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争夺利益:柬埔寨启动366亿美元的建设总规划

柬埔寨的目标是到2050年之际成为一个高收入国家 (盖帝图像)

柬埔寨正在推动其基础设施复兴,但却需要得到海外朋友的帮助,才能承担预计将要耗资的366亿美元资金。

这是柬埔寨政府计算出的最终金额,并已于今年早些时候在包含174个项目的总体规划中予以公布——该总体规划希望在短短10年的时间内彻底改革该国的运输和物流网络。

这项宏大规划的目标是让该国的高速公路、高铁等工程纵横交错,从而与该国在2030年成为中高收入国家、在2050年成为高收入国家的长期愿望紧密契合。

洪玛奈是在柬埔寨执政近40年的前首相洪森之子,并在去年毫无阻力地出任首相一职,此后,他的新政府多由雄心勃勃的技术官僚组成,并一直在推进建设运动、恳求外国盟友加强联系和增加投资,同时还向公众保证即将带来巨大的变化。

洪玛奈在今年二月由中国贷款资助的金边大桥奠基仪式上承诺,“我们不会放弃道路和桥梁基础设施建设的目标。”

“道路就像血管一样,无论走到哪里都能为器官提供营养……很快我们就将拥有能力,不仅是获得物质财富,而且柬埔寨人也将能自行建造桥梁、高速公路和地铁等基础设施奇迹。”

柬埔寨首相洪玛奈已开始实施重大基础设施建设

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物流绩效指数,柬埔寨经历了二十多年的快速经济增长,但其基础设施却是东南亚地区最糟糕的。

由于该银行预测该国在未来几年内的国内生产总值将会加速增长,其本已捉襟见肘的交通系统可能会不堪重负。

新任首相希望在父亲的长期统治后巩固自己的地位,在这样的情况下,在硬件基础设施方面取得的进展将对他的治理以及柬埔寨传统的国际关系平衡行为提出考验。

随着外国合作伙伴争夺对该国的影响力,推出包含各个待办事项清单的总体规划,可能会为该国提供一个从地缘政治竞争中受益的机会——特别是在其最大的两个捐助国(中国与日本)竞争加剧的情况下。

柬埔寨公共政策智库“未来论坛”的研究员Chhengpor Aun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在我看来,柬埔寨政府觉得现在是时候最大限度地从捐助者那里获得一切了。”

“按照逻辑来说,如果柬埔寨政府发起的基础设施项目不被某个合作伙伴所接受,那么他们仍然可以向其他合作伙伴争取资金。他们在大国面前试图获取利益的方式具有一定的战略性和灵活性。”

柬埔寨政府和私营企业的确为该国的基础设施项目提供了资金,但中国和日本合计占据了大部分的投资。

中日两国也是唯一拥有柬埔寨最高外交称号——“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国家,而日本直到去年才获得这一地位。

到目前为止,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已经通过重大项目引领了柬埔寨的基础设施建设,例如从内陆首都金边到沿海城市西哈努克的第一条高速公路。

与此同时,日本也保持了稳定的议程,并重点关注一系列项目,例如新的废水处理设施和现有道路的升级。

也许最引人注目的是由日本主导的扩建项目——该项目可以使西哈努克国际深水港的容量增加两倍以上,而西哈努克港是柬埔寨唯一的此类设施。

这个繁忙的港口设施处理着柬埔寨60%的进出口运输——在经历了十多年的稳定增长后,该港口现在变得越来越拥堵。

在日本国际协力机构的监督下,该港口的工作人员于去年年底启动了扩建计划。

这项分为三个部分、为期十年的项目也被包含在新的总体规划中,而且预计其总成本为7.5亿美元。

西哈努克港处理着柬埔寨近60%的进出口运输

研究柬埔寨航运业的东京大学全球物流副教授兼研究员Ryuichi Shibasaki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与中国的基础设施投资相比,日本的投资额非常有限。”

“由于来自中国的投资如此之多,我们需要寻找利基市场,以填补空白或调整投资以适应更广泛的视角。”

近年来,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重点更加明确。

为避免让较贫穷国家因大规模贷款而陷入所谓的“债务陷阱”,中国已经不再向各国发放大笔贷款以资助大型项目(通常定义为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项目),而是更加以投资为导向,并倾向于投资质量好且预期回报高的项目。

这些项目通常会通过“建设-运营-转让”协议来获得资金,其中,监督工程的公司将承担开发费用,以换取已完成项目在预定期限内产生的收入。

这类协议可能持续数十年的时间,在协议结束后,项目所有权将转移至东道国政府。

柬埔寨的宏观愿景的关键部分就将取决于这类融资。

“努力成为柬埔寨最好的朋友”

柬埔寨的基础设施总体规划包含9个大型项目的提案,估计总价值超过191亿美元。

虽然其中大多数项目仍处于可行性研究期间,但是几乎所有项目都曾在某个时候被日本国际协力机构或者中国路桥工程公司触及。

中国路桥此前曾牵头建设了柬埔寨第一条高速公路,该高速公路已于2022年底上线,并且被普遍认为是成功的项目。

去年,该公司在该国的第二条高速公路项目——金边与越南边境城市巴域之间耗资13.5亿美元的高速公路破土动工,这也是柬埔寨设想的9个大型项目之一。

除此之外,还有经中国路桥研究的另一项高速公路系统工程,该系统将连接金边和主要旅游中心暹粒以及泰国边境的波贝市。

该道路系统的建设分为两部分,估计总费用为40亿美元。此外,还将耗资19.3亿美元以升级一条通往波贝的现有铁路线以使之可运行高速列车,另外还将耗资13.3亿美元以升级另一条通往西哈努克城的铁路线路。

该计划随后要求在首都金边和暹粒的部分地区修建轻轨和地铁系统,全部项目预计将耗资35亿美元。

航运项目也在该国的宏大计划中占据了重要地位。

其中最大的项目是打造一条长180公里、宽100米的运河,以将金边的湄公河系统直接连接至泰国湾。这条预计耗资17亿美元的航道将绕过目前横跨湄公河、穿越越南、不太方便的内河航运路线。

中国路桥目前正在研究该运河项目的经济可行性。

尽管尚未公布有关这一过程的任何细节,也没有任何公司签署建设该项目的正式协议,但是柬埔寨政府已经宣布该项目将于今年年底动工。

该提案的规模以及政府将其变为现实的紧迫性,引起了物流行业的积极关注,同时也引发了对其对跨境河流系统潜在影响的生态担忧。

与公众在细节上的沟通不畅,导致拟议路线沿线的居民对自己是否还能留在家园而感到困惑和担忧。

专注于湄公河事务的智库史汀生中心预计,这条运河本身将对横跨柬埔寨和越南重要农业区的主要洪泛区产生负面影响。

柬埔寨政府提议耗资35亿美元以在首都金边建设轻轨和地铁系统

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阿什中心的中国公共政策博士后研究员Hong Zhang表示,尽管存在担忧,但是该项目所具有的势头可能会使其得以实现。

Hong Zhang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只要该项目拥有非常强大的政治支持,我认为其对环境和社会的影响就不会妨碍或阻止它的进行。”

她还补充称,柬埔寨相对的政治和宏观经济稳定——再加上其政府所持的亲华立场,可能为其提供了其他国家不一定能够获得的选择。

她还表示,“与巴基斯坦、斯里兰卡甚至老挝等许多其他国家相比,柬埔寨仍然是中国参与的一个相对没有问题的市场。”

“即使运河项目在经济上不可行,但是它在公共效用方面似乎也具有良好的价值,并且具有很多的外部价值,这种项目对他们来说是相当合法的,仍然可以回归从中国获取优惠贷款的旧模式,完成建设,然后再由政府偿还贷款。”

即使总体规划中的项目没有全部实现,该国物流运输行业的人士也看到了很多可喜之外。

新加坡航运公司“Ben Line Integrated Logistics”的金边办事处项目开发主管马修·欧文表示,这项计划具有巨大潜力,但其成功将取决于柬埔寨同时提高出口价值的能力。

欧文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我并不认为‘建好后他们就会来’,但我认为政府走在了时代的前沿”,“在这里建好一切,意味着他们将能够吸引更多的人来投资和贸易。”

欧文还表示,对大型公共工程的争夺,与私营部门更多参与的推动相匹配。

欧文指出,柬埔寨新政府一直在敦促亚洲各地的国际投资者着手开展在去年政治权利移交之前就已启动的项目。

他还表示,“每个人都具有影响力,每个人都将有所收获,而这也平衡了来自中国的影响力。”

“这甚至不是一场比赛,这就像一群国家试图成为柬埔寨最好的朋友。柬埔寨对任何愿意让柬埔寨变得更好的国家持开放态度——如果他们想开展竞争以获得建造最大桥梁的项目,那就去竞争吧。”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