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结束卡拉巴赫之战的筹码是什么?中立是华盛顿在冲突中的武器

蓬佩奥将于当地时间23日在华盛顿与阿塞拜疆及亚美尼亚两国外交部长举行会晤 (路透)
蓬佩奥将于当地时间23日在华盛顿与阿塞拜疆及亚美尼亚两国外交部长举行会晤 (路透)

在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就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爆发武装冲突三周之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计划于当地时间23日上午与阿塞拜疆外交部长伊洪·巴伊拉莫夫在华盛顿举行会晤,此前不久,蓬佩奥与亚美尼亚外交部长奥斯卡尼扬在华盛顿举行了会晤。

美国新闻网站《政治》(Politico)报道称,目前尚不清楚美方是否会试图举行三方会谈,旨在促使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两国外交部长进行直接会晤,此前,两国之间爆发的武装冲突造成数百名战斗人员和平民伤亡,并造成数千人受伤。

在过去数周内,由于华盛顿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没有直接利益,美国各界并没有对这场持续冲突给予太多关注。在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之间持续爆发武装冲突之后,华盛顿是对此发表声明的最后一个国际方,这表明美国对该地区重视程度有所下降。

华盛顿和缺乏关注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加索事务研究人员保罗·斯特隆斯基(Paul Stronsky)认为,鉴于美国最近四年来在全球范围内发挥作用日益下降背景下,华盛顿最近呼吁进行干预以停止战斗的呼吁是奇怪而过时的行为。

卡内基研究员托马斯·德瓦尔(Thomas de Waal)认为,也可以说,“美国的疏忽表明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他关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未完成的特朗普大厦——仅从商业角度看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问题。”

中东研究所中亚倡议专家马多夫(Rauf Mamadov )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强调称,华盛顿在敌对行动初期所持立场主要是消极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仍致力于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明斯克小组的解决冲突机制,而莫斯科领导谈判进程。

马多夫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还补充说,“尽管如此,白宫不能完全忽略谈判进程,特别是在前副总统乔·拜登呼吁政府干预之后,乔·拜登呼吁积极外交以解决冲突。”

马多夫认为,美国在必要时可以使用政治工具和影响力,他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现任和前任美国政府没有对某些地区有影响力的国家实施制裁或禁运。但关键问题是:美国是否准备诉诸于与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有关的这些方法?”

马多夫表示, “不幸的是,在这个阶段,交战各方所持立场似乎相距甚远。因此,华盛顿将很难提出一种可持续机制来弥合双方之间的差距,华盛顿所能提供的最好提议是其作为明斯克小组领导国所发挥的中立作用,并且强调保持权力平衡。”

保罗·斯特隆斯基在他的研究中表示,“特朗普政府从未发布过与南高加索地区相关的明确战略,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对特朗普连任竞选活动的关注使华盛顿关注点蒙上了阴影,而卡拉巴赫危机目前不再具有重要性。”

华盛顿与卡拉巴赫危机现代史

自1997年以来,华盛顿一直是调解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之间危机的明斯克小组成员之一,此外,明斯克小组还包括法国和俄罗斯。

2001年,华盛顿采取坚定立场,邀请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两国总统到佛罗里达州参加在美国调解下的直接会晤,但这次会晤并没有解决卡拉巴赫冲突。

德瓦尔认为,“土耳其的参与、冲突地区靠近伊朗、俄罗斯模棱两可作用以及主要石油和天然气管道的存在,都可能导致该地区战斗变成令国际社会头疼的问题。”

右翼支持亚美尼亚

一些右翼智库评论员谴责土耳其及其总统埃尔多安支持阿塞拜疆的立场持强硬态度。

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常驻研究员迈克尔·鲁宾(Michael Rubin)认为,“国会更为明确,美国国会1992年通过了一项名为《自由支持法》法案,其中第907条明确规定禁止美国向阿塞拜疆提供援助。”

2001年10月,参议院修改了《自由支持法》,取消了对阿塞拜疆的限制,并开始在全球反恐战争中将阿塞拜疆视为美国盟友。

迈克尔·鲁宾要求华盛顿对有争议地区采取“科索沃模式”,并宣布“承认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独立”。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