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卡地区之战:为何伊朗支持亚美尼亚而土耳其支持阿塞拜疆?

观察人士认为,伊朗担心邻国阿塞拜疆的实力得到增强,因此,它选择与亚美尼亚一起,共同对抗土耳其 (阿纳多卢通讯社)
观察人士认为,伊朗担心邻国阿塞拜疆的实力得到增强,因此,它选择与亚美尼亚一起,共同对抗土耳其 (阿纳多卢通讯社)

随着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之间战争的继续,伊朗似乎更干巴巴的地亚美尼亚,这就产生了一个复杂的问题,为什么伊朗支持信奉基督教的亚美尼亚,而反对什叶派的阿塞拜疆呢?尽管伊朗的政策基于它是世界上的什叶派领袖。而另一方面,逊尼派的土耳其却支持什叶派的阿塞拜疆。

需要注意的是,阿塞拜疆近97%的人口是穆斯林,其中85%是什叶派穆斯林,而15%是逊尼派,阿塞拜疆共和国是世界上仅次于伊朗的第二大以什叶派穆斯林为主体的国家。

阿塞拜疆被认为是一个世俗国家,据盖洛普民意调查显示,阿塞拜疆只有21%的受访者认为,宗教是他们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阿塞拜疆在地理、政治、族裔和历史上被认为是介于伊朗、土耳其和俄罗斯之间的国家,阿塞拜疆语属于突厥语系乌古斯语支,与土耳其语比较接近。

阿塞拜疆的人口目前约占伊朗人口的16%。此前,位于伊朗北部的阿塞拜疆省,曾宣布脱离伊朗而独立,并在1945年建立了阿塞拜疆人民共和国,以大不里士为首都,但是,该共和国仅仅存活了一年,便在伊朗军队的干预下,在当时美国的支持下宣告结束。

民族主义与宗派主义

在这样的情况下,安卡拉奥尔萨姆研究中心的研究员阿里·巴基尔表示,“阿塞拜疆共和国的公民属于土族人。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大多数新成立的国家都是在民族基础上而不是在宗教基础上形成的,因此,民族主义优于其他要素。从这个角度来看,阿塞拜疆人选择以土耳其的民族身份而不是什叶派的宗派主义来定义自己,因此,他们在心理上更亲近土耳其,而非伊朗。”

巴基尔在向半岛网记者表示,“伊朗人并不认为阿塞拜疆共和国公民是跟他们一样的什叶派,这与其他亲近伊朗的什叶派存在根本上的不同,例如黎巴嫩、伊拉克、巴林和其他部分国家的什叶派教徒。据悉,伊朗在近二十年来一直期望在宗派认同方面影响阿塞拜疆公民”。

巴基尔还指出,阿塞拜疆采用的世俗国家模式,使其与伊朗提出的宗教宗派模式完全矛盾,因此,双方对彼此的看法也存在很大的不同。

研究员巴基尔认为,宗派主义元素的出现是因为伊朗方面担心阿塞拜疆作为世俗国家的模式成功,会对伊朗模式构成威胁,而伊朗模式正是从宗派主义角度出发的,因此,阿塞拜疆的模式对伊朗什叶派和伊朗阿塞拜疆人也可能产生吸引力,从而可能破坏伊朗的宗教统治模式。

阿塞拜疆人与土耳其人提出了“两个国家,同一民族”的口号 (欧洲通讯社)

此外,巴基尔表示,阿塞拜疆一直担心伊朗政权实施的革命输出政策,因此,它通过与西方国家和睦相处来保护自己,这也造成了双方之间差距的扩大,特别是伊朗倾向于亲近俄罗斯,以缓解西方国家对其施加的压力。

巴基尔认为,伊朗在心理距离上跟亚美尼亚更为接近,因为二者都依靠宗教和宗派主义来动员民众,与阿塞拜疆不同的是,基督教的亚美尼亚并不会对伊朗模式构成威胁。

巴基尔解释称,在应对土耳其在地区的作用时,俄罗斯的利益与伊朗的利益存在交点。俄罗斯作为前苏联的一部分,而伊朗历史上是波斯文化的一部分,这些都使二者成为土耳其在地区的竞争者。

他还补充称,“因此,在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宁愿让伊朗在该地区大范围地对抗在高加索地区和中亚地区崛起的逊尼派。可以说,伊朗对亚美尼亚的立场,实际上是伊朗反对土耳其的立场,而不是反对阿塞拜疆什叶派的立场。这维护了伊朗与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利益。”

土耳其在1991年承认阿塞拜疆独立 (美联社)

政治及历史原因

另一方面,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领袖拉苏尔·图森表示,伊朗支持基督教的亚美尼亚,是因为担心其邻国阿塞拜疆的力量会得到增强,此外,还有数百万阿塞拜疆人生活在伊朗北部,伊朗担心他们的举动将符合阿塞拜疆的利益,因此,伊朗出于政治原因而支持亚美尼亚。

至于逊尼派的土耳其为什么会支持什叶派的阿塞拜疆,图森向半岛网记者表示,这是出于民族主义的原因,因为大多数阿塞拜疆人都来自土族,“正如我们认为的那样,土耳其人和阿塞拜疆人是两个国家内的同一个民族”,此外,还存在一定的经济原因,例如天然气和石油,以及战略原因——阿塞拜疆是通往土耳其的东部地理门户。

关于土耳其对亚美尼亚怀有敌意的原因,图森提到了土耳其和亚美尼亚之间的历史性争端,以及后者坚持认为在奥斯曼帝国时期曾对亚美尼亚进行种族灭绝,并要求土耳其承认这一点。

土耳其领导人并不排除在纳卡地区结成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同盟的情况,正如在叙利亚问题上出现的形势,但是,这也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除非亚美尼亚撤出其占领的土地,否则,土耳其将不会接受任何为占领寻求理由的行动。

观察人士认为,通过支持阿塞拜疆,土耳其寻求在俄罗斯边境处的高加索地区站稳脚跟,以在与俄罗斯的谈判中拥有强大的压力牌,从而在叙利亚问题和利比亚问题上,得到俄罗斯的让步。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