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运动员在奥运之路上的最大的障碍之一

一些运动员正在尽力众筹资金以支付其在巴黎奥运会前的训练和其他费用 (路透)

阿什利·乌尔-莱维特(Ashley Uhl-Leavitt)获得了大多数运动员梦寐以求的机会——参加2024年奥运会的机会。虽然这位来自美国佛罗里达州的马拉松运动员曾经参加过纽约市马拉松等世界上最具标志性的比赛,但这仍是她第一次参加奥运会的马拉松比赛。

在不到100天的时间内,世界运动员和观众都将齐聚法国巴黎,以出席这场意味着将全世界团结在一起的体育盛会,而无论当前的全球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在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历史上所处的地位。

乌尔-莱维特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数十万人试图获得少数几个马拉松参赛名额。这个机会太渺茫了。”

但是随着这场幸运的到来,她的奥运会赛道上也出现了障碍——如何训练并支付相关费用。

她说,“当我参加马拉松训练时,这非常耗时。”

她必须在两份工作之间尽可能地接受培训——一份是私人教练,另一份则是在她的家乡佛罗里达州蓬特韦德拉海滩上的调酒师——这里距离杰克逊维尔约32公里。

为了筹集参加比赛的费用,她求助于众筹平台“GoFundMe”。

这种高水平运动的训练应该是一项全职工作。运动员们也会前往参加不同的比赛,以便在重要的比赛之前磨练自己的技能。但是由于大多数未来的奥运选手都必须为所有这些努力付出代价,因此,在工作和比赛之间做出决定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有少数人能够获得利润丰厚的企业合作伙伴关系。例如,安联人寿保险公司仅赞助5名奥运会选手和残奥会选手参加比赛。

参加奥运会训练的运动员没有工资。津贴机会非常有限,而且只有在他们获得比赛资格后才能获得——而这本身就是一项非常渺茫的努力。与此同时,津贴类型各不相同,有些甚至低至每月几百美元。可以说,到获得资格为止的培训都是运动员们自掏腰包的。

超过90%的奥运会选手表示,在筹备期间支出的比赛费用和会员费用高达21700美元。超过四分之一的美国奥运选手的年总收入低于15000美元。

至于医疗保健,根据美国国会在2020年引用的美国奥运会及残奥会事务委员会(一个独立委员会)的一份报告内容,奥运会运动员报告在受伤期间自付费用高达9200美元,报销率仅为16%。

乌尔-莱维特是多年来转向其他方式以资助自身奥运之旅的众多运动员之一。另一位则是来自德克萨斯州拉雷多的拳击手詹妮弗·洛扎诺——根据她的众筹活动说明,她是她的家乡(德克萨斯州南部的一个小镇)第一个能有机会参加这一比赛的人。

洛扎诺的训练方案是体力和时间密集型的——这对于这位21岁的选手夺得金牌来说是必要的。她每天早上6点就开始工作。她从美国拳击协会获得津贴,用于支付日常费用,例如训练期间的用车费用以及比赛期间的旅行费用。

她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在她于2023年10月正式获得资格参加在智利圣地亚哥举行的国际比赛之前的8个月内,她一直在领取津贴。但她拒绝透露领取津贴的金额和频率。

但是在此之前,所有费用均由她和家人承担。她同样拒绝透露这些费用的具体金额。

洛扎诺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她正在使用从“GoFundMe”平台众筹的资金来支付与家人及教练参加比赛的相关费用。

低于联邦贫困线

经济拮据影响了奥运会运动员,但却没有影响到职业体育联盟等其他高水平运动员。在美式橄榄球等运动中,即使没有参加正式比赛的球员也能得到丰厚的报酬。根据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最新的谈判协议,职业美式橄榄球训练队球员今年的最低工资为每周16800美元。而在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中,其小型会员在2024年赛季中的最低工资也达到了60300美元。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2020年东京奥运会推迟了一年举行 (路透)

虽然许多奥运会选手并没有从比赛中获得报酬,但是奖牌获得者却可以。金牌获得者将获得37500美元的奖金,银牌获得者将获得22500美元,铜牌获得者则将获得15000美元。

而这意味着铜牌获得者的收入低于当前的联邦贫困线。为了在美国支付房租,你的最低收入必须是金牌得主所获得奖金的两倍以上。

与其他国家相比,美国的奥运会奖金支付水平相当低。在上届奥运会期间,意大利为金牌获得者提供了213000美元的奖金。新加坡为金牌获得者提供了相当于737000美元的奖金。而这一次,新加坡更是加大了赌注,并将为金牌获胜者提供高达100万美元的奖金。但是如果以史为鉴的话,新加坡可能不必为此付出代价,因为这个国家历史上只产生过一名金牌得主。

马萨诸塞州圣十字学院经济学教授、《争夺金牌:奥运会经济学》一书的作者维克多·马西森表示,“作为一名奥林匹克运动员,你一生的收入将处于极高的负数。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为这些运动员提供最大化报酬的势头一直存在,但是在过去10年内并未取得多大进展。在2016年的奥运会结束后,时任美国总统的巴拉克·奥巴马签署了一项法案,禁止美国国税局对奖牌奖金征税,即所谓的“胜利税”。

迄今为止,田径运动是唯一向获胜者提供额外奖金的运动。在本月早些时候,这项运动的管理机构世界田径协会宣布将向每位金牌获得者颁发5万美元的奖金。在接下来的比赛中,预计田径比赛将设有48个不同的项目。

虽然奖金能够提供一定的帮助,但它并不能解决运动员面临的财务障碍。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就是为什么众多像乌尔-莱维特这样的运动员在2024年奥运会之前纷纷转向众筹平台的原因。

培训本身就很昂贵。这就是促使现已退役的剑击运动员莫妮卡·阿克萨米特(2016年奥运会的铜牌获得者)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训练期间在“GoFundMe”平台发起众筹的原因,尽管这场奥运会因新冠疫情而被推迟举行。

在东京奥运会举行之前的几个月内,她成为了全美的头条新闻——她在其中解释称,这是在训练与工作之间作出的选择。她告诉她在宾夕法尼亚州的母校校报,美国奥委会每月仅给她300美元的小额津贴。与此同时,她在培训上的花销超过了2万美元。由于奥运会级别的训练需要大量的时间,她甚至很难在当地的杂货店找到工作。

阿克萨米特同意在纽约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的采访。然而,她却没有出现在预先计划好的采访中,也无法联系到她以重新安排采访时间。

对于少数运动项目中的部分运动员来说,会有一些小额的补助。美国游泳协会、美国跆拳道协会和美国赛艇协会等协会一般会在其运动员获得国家队资格后为其奥运会训练提供小额津贴。

否则,这类选择就非常局限于少数能够巩固赞助的运动员。

由于巨大的财务成本和获得长期财务支持的可能性极低,父母从一开始就没有动力让孩子对运动感兴趣——而不仅仅是小众运动。

经济学教授马西森补充道,“父母们花费了大量的金钱,希望让他们的孩子即使只是在高中进入校队,而这难以获得大学奖学金,或者更难以获得地区或国家队的席位,或者是参加奥运会的可能性。这非常昂贵。”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提供的数据,只有大约一半的中等收入家庭的儿童和31%的低收入家庭的儿童参与体育运动,而较高收入家庭的儿童参与体育运动的比例达到了71%。

长期以来,这一直是奥运会运动员及其家人所面临的挑战。在2012年,具有标志性的体操运动员加比·道格拉斯的母亲娜塔莉·霍金斯,因训练成本高昂而申请破产。

获得高薪的高管人员

与此同时,奥运会对于很多方面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赚钱工具。在每一场比赛期间,国际奥委会都将汇集门票销售、广告销售和其他赚钱工具的收入。在国际奥委会从中分得一杯羹后,其中一些收入会被重新分配回主办城市和合作伙伴组织,包括每个国家级别的奥委会。

奥委会高管往往薪酬丰厚,但运动员却难以获得资金

从理论上来讲,美国奥林匹克委员会和残奥委员会等组织会在此时分配收入,并按照级别分配给培训项目和运动员。

马西森表示,“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其中太多的资金被薪资过高的管理人员以及类似的人员吞掉了。”

这就是美国国内发生的事情。

美国奥林匹克和残奥委员会首席执行官莎拉·赫什兰在2022年(最近一届冬季奥运会举办的年份)的收入超过110万美元。与此同时,根据该组织在2022年的财务披露,美国奥委会的净收入为6160万美元,创下有史以来第二高的纪录。这仅次于2021年的东京奥运会(因新冠疫情而推迟一年举行),后者为其带来了1.046亿美元的净收入。相比之下,在2016年,即里约热内卢奥运会举办之年,这一数字为7850万美元(基于通货膨胀而调整为8890万美元)。

这些活动也为广播公司赚了很多钱。在美国,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拥有奥运会比赛的独家转播权。该媒体公司透露,在奥运会举办之前,其广告销售额便已至少达到12亿美元。该广播公司拥有2032年之前所有的奥运会独家转播权,预计其收入将创历史新高。

这明显高于其他广播公司因拥有其他备受瞩目的赛事的独家转播权而获得的收入。例如,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在美式橄榄球“超级碗”的首场赛事之前便创纪录地获得了6.35亿美元的收入。

美国奥林匹克和残奥委员会并未回应半岛电视台的置评请求。

少数体育运动中的大腕们的确最终获得了利润丰厚的广告和赞助协议,其中包括游泳运动员迈克尔·菲尔普斯——他在职业生涯中共赢得了28枚金牌,此外还有体操运动员西蒙·拜尔斯——他在2016年夺得金牌后享誉全球。

但是对于大多数辛勤奋斗的运动员来说,伟大并不是指获得经济成功的边际机会,而是展示自身的关键所在。

乌尔-莱维特表示,“周末的长跑是两个半到三个小时,一周中我每天都会跑一个小时或者两个半小时或者进行交叉训练”,“这的确会消耗你的生命。”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