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经济抵御西方制裁的秘诀是什么?

专家们提问道:如果经济繁荣并不仅仅是来自俄罗斯的宣传,那么,是什么带来了这样的结果呢? (盖帝图像)

尽管西方对俄罗斯实施了制裁,但该国经济仍在增长,其工资也在强劲上涨,从而刺激了消费和房地产热潮。那么,俄罗斯总统普京真的成功恢复了该国的经济活力吗?

记者本杰明·贝德尔以此为开端,在德国杂志《明镜周刊》上发表了一份长篇报道,并在其中讲述了俄罗斯尽管受到一揽子制裁,但却仍然保持经济稳定的现状。

贝德尔表示,西方针对俄罗斯经济的蔑视链很长,首先是谷歌创始人谢尔盖·布林讽刺他的出生国只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并称之为“冰雪覆盖的尼日利亚”,然后是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里——他形容俄罗斯是“拥有核武器的加油站”,此外还有德国前外交官沃尔夫根·伊辛格尔——他将俄罗斯经济形容为“侏儒”。

但在因袭击乌克兰而首次受到制裁的近两年后,俄罗斯经济却再次证明了其惊人的强劲实力。

初步预计,该国在2023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将增长3.6%,远快于欧盟各主要经济强国。

长期以来,经济学家都对来自俄罗斯的经济数据抱有怀疑和谨慎的态度。耶鲁大学教授杰弗里·索南菲尔德表示,俄罗斯正在大规模地操纵这些数字。但是这种说法正在不断减少,因为西方对俄罗斯经济将会迅速崩溃的预测并未实现。

统计数据准确吗?

独立专家在很大程度上证实了俄罗斯的官方统计数据,例如专门研究通过评估卫星图像来记录经济活动的替代方法的公司Quant Cube。该公司能够发现一些国家在增长数据统计中普遍存在的问题,然而,它认为缺乏证据证明俄罗斯也存在这种情况。

石油被认为是俄罗斯经济中最重要的资源之一

据德国杂志的报道,Quant Cube公司的伯努瓦·贝罗尼表示,“我们没有看到操纵数据的证据,俄罗斯也没有出现经济困难的迹象——我们数据显示的情况恰恰相反。”

维也纳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瓦西里·阿斯特罗夫同意贝罗尼的观点,即俄罗斯的经济增长是真实存在的。

自去年以来,维也纳国际经济研究所在另外两家德国研究机构和奥地利一家研究机构的合作下,一直在参与监测俄罗斯的经济发展。阿斯特罗夫的同事们检查了俄罗斯最重要的经济统计数据是否存在异常,而他们得出的结论仅仅是——实际失业率可能略高于官方公布的2.9%的百分比。

但是如果经济繁荣并不只是俄罗斯的宣传,那么,这到底是由什么造成的呢?俄罗斯经济真的像普京总统所说的那样具有弹性吗?或者说这种增长主要是由于克里姆林宫为武器生产投入了数十亿美元而带来了大规模的扩张?

对武器繁荣的剖析

根据记者本杰明·贝德尔的报道,芬兰中央银行的一家研究所试图找到答案,为此,其经济学家赫勒·西穆拉分别研究了俄罗斯各行业的增长情况,并得出结论称,“俄罗斯不只存在一种经济发展,事实上有两种。”

获得发展的行业包括金属加工、电子产品、光学设备、计算机、电池和一般汽车工业的生产。

西穆拉表示,所有这些行业都享有高增长率,其中的原因是,这些行业至少部分为俄罗斯军队提供生产。

然而,与俄罗斯战争机器无关的部门的增长则要弱得多,贸易和服务部门尚未恢复到俄乌战争之前的水平,采矿和原材料行业也没有任何繁荣的迹象。石油和天然气等材料开采部门除外。但承包部门则是个例外,因为它们从该国国防部关于新工厂和防御工事的订单中受益匪浅。

从总体上而言,对战争至关重要的工业自战争开始以来增长了35%,但另一方面,许多民用经济领域却受到了负面影响——家用电器的产量大幅下降、汽车工业也未能从制裁中恢复过来——制裁已经导致了许多制造商的退出。

俄罗斯新注册的汽车数量再次升至百万以上,但该国目前大部分汽车都是从中国进口的,俄罗斯汽车保有量超过150万辆,领先于法国,位居世界第11位。直到俄乌战争爆发之前,俄罗斯一直都是最重要的汽车制造国之一。

专家们认为,有迹象表明俄罗斯正在从民用经济转向战时经济

这是俄罗斯从民用经济向战时经济转变的最明显的迹象。俄罗斯中央政府总支出的近21%似乎都流向了国防部门,但却无法断言这一点,因为俄罗斯并未公布完整的数据和信息。

西穆拉表示,在2023年前9个月,俄罗斯工业强劲增长的近60%都可归因于国防支出,它占到了整个经济增长的40%。

但是推动俄罗斯经济增长的不仅仅是国防支出,根据作者本杰明·贝德尔的这篇报道,俄罗斯全国的工资也出现了大幅上涨——在2023年达到了7.6%的水平,此外,政府的特殊付款可能还会影响到该国的50万士兵。

东欧事务专家瓦西里·阿斯特罗夫表示,“俄罗斯的劳动适龄人口达到了7400万”。

在过去两年内,数百万俄罗斯人的工资大幅上涨,这仍然与战争相关——尽管是间接的。军事动员导致该国的技能短缺日益严重,此外还有100万熟练工人逃往国外。

克里姆林宫指示在俄乌战争的第二年大幅增加军火工厂的产量,而军火制造商则需要更多的工作人员来做到这一点。

因此,雇主——即使是与战争无关的行业——也必须提高工资以避免劳动力的迁移。在2024年1月,俄罗斯47%的工业企业报告了严重的劳动力短缺,这也是自俄罗斯自1996年开始注册公司以来的最高比例。

专家阿斯特罗夫表示,“如果工作变得更加昂贵,那么对机械和技术的投资将是值得的,而这可能会给俄罗斯经济带来有限的增长推动”,“对于一个人均收入仍相当于或不足300欧元的国家而言,这实际上是一项积极的进展。尽管如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袭击乌克兰背后的动机仍然是不合理的。”

人口结构会是俄罗斯经济面临的障碍吗?

多年来,俄罗斯一直受人口危机所困。在苏联解体后,该国的出生率下降幅度比西欧国家还要严重——即使没有难民和因战争导致的死亡,俄罗斯人口每年也会减少数十万人。

根据克里姆林宫方面的估计,到2030年,该国将短缺至少200万名工人,而到2045年,该国首都莫斯科的人口预计将比现在减少近70万。

经济学家阿斯特罗夫警告人们不要夸大劳动力短缺的后果。例如,在过去,许多中欧国家——如捷克和匈牙利——不得不遭受巨大的人口问题,“但他们仍然能够实现高增长率,而俄罗斯目前的情况就与此类似。高工资带动私人消费,制造等行业也因此稳步增长。”

多年来,俄罗斯一直受人口危机所困 (路透社)

令人不安的乐观情绪

大多数俄罗斯人还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城市经济正在萎缩,其中的部分原因是其他的发展掩盖了这一趋势,例如,收入大幅增加导致中小企业活动增加,从而促使消费者在当地消费并放弃出国旅游或购买其他国家的房地产。除了发放贷款的快速增长外,俄罗斯央行还在去年被迫放慢了放贷速度。

从西方的角度来看,信贷繁荣的确令人担忧,对此,经济学家阿斯特罗夫表示,“许多公司和个人都对未来持有限的乐观态度。”

现在应该谨慎看待俄罗斯的调查数据,但主要调查机构进行的民意调查也没有显示出任何悲观情绪。

据独立机构列瓦达中心称,有71%的俄罗斯人表示他们的国家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这是有史以来最高的比例。

根据国家民意调查机构公布的数据,自2022年以来,俄罗斯人对未来持乐观态度的比例一直处于较高水平。

其结果不仅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等两个大城市有所体现,而且在周边地区也体现得非常明显。在乌拉尔山脉以东的车里雅宾斯克市,房地产价格自2023年2月以来上涨了37%,下诺夫哥罗德增长了31%,在俄罗斯境内16个百万人口城市之中,首都莫斯科以13%的房地产价格增长仅仅排名倒数第二。

房地产的繁荣影响了大量的工业城市,而这些城市的公司也从武器生产中受益。

然而,专家们并不认为武器繁荣会给该国经济带来长期性的高增长率,反而认为军火生产的进一步大幅扩张将会进一步削弱民用经济。另一方面,普京总统热衷于维护公民的希望,即战争不会给他们带来任何个人损失。

俄罗斯中央银行已经对今年提出了较为悲观的预测——俄罗斯经济将仅增长1%至2%的水平,而且增长疲软的初步迹象已经表现得非常明显。来自俄罗斯国有银行的分析人士表示,在2023年的最后三个月内,该国的增长率仅为0.1%。

然而,根据《明镜周刊》的这篇报道,俄罗斯距离西方预期的经济崩溃还很远很远。

来源 : 明镜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