器、伊朗举动以及伊朗对以色列的威胁的情报工作上很有作用。

拜登政府所接手的中东问题将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其中交织着很多的原因,包括伊朗和以色列之间的紧张关系以及二者在叙利亚的冲突。美国当前的政策旨在解决伊朗在叙利亚的作用,这种政策高估了美国的影响力及其超越伊朗影响力的可能性。美国新政府目前必须接受这种现状,因为伊朗绝不会完全离开叙利亚,也不会完全丧失它在叙利亚的影响力,但是,美国如果对叙利亚采取现实和循序渐进的政策,这将有助于缓解当地的紧张局势并减少其损失。

———————————————————————

本文摘自《外交事务》,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来源 : 电子网站

相关文章

两名比利时研究人员在当地时间28日发表的一项研究中证实,目前有600多名欧洲战斗人员的孩子被关押在库尔德人(东北叙利亚)控制下的营地中,以谴责他们国家的“不作为”,其中有近三分之一是法国人。

美国《外交事务》杂志报道称,美国当选总统拜登政府应该认识到,伊朗不准备轻易失去其在叙利亚的影响力,因此,其必须采取切合实际的政策,以帮助降低风险和减少损失。

更多世界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