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要给他们投票”:印度黄麻工人将其所处困境归咎于政客

一名黄麻厂工人的妻子阿斯玛·哈顿称政客们并不关心工人或者他们的问题 (半岛电视台)

在过去三个月内,阿米鲁·拉斯卡一直失业,因为他受雇的黄麻厂因亏损而关闭。

这名40岁的男子曾在马尼克普尔村的德尔塔黄麻厂工作,该村距离印度西孟加拉邦首府加尔各答约20公里。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自从失业后,他一直在努力维持家庭并为父母、妻子和18个月大女儿支付食物费用以及其他需求的费用。

拉斯卡表示,“去年也发生过3到4次这样的中断,当时工作暂停了几个月,然后才再次恢复。”他补充称,今年情况并没有改善。“经济状况很糟糕,我正试图移民到另一个邦以寻找工作来养家糊口。”

自德尔塔黄麻厂在今年2月份停止运营以来,拉斯卡是该厂4000名失去了工作和收入的工人中的一员。

黄麻也被称为黄金纤维,是当地最大的产业之一。它为约480万人(其中包括400万农民)提供收入,并满足印度近95%的黄麻需求。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黄麻生产国和第二大黄麻出口国,仅次于其邻国孟加拉国。

当地人抱怨称,农民、工厂工人及其家人也构成了主要的投票群体,但大多数政客大多只在选举季节才会记住他们。

西孟加拉邦黄麻带的投票定于5月20日举行,这是正在进行的为期数周的全国选举第五阶段的一部分,其中,现任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和他的印度人民党将与印度国家发展包容性联盟展开对决——这是一个由26个政党组成的联盟,并由主要反对党拉胡尔·甘地领导的印度国大党领导。

莫迪最近在该邦的黄麻中心巴拉克普尔发表讲话,指责该邦的执政党——反对党基层国大党——导致了一度繁荣的产业的消亡和工人的苦难。他提醒工人们,联邦政府已强制要求将粮食包装在黄麻袋内,而这肯定会促进业务发展。

但至少拉斯卡地区的工人们并不认同这种说法,并且将这种遭遇同时归咎于基层国大党和印度人民党。

拉斯卡表示,在投票后,没有任何政治家拜访过他们以询问他们的情况。他还表示,上一次有政客对他们进行访问还是在十多年前,当时,马克思主义的印度共产党在该邦执政。这一次,他这次打算投票给印度共产党。

阿米鲁·拉斯卡表示他正试图移民到另一个邦以寻找工作 (半岛电视台)

“停工后,德尔塔黄麻厂的管理层已停止派遣清洁人员打扫员工宿舍。我们生活在下水道泛滥的情况下,大雨期间含有人类排泄物的水会进入我们的房屋。腐烂的气味让人连站一分钟都很困难”,今年25岁的阿斯玛·哈顿这样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她的丈夫是另一名工厂工人,她抱着女儿,并称女儿经常会在不卫生的工厂里生病。

“然而从来没有政治家来看过我们。我们为什么要给他们投票?”

当地领导人声称,大多数黄麻厂的生活条件都很恶劣。

该地区的共产党领导人卡尤姆·谢赫表示,“工厂的老板不太注重卫生。下水道漏水、下水道满溢、垃圾遍地,这些是随处可见的景象。管理层甚至在工厂关闭后毫不犹豫地切断电源线。”

工人们表示,这次主流候选人都没有来寻求投票,可能是担心工人们的愤怒。但他们表示,该地区的共产党候选人已承诺解决他们的问题。

工厂陷入危机

西孟加拉邦拥有印度的第一家黄麻厂,该厂由一位英国企业家于1855年在胡格利地区创办——他带来了来自苏格兰邓迪的黄麻纺纱机械。

由于劳动力供应充足以及煤炭和河流连通性充足,西孟加拉邦被选为印度黄麻产业的发源地。煤炭被用作燃料,并为机器产生蒸汽,而成品通过河流运输到港口。

该行业目前价值约18亿美元,主要生产印度政府用于包装粮食的黄麻袋,以及黄麻板覆盖物和生黄麻等其他产品,这些产品被出口到美国、英国、欧盟和海湾国家等地。

根据黄麻厂业主伞式组织印度黄麻厂协会提供的数据,在截至2023年3月的财政年度内,印度出口了价值4.42亿美元的黄麻产品。根据最新数据,在2023年4月至2024年2月,其出口货物价值3.22亿美元。

尽管黄麻行业对国家和邦经济做出了贡献,但它仍处于危机之中,并导致其工厂关闭或产能减少。

德尔塔黄麻厂已于今年二月关闭,工人们失去了收入 (半岛电视台)

西孟加拉邦约有85家黄麻工厂,其中8家因亏损、原材料短缺和人力危机而关闭,其余工厂仅以60%左右的产能运行。

印度政府是该行业内唯一也是最大的客户,在2023-2024年期间采购了约360万包黄麻袋(一包含500个袋子),供印度食品公司用于包装粮食。

在去年12月,印度联邦政府通过了一项命令,强制要求所有粮食和20%的糖产品必须使用黄麻袋包装。

但工厂主却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尽管如此,联邦政府的供应订单仍然很少。

根据半岛电视台掌握的情况,印度黄麻厂协会在一封落款日期为今年5月14日的致印度联邦政府的信件中指出,在今年4月份收到的政府黄麻袋订单较少,而在5月直至中旬尚未收到任何订单。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我们在4月份收到了207000包黄麻袋的订单,而同期订单通常为216000包。而在5月份,该行业平均每年收到303000包黄麻袋订单,但到目前为止却没有收到任何订单。”

因此,工厂的产能利用率下降至60%,工厂主只能解雇工人以削减成本。

除此之外,该行业过去几年还面临其他挑战,包括2020年的飓风和新冠疫情,这两者都导致该业务陷入停滞。该行业刚刚开始复苏,但由于降雨不足,2022年的产量再次受到打击。,印度黄麻厂协会副主席里沙夫·卡贾里亚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该行业面临的困境还包括来自孟加拉国的“激烈竞争”——那里的工厂在政府高额补贴的支持下以低价提供黄麻产品。

待支付的福利

工厂的危机严重影响了依赖工厂维持生计的工人们。

德尔塔黄麻厂的员工宿舍自该厂停止运营以来,就陷入了肮脏的泥沼

根据工厂工人和工厂主在今年一月份签署的最新协议,新招聘的长期工人每天有权领取485卢比(约合5.82美元),并且享有公积金、小费和员工宿舍等法定福利,而合同工则获得 450卢比(约合5.40美元),而且没有任何福利。

但是长期工抱怨称,他们的法定福利长期以来一直未能发放。

“我们的主要诉求是结清在过去几年内一直未能发放的公积金和费用。几名工人在等待过程中丧生,但工厂主以经济损失为由拒绝付款。那么大声发出诉求的工人还面临可怕后果的威胁,例如迫使他们离开员工宿舍并拉断电源线。这完全是一种剥削”,西孟加拉邦黄麻永久工人工会秘书拉克什·贾斯瓦尔这样说道。

工厂主更喜欢雇用合同工而不是全职工,以降低其生产成本。他补充称,因此,如今至少60%的劳动力都由合同工构成。

比斯瓦吉特·穆克吉是一名律师,他一直在各个劳动法庭和加尔各答高等法院处理退休黄麻厂工人索要欠薪的案件,他拒绝相信这些工厂正在亏损。

他说,“任何企业都很难长期亏损。这实际上是其逃避所得税和其他关税的策略。”

根据穆克吉的估计,工厂主欠下40亿卢比(约合4790万美元)的福利费用,并且仅支付了其中6亿卢比(约合720万美元)。但他们大多设法逃避法律的要求——他们在公司董事会中安排了代理人。

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的黄麻工人表示,他们厌倦了这些策略。

今年62岁的德尔塔黄麻厂退休工人莫哈辛·拉斯卡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这次他将投票给印度共产党的候选人。

他说,“在左翼统治期间,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因为当地政府甚至在停工后也会来打扫卫生。我们至少有一个卫生的住所。但现在情况变得很糟糕。这次我们想再次投票支持左翼候选人。”

但是半岛电视台记者询问拉斯卡:随着基层国大党在该邦占据多数,而印度人民党又在努力增加其选票份额,印度共产党的候选人是否还有机会当选?对此,他微笑着表示,“在政治问题上,你总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转机。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