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反弹后 韩国期待本国股市走向繁荣

韩国正试图让其股市走出低迷 (法国媒体)

金敬博(Kim Gyeong-eob)曾经是韩国弘大大学区和夜生活热点酒吧及俱乐部的常客,他经常与朋友一起在这些地方喝酒或感受现场音乐。

然后在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使首尔喧闹的夜生活戛然而止。

突然之间,这位IT工程师每个月节省下来一大笔钱,而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些钱。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我无法用这些钱去喝酒,那么我想:‘嗯……我可以用省下来的钱进行投资。’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新冠疫情变成了我的一个机会。”

从那时起,金敬博就变成了股票市场上的常规投资者。

他并不追求赚快钱,而是专注于收入有限但却稳定的老牌大型公司。

到目前为止,他这种缓慢而稳定的做法已经得到了回报——这些投资为他带来了约700万韩元(约合5100美元)的可观利润。

他说,“要找出该投资什么是非常简单的事情。我选择了离我很近的大型品牌,例如三星。”

他补充道,“我主要投资半导体或者其他与英伟达或三星相关的产品。”

金敬博标志着在韩国人之间不断增长的趋势之一——其中许多人都是年轻人,他们尝试投资股票来碰碰运气。

韩国金融投资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在2022年至2023年期间,韩国股市市值增长了23.1%,外国投资者所占持股比例接近三分之一。

根据韩国资本市场研究所公布的数据,在2016年至2022年期间,韩国上市公司股东总数几乎增加了两倍,并达到近1450万人。

与全球其他品牌相比,三星等韩国企业巨头的价值被低估了 (美联社)

尽管拥有三星、现代等全球知名品牌,韩国股市却长期被国内外投资者所忽视。

在韩国,被称为“财阀”的家族企业集团所占据的主导地位、糟糕的公司治理、股东回报不佳及其与朝鲜之间的紧张关系,都造成了这种所谓的“韩国减值”——这是外界对这个亚洲第四大经济体内的巨头企业估值持续偏低所提出的说法。

美国投资银行高盛在上个月表示,该国三大K-pop管理机构的股票可能被低估了85%至137%,并且强调该行业“扭转局面的时机已经成熟”。

道尔顿投资公司亚洲股票研究团队的高级分析师詹姆斯·利姆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与同行相比,韩国企业的股票价值往往被低估,即使这些企业非常相似。”

多年来,当地股市一直回报平淡,而现在,韩国政府正试图一劳永逸地消除这种“韩国减值”现象。

在今年2月,韩国官员们宣布启动企业价值提升计划,旨在鼓励企业与股东们分享更多的利润。

拟议的措施包括税收优惠,以激励公司提高股东回报与资本效率,以及推出韩国增值指数以突出那些表现较好的企业。

人们普遍认为此举是在效仿邻国日本的做法——日本的监管改革被认为是在日经225指数经历数十年的停滞后创下历史新高的一个推动因素。

然而,效仿日本的成功也可能会是一项挑战。

尽管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承诺推出比日本“更强劲”的激励措施,但是迄今为止,这些提议基本上都未能给投资者留下深刻印象。

在该计划宣布当天,韩国KOSPI基准指数下跌0.77%,批评者们认为该计划过于模糊且依赖自愿参与,而且未能解决导致“韩国减值”的根本原因,包括高昂的遗产税——这将鼓励财阀所有者保持低股价状态。

日本日经225指数经历数十年的停滞后飙升至历史新高

投资咨询公司毕马威的合伙人朴永古(Park Young-gul)表示,虽然政府的改革是朝着积极方向迈出的第一步,但是仍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增强韩国企业对投资者的吸引力。

朴永古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我相信,未来需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需要不断采取具体政策,特别是在税收优惠和加强股东权益方面。”

道尔顿投资公司的詹姆斯·利姆表示,需要“更多”的激励措施和惩罚措施来迫使公司做出改变。

他还表示,“控股股东控制着公司,如果他们认为没有必要派发大量股息,那么小股东就会蒙受损失。”

“这可能是因为控股股东希望保持低股价,以便省下遗产税等费用。”

利姆表示,在上个月进行的韩国国会选举中,中左翼民主党赢得了议会300个席位中的175个,从而将使减税等措施更加难以实施。

这一选举结果意味着,带头努力振兴股市的保守派总统尹锡悦将需要得到反对派议员的支持,才能通过任何支持其亲商业议程的立法——其中包括废除股票资本利得税的提案。

利姆表示,“这项改革不会是一个快速而顺利的过程。”

与此同时,小规模投资者金敬博并没有被韩国股市的低价吓倒,而是专注于将其大部分薪水用于投资“更加美好的未来”。

他还强调,“如果我能够在40岁时退休,那就太棒了。”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