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先进的国防政策:成本与机会的方程式

埃尔多安和国防部长胡鲁西·阿卡尔关注去年在叙利亚北部的军事行动 (阿纳多卢通讯社)
埃尔多安和国防部长胡鲁西·阿卡尔关注去年在叙利亚北部的军事行动 (阿纳多卢通讯社)

在后阿拉伯革命时期,由于中东地区一些国家转变为失败国家而产生的真空,以及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传统作用下降导致的区域竞争加剧,土耳其面临着非常复杂的局势。

这使得土耳其必须考虑可用的选择,要么撤退并依靠自身以确保内部安全,要么冲出边界以填补区域真空,并通过在中东地区建立更深层次的先进防御体系捍卫自身及盟友。

一些地区和国际大国采取了孤立土耳其、破坏其利益、威胁其国家安全的新准则,试图重建中东地区,这加速了土耳其倒向第二种选择的速度,特别是在2016年7月15日军事政变未能推翻土耳其政府之后。

当时,土耳其发现其软实力储备已不再是保护其利益并使其免受负面影响的决定性因素,特别是随着中东地区的意志斗争转变为武装冲突,恐怖主义兴起以及国际干预幅度加大。

鉴于土耳其在北约拥有第二大规模的军队,并且是中东地区军事上最优越的军队之一,因此它发现,在战场上运用其潜在实力是唯一的选择。

土耳其采取了一项先进的防御政策,军事介入叙利亚和伊拉克等多条战线,然后在2017年进入波斯湾,2019年进入东地中海和利比亚,对孤立或排斥它的努力作出了回应。

反土耳其趋势

与此同时,三个对土耳其怀有敌意的区域和国际趋势逐渐形成。第一个趋势是国际大国联盟,它们经常依靠遏制政策和中东地区两极之间的平衡,加强对地区局势方向的控制,使该地区任何大国不偏离其预定的路径。

第二个趋势是区域政权联盟,它们认为土耳其采用阿拉伯革命路线是对其执政连续性的威胁。最后,在外部压力和区域混乱的压力下,取决于出口生产和基础设施投资的土耳其经济表现有所下降。

尽管有些人认为针对土耳其的国际和地区立场与土耳其外交政策决定的性质有关,这些决定力求土耳其在战略方向上更加独立,但现实证明,问题远不止于此。美国在巴拉克·奥巴马总统时期,为伊朗和俄罗斯控制叙利亚提供了便利,还试图在土耳其边界为库尔德工人党建立一个独立实体,而以色列、希腊、亚美尼亚和阿联酋在华盛顿的强大游说团体则加深了两方之间的矛盾。

至于欧洲联盟,许多成员国都与土耳其有过历史、文化甚至宗教上的冲突,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最近表示的只是冰山一角。而阿拉伯政权,他们有时尝试拨动历史和弦,有时尝试拨动民族主义和弦。

土耳其是不容忽视的力量

尽管如此,土耳其还是成功地将自己变成方程式中强势的一方,它阻止了叙利亚北部和伊拉克转变成为威胁其国家安全的平台,挫败了东地中海新兴联盟为孤立其并剥夺其合法权利而作出的努力,制止了利比亚的军事政变。土耳其还成功地向朋友们介绍了自己是一个可作为可靠盟友、致力于支持其伙伴、在逆境中可以依靠的国家,这在与卡塔尔、利比亚和阿塞拜疆有关的问题中得到了明显证明。

迄今为止,土耳其已设法将自己变成对手和竞争者不容忽视的力量,避免了被边缘化和孤立,但这给它带来了许多成本和负担。先进的国防政策导致用于扩大军事的承诺的开支不断增加。此外,对美国和西方,对俄罗斯和伊朗,或对中东地区敌视它的阿拉伯联盟的外交立场给土耳其造成了政治和经济损失,并且土耳其不可能无限期地同时对抗所有这些势力。

在2018年,土耳其在全球最大的军事装备出口国中排名第14位。同年,国防工业部门在所有土耳其工业中的出口增长最为强劲。

对于土耳其来说,增加区域事务参与度并不是现实的选择。尽管反对者通过谈论外交政策的军事化或扩张主义的议程和野心试图将土耳其的外交政策描述为输出意识形态、不切实际或具有侵略性,但土耳其并不是一个自杀式的国家,它的行为建立在有计划的冒险之上,在这场冒险中,除非你自身具有很强实力,否则他人不会对你予以尊重并给你一席立足之地,无论你是否与他们有亲近关系。

组建军队

在这方面,土耳其的计划也基于在这些区域情况下,外交政策中不可避免地需要使用军事力量,并且美国或欧洲国家现在不在与土耳其直接冲突的过程中,这一阶段是一个机遇、挑战与代价的考验。

至于替代方案,即向内撤退,既不会保护土耳其,不会阻止其他国家对土耳其实行同样的侵略政策,也无法阻止旨在破坏土耳其利益和国家安全的区域转型。

在挑战和机遇的矛盾中,土耳其日益增长的经济压力和货币汇率加速下降与国防和军事工业部门在最近时期的兴起呈现相反趋势,对外军事介入增加保障了被当作攻击目标的土耳其经济的利益。

在2018年,土耳其在世界最大军事装备出口国中排名第14位。同年,国防工业部门的出口增长是土耳其所有工业部门中最为强劲的增长,其出口额首次​​超过20亿美元的门槛,然后在2019年达到31亿美元。

此外,土耳其对外的军事介入使其自制技术成功赢得了全球知名度,改变了实地力量平衡和新战争的概念,例如土耳其自主研发的在叙利亚、伊拉克、利比亚和阿塞拜疆发挥了并将继续发挥决定性作用的攻击性无人机。

土耳其在军事方面的对外作用日益增加,反映出它在捍卫其立场和盟国立场上的认真态度。从这个意义上讲,土耳其的介入也增加了与冲突中其他参与者的应对成本,为避免与土耳其发生军事冲突,他们将土耳其利益考虑在内,并试图达成谅解。

土耳其方面认为,尽管其承担了政治和经济代价,但一旦确保了地区环境的稳定,其军事角色的回报以及与盟友的共同经济利益将开始迸发,然而这种方案的主要挑战是土耳其及其经济能否承受至“胜利之时”,尤其是同一时间内外部存在许多变量。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欧盟委员会当地时间6日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土耳其政府破坏了其经济和民主标准且缺乏司法独立,这使安卡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远离加入欧盟。”另一方面,土耳其外交部对欧盟委员会报告提出批评,指责欧盟委员会对土耳其持有偏见。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