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寻求电动汽车销量远远超出欧美

中国凭借电动汽车在世界市场上竞争激烈(阿纳多卢通讯社)

中国在贫困的巴西东北部福特汽车工厂的复兴,象征着中国在全球的前进和西方的衰落,中国比亚迪集团收购了位于卡马萨里的工厂,该工厂在亨利·福特首次在南美国家开始生产大约一个世纪后被美国公司废弃。

在巴西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根据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投资计划,比亚迪计划今年在巴西巴伊亚圣的新工厂开始生产电动和混合动力汽车,计划生产客车和卡车车身并加工电池材料。

据英国报纸报道,这家中国公司在巴西的新工厂是中国公司在全球最重要的发展中经济体电动汽车制造供应链的投资之一。

报告称,美国针对中国产品的保护主义可能会无意中将许多新兴市场推入中国手中。

上个月,美国总统乔·拜登批评北京向中国工业提供的巨额财政支持,宣布对一系列清洁技术产品征收全面的新关税,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对电动汽车征收100%的关税。

“这不是竞争。这是作弊,”拜登表示,“我们已经在美国看到了这种破坏。”

保护主义

据该报报道,这些措施的部分目的是提高拜登在与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选举战中的机会,但关税,加上对中国在美国投资的限制越来越多,将对全球汽车市场产生巨大影响,这实际上剥夺了主要电动汽车制造商在世界最大经济体中的地位。

欧盟对中国电动汽车的反补贴调查预计将于下周结束,布鲁塞尔正试图通过阻止低成本的中国电动汽车流入欧盟来保护欧洲汽车制造商。

政府官员、高管和专家表示,华盛顿和布鲁塞尔对清洁技术征收的一系列新关税,迫使中国的主要参与者更加关注世界其他地区的市场。

其他市场

他们认为,这将导致中国在世界上最重要的新兴市场上占据主动权,包括东南亚、拉丁美洲、中东以及其他被认为保护主义程度低于美国和欧洲的西方经济体。

该报援引克莱斯勒亚洲区前总裁、上海咨询公司 Auto Mobility 创始人比尔·鲁索 (Bill Russo) 的话说,“在关于‘我们能否提高一些关税并减缓中国前进速度?’的整个讨论中,这似乎是缺失的部分……这只是在保卫自己的祖国……但这也让其他市场保持开放……这些市场具有影响力,而中国正在积极寻求这些市场。”

中国的新投资通常是双重的,无论是在汽车制造领域,还是在对新经济至关重要的原材料领域。

该报援引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研究员伊拉里亚·马佐科的话说,西方需要明白,中国的全球野心为许多国家扩大工业基础并获得“未来技术”的外国直接投资创造了机会。

马佐科补充说,中国在发展中国家对清洁技术的投资“确实使西方政府的外交政策变得复杂化”,西方国家政府已经试图通过习近平主席“一带一路”倡议的所谓基础设施计划来警告依赖北京的危险。

“很难对发展中国家说:它不应该拥有更多的工厂或炼油厂,因为这是中国的投资,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有一个可信的论点:认为大量债务是不可持续的。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他们开工厂,他们就雇用当地人,所以这些国家的领导人都接受。”

美国总统拜登对中国电动汽车采取行动

市场预测

国际能源署预计,今年中国将售出 1010 万辆电动汽车,欧洲将售出 340 万辆,美国将售出 170 万辆,而世界其他地方的电动汽车销量将不足 150 万辆。

不过,该机构预计,到 2030 年,全球电动汽车保有量将增长八倍,达到约 2.4 亿辆,这意味着,2025年全球电动汽车年销量将达到2000万辆,2030年将达到4000万辆,占汽车总销量的30%。

此外,这种扩张中越来越大的份额可能来自新市场。

该报报道称,在一些重要的发展中经济体,中国企业正在投资原材料的生产和加工,这比中国参与印度尼西亚电动汽车生态系统更为引人注目,印度尼西亚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镍储量,而镍是电动汽车电池的关键组成部分。

仅去年一年,中国和香港的公司就在印尼投资了139亿美元,据信其中大部分投资于金属和采矿业,中国公司占该国镍冶炼厂的90%以上。

该报援引印度尼西亚莫罗瓦利工业园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巴罗斯的话称,当其他银行犹豫不决时,中国的银行热衷于为镍厂提供融资,该工业园是该国最大的镍加工基地,由中国镍生产商青山公司建造。

至于比亚迪,它正在巴西寻找锂矿资产,巴西正在努力加强电动汽车电池主要金属的开采,同时投资卡马萨里的汽车生产。

更广泛的战略

在中国,电动汽车制造商的全球扩张被,视为现任中国国家主席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加强与发展中国家政治和经济联系的更广泛战略的一部分。

近年来,中国对新兴市场的出口额已超过发达经济体,在中国数十年增长更多地依赖七国集团经济体之后,这是一个历史性的变化。

电动汽车是中国各个市场的热门商品(盖蒂图像)

然而,中国汽车工业向这些新市场的扩张可能会影响许多跨国汽车制造商所拥有的市场份额。

据该报报道,对于已经在东南亚市场建立了强大地位的日本公司来说,此事尤其令人担忧。

报道援引一位日本政府高级官员的话说,“中国可以向东南亚国家提供非常有吸引力的销售报价”,这凸显了北京不仅有能力销售电动汽车,还有重要的电池原材料,并补充说,“这是日本面临的最大风险。”

另一位日本汽车制造商的高管则更直言不讳地说:“我们对中国汽车涌入东南亚市场感到恐惧。”

来源 : 金融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