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土耳其在100年后重返高加索地区?

在卡拉巴赫宣布停火后,阿塞拜疆举行了庆祝仪式,阿塞拜疆人认为这场战斗取得了胜利 (阿纳多卢通讯社)
在卡拉巴赫宣布停火后,阿塞拜疆举行了庆祝仪式,阿塞拜疆人认为这场战斗取得了胜利 (阿纳多卢通讯社)

在最近发生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争议地区的战争中,土耳其和阿塞拜疆将分歧放在一边,寻求对战亚美尼亚的军事胜利,这导致了地缘政治向土耳其利益倾斜的重大转变。

阿塞拜疆在44天内成功击败该地区的亚美尼亚军队,土耳其成为高加索地区的主要参与者之一。

英国“中东之眼”网站总结了其网站驻土耳其记者雷杰普·索伊鲁撰写的长篇报告,该报告试图回答与土耳其支持阿塞拜疆立场有关的一些问题,以及在奥斯曼帝国军队控制巴库100年后土耳其重新回到高加索地区时机的征兆。

重新返回

索伊鲁说,当阿塞拜疆总统伊利哈姆·阿利耶夫上个月出现在电视上高兴地宣布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停火时,取得胜利的总统首先对土耳其表示了感谢。

演讲后不久,阿塞拜疆人涌入街头,举着土耳其和阿塞拜疆国旗,高喊口号赞扬土耳其。

在阿利耶夫上述讲话过后两天,阿塞拜疆反对派知名人士向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发出公开信,无视阿利耶夫,呼吁土耳其在巴库最近攻占的纳卡地区舒沙市部署常驻部队,保护该地区免受俄罗斯可能带来的威胁。

报告称,埃尔多安还在10日一次阅兵中站在阿利耶夫身边,庆祝在一场双方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的破坏性冲突中的胜利。

土耳其记者评论说:“所发生的事情代表着阿塞拜疆的一个公然而突然的变化。街道上市民表达的兄弟般的感情可能不足以解释其程度。在奥斯曼军队控制巴库100年之后,土耳其重返阿塞拜疆。”

为何现在?

“中东之眼”记者说,根据维基解密发布的外交电报,阿塞拜疆总统伊利哈姆·阿利耶夫10年前将土耳其官员描述为“满口谎言、欺诈和背叛”,那时土耳其在与美国高级官员会晤时寻求与亚美尼亚实现关系正常化。

当时,巴库发生的抗议活动也批评了土耳其追求与亚美尼亚实现正常化,而没有就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对阿塞拜疆作出任何赔偿。

索伊鲁说,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大不相同,因为阿利耶夫对埃尔多安表达了兄弟般的信任,各政治派别的阿塞拜疆人都在敦促土耳其在该国建立军事基地。

但是,外国外交官一直想寻求破译这种立场转变的问题是“为什么是现在”。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该报告援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土耳其高级官员的话说,土耳其的干预是“因为阿塞拜疆请求帮助”,并补充说:“就这么简单。没有更大的阴谋。”

索伊鲁在报告中指出,自从亚美尼亚部队于1994年占领纳卡地区和7个邻近的阿塞拜疆地区以来,这里不时发生了一些零星冲突,最后一次是在2016年7月。争议地区的冲突自那时以来一直处于“冷冻状态”,直到土耳其决定介入。

他说,土耳其官员此前曾在接受“中东之眼”网站的各种采访中表示,法国、俄罗斯和美国领导的国际“明斯克”组织进行的和平进程在过去30年中毫无用处,现在是时候采取一种新的方法来解决纳卡地区的冲突。

明斯克集团成立于1992年,隶属于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旨在为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之间的纳卡冲突寻求和平解决方案,但有人指责该集团尽管已成立28年,但未能为冲突提供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

报告还提到土耳其和阿塞拜疆之间紧密的族裔联系,这是土耳其决定在最近的战争中帮助巴库的一个重要因素,因为两国人民使用相同的语言并且有着悠久的共同历史,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土耳其官员质问道,“我们帮助自己的兄弟难道是件奇怪的事吗?!”

外交真空

“中东之眼”记者说,土耳其官员很快说,尽管争议地区的冲突最终倾向土耳其和阿塞拜疆的利益,但正是亚美尼亚引发了最近这场战争。

7月,亚美尼亚部队袭击了阿塞拜疆北部战略要塞地区,杀死了一名将军和他的助手,这些人在土耳其受过训练。亚美尼亚国防部当时宣布,阿塞拜疆部队试图非法越境引发了冲突。

报告援引包括美国前驻阿塞拜疆大使外交官马修·布里萨的意见说,上述袭击在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冲突中留下了外交真空,这表明亚美尼亚将采取更具侵略性的方法。

布里扎补充说:“很明显,美国和法国不会参与暴力升级的调解。俄罗斯站在亚美尼亚身边,土耳其站在阿塞拜疆一边。”

美国前驻阿塞拜疆大使称亚美尼亚总理尼科尔·帕希尼扬8月发表的关于《塞夫尔条约》的讲话令人震惊和愚蠢,该协议签署于1920年,规定将土耳其东部移交给亚美尼亚。

他说:“我认为这惹恼了埃尔多安总统和土耳其领导层其他人。这是土耳其的战略对策。”

阿塞拜疆前情报官员阿拉斯顿·奥鲁吉鲁称,阿利耶夫改变了其外交政策路线,并指出“西方国家由于其(阿利耶夫)压制性的国内政策而及时地将自己与阿塞拜疆拉开了距离,”因此“他必须在2015年纠正这一路线。阿利耶夫在俄罗斯和西方的支持间维持平衡。现在他需要土耳其这样做。”

共同风险

独立的阿塞拜疆记者和高加索事务专家吉洪·阿西罗夫认为,7月对甘贾地区的袭击也令阿塞拜疆和土耳其感到极为担忧。

他补充说:“亚美尼亚军队袭击了能源通道地区,该地区有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石油管道,塔纳布天然气管道和巴库-第比利斯-卡尔斯铁路,是巴库的生命线,也是土耳其重要的能源和贸易线。”

这次袭击导致大批示威者走上巴库街头,要求报仇,抗议人群冲进议会,并在城市广场上举起土耳其国旗。

阿西罗夫说:“在抗议活动中,人们公开要求土耳其提供帮助。”

至于阿塞拜疆政治家和美国罗格斯大学教授戈巴德·伊巴多格鲁,他认​​为亚美尼亚的袭击暴露了阿塞拜疆的弱点,并“向所有人表明,阿塞拜疆需要土耳其来对抗亚美尼亚的威胁。”

来源 : 中东之眼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