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与土耳其恢复海上问题谈判

Turkey's Oruc Reis vessel in Eastern Mediterranean
自25日开启的谈判是非正式且不具约束力的,但是也可能会在最终生成正式的谈判进程,进而达成一项条约,或者达成一项协议并提交海牙国际法院进行仲裁(法新社)

希腊宣布将其在爱奥尼亚海的领海范围增加一倍至12海里(22公里),这也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所允许的最大水域。

这项法案为希腊的主权领域增加了1.3万平方公里的范围,相当于希腊国土总面积的10%。

希腊总理米佐塔基斯在周三的议会会议上表示,“向西扩展领海范围不可避免地向东方传达了一个信息。”

“在同一项法律制度之下,只要土耳其领导人放弃这种争执并坐下来谈判,那么我们与土耳其之间的巨大问题就能得到解决。”

当地时间25日,希腊与土耳其为海上边界争端而举行的探索性谈判,在中断近5年之后再度在伊斯坦布尔开启。而海上边界争端正是两国在过去一年内不断发生摩擦的根源。

当土耳其去年8月派遣一支小型海军舰队护送勘测船“奥鲁奇·雷斯号”前往东地中海水域进行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勘探之后,希腊与土耳其之间便处于爆发军事冲突的边缘,因为希腊声称这是其大陆架的延伸部分,因此属于该国的专属经济区,而土耳其却并不认同。

尽管这些地区并不存在针对水域的绝对主权,但是沿海国家往往可以行使针对矿产和生物资源的勘探与开发权。

爆发冲突的可能性,让欧盟以及希腊与土耳其所在的北约均感到震惊。

土耳其国防部长胡卢西·阿卡尔23日表示,“在与希腊的对话中,我们希望能在权利、法律和平等的框架内处理问题,并找到解决方案。”

自25日开启的谈判是非正式且不具约束力的,但是也可能会在最终生成正式的谈判进程,进而达成一项条约,或者达成一项协议并提交海牙国际法院进行仲裁。

如果这两种情况都没有发生,那么希腊与土耳其之间的紧张关系将继续存在,并且可能产生可怕的后果。

谈判议程包括什么内容?

希腊一直坚持要保留在爱琴海宣布12海里领海范围的权利,但是这与大陆架和专属经济区问题密切相关。

希腊在爱琴海上拥有数千个岛屿,其中部分岛屿位于距土耳其海岸仅几公里的地区,而在宣布拥有12海里的领海范围后,希腊将在这片海域内拥有71.5%的领海范围,而土耳其仅拥有8.7%。

在这样的情况下,只供讨论的范围只剩下19.8%。

土耳其并非《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签署国,也不同意这项公约中有关大陆架和专属经济区的规定。

土耳其并不抵触岛屿对其领海享有权利的要求,而是反对12海里的范围,并威胁称,一旦希腊行使《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所规定的这项权利,土耳其将会对其采取军事行动。

希腊与土耳其在应当讨论的问题上也存在分歧,这将使25日的谈判更加复杂。

土耳其希望能有一个更为广泛的议程,并将希腊在东爱琴海诸岛的非军事化进程囊括在内。

土耳其还对其中至少18个岛屿的所有权提出了异议。土耳其将这些地区称为“灰色地带”,甚至还呼吁修改《洛桑条约》——这项在1923年签署的条约划定了现代土耳其的大部分边界。

而希腊则希望谈判议程能够相对狭窄,不对领土问题提出质疑,也不对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框架下拥有12海里领海范围的权利提出质疑。

雅典大学国际和欧洲研究教授帕纳约提斯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双方都必须在谈判议程上体现出灵活性。”

帕纳约提斯还补充称,“土耳其将不得不避免诸如岛屿非军事化和所谓灰色地带之类的问题。而希腊则需要表现出灵活性,并同意就领海问题进行讨论。”

帕纳约提斯表示,前期的谈判主题是领海问题,而不是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问题。需要指出的是,希腊和土耳其在2002年至2016年之间已经就相关问题举行了60轮会谈。

帕纳约提斯补充称,“事实上,我们几乎快要达成一项协议。”

在离开安塔利亚的一个港口之后,土耳其勘探船奥鲁奇·雷斯号在穿越地中海的途中 (路透社)

一位匿名的希腊资深外交消息人士证实了上述情况。在2001年,希腊与土耳其秘密举行了首次探索性会谈。

该消息人士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目前尚无正式协议……双方对上述说法的解释略有不同,但是谈判大致上同意希腊对爱琴海在大陆架12海里的领海范围,也可能是针对基克拉泽斯地区,但是对东爱琴海的领海范围仅限于6海里。

帕纳约提斯表示,尽管有《国际海洋法公约》的支持,希腊也不太可能一直坚持其在整个爱琴海内均行使12海里水域范围的要求。

帕纳约提斯说道,“在我看来,一旦发生这样的情况,土耳其毫无疑问将会宣战”,而且土耳其同意如在2001年非正式达成的协议那样,“对领海范围进行有区别的延伸”。

在《洛桑条约》规定的东爱琴海群岛的所有权问题上,希腊的立场更为坚定。

牛津大学国际法教授帕夫洛斯表示,“希腊在所有这些问题上的论点从法律上而言都非常有力,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不愿在谈判桌上提出这些最强有力的法律要点。”

帕夫洛斯表示,“如果希腊人不愿意讨论主权问题,那么这场谈判就将宣告失败,因为只有在知道从哪里开始的情况下,才能就专属经济区或大陆架问题进行谈判——究竟哪些岛屿是土耳其的,哪些是希腊的。”

希腊人在很大程度上将爱琴海视为希腊内海,这一点可追溯至荷马时代。

土耳其也通过对“蓝色家园”(一项海洋扩张理论)的讨论而提高了国内的期望,而“蓝色家园”涵盖了被希腊视为其大陆架的大部分水域。

独立历史学家、地缘政治评论家埃里姆丹表示,“对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而言,海域问题是一个事关民族自豪感的问题,因为土耳其多年来一直怀有成为能源枢纽的雄心壮志。”

专家们认为,如果两国政府无法达成妥协,那么,唯一和平的解决方案就将是海牙法庭的国际仲裁。

然而,土耳其并未正式承认该法院的管辖权,但是探索性谈判在过去也曾得出成果。

帕纳约提斯表示,“在2004年,我们非正式地商定了包括诉诸海牙法庭在内的一揽子措施。”

部分希腊政界人士认为,希腊应当扩大谈判议程,并利用这场危机以解决它与土耳其之间的所有分歧,甚至包括关于塞浦路斯的分歧。

土耳其于1974年入侵塞浦路斯以回希腊煽动的政变。现在,希族塞人生活在该岛南部的塞浦路斯共和国内,而土族塞人则生活在该岛北部一块仍处于土耳其军队占领下的飞地之内。

希腊与塞浦路斯在今年10月寻求欧盟对土耳其实施制裁,以报复土耳其在塞浦路斯沿海地区勘探石油和天然气资源的行为。

反对派议员尼科斯在1月20日表示,“东地中海地区实现和平的关键,从很大程度上来说在于塞浦路斯问题的解决。那么总理,这个问题何在?它难道不在议程之内吗?”

MTA Oruc Reis seismic research vessel

为什么是现在?

土耳其因最近对叙利亚和利比亚实施的军事干预,支持阿塞拜疆在高加索地区与亚美尼亚的冲突的立场,对希腊领空的侵犯,以及对希腊和塞浦路斯专属经济区的侵犯,而从外交上孤立了自己。

与前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相比,最近上任的美国总统拜登对埃尔多安的态度并不那么友好,而且疲软的土耳其经济需要更多的机会以进入稳定的欧盟市场。

帕纳约提斯认为,“土耳其希望与欧盟和解,但是它如果不与希腊实现和解,就无法做到这一点。”

埃尔多安过去曾强烈批评过欧盟对东地中海问题的立场,但他本月在安卡拉向欧盟大使表示,他准备改善双边关系。

土耳其对该地区的争夺也引发了希腊方面的行动。2014年,希腊开始出售近海石油和天然气特许权,但是随着石油巨头对土耳其提出异议的警惕和担忧,市场对这些出售物的兴趣开始下降。

去年,希腊与意大利、埃及签署了一项划定海上专属经济区的协议。

希腊正是根据这些协议划定的管辖范围而扩大了领海海域。希腊的下一步计划是通过立法宣布将克里特岛以南和东部的领海范围扩大至12海里。

希腊也因其他原因而面临着压力。在2014年,欧盟要求所有成员国将其领海和专属经济区划入可进行所有经济活动的地带,包括捕鱼、养鱼、碳氢化合物勘探和可再生能源生产,直至2021年3月。

也许是由于该地区的经济前景以及国防开支造成的消耗,再加上武装冲突所产生的持续威胁,希腊和土耳其最终被推向了一项大胆的政治协议,或者至少是一项法律仲裁。

米塔佐基斯在国会上发言称,“暴力无法产生法律结果,但是法律却能制造和平。”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