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海航运中断导致欧洲石油供应紧张

2023年11月20日,也门胡塞武装在红海劫持了“银河领袖”号货船

全球基准布伦特原油期货市场以及欧洲和非洲的一些现货市场的现有结构,一直反映出石油供应紧张的状态,其中的部分原因在于人们担心船只因导弹和无人机袭击而避开红海水域,从而导致运输延误。

这些中断是自新冠疫情以来对全球贸易造成的最严重的一次打击,再加上中国需求不断增长等其他因素,针对不必经过苏伊士运河的原油供应的竞争有所加剧,分析师们认为,这在欧洲市场上的表现最为明显。

作为供应紧张的一个迹象,布伦特原油市场结构(占全球贸易石油的近80%)在本周五达到两个月来最为看涨的水平,原因是在美国和英国最近袭击也门境内的目标后,油轮的路线开始从红海转向。

为了回应以色列对加沙的战争,控制也门北部及其西部海岸线的、与伊朗结盟的胡塞武装组织对红海上的船只发动了一轮袭击。

经济
避开红海的替代运输路线
也门胡塞武装组织在红海发动的袭击扰乱了途经苏伊士运河与曼德海峡的海运活动 (半岛电视台)

通过攻击与以色列存在联系的船只,胡塞武装试图迫使特拉维夫方面停止加沙战争,并允许人道主义援助进入加沙地带。

迄今为止,胡塞武装的活动主要集中在连接亚丁湾和红海的狭窄的曼德海峡内。每天约有50艘船只穿过该海峡,并通过全球贸易的中心动脉——苏伊士运河。

全球一些最大的航运公司已经暂停了在该地区的过境活动,并迫使其船只绕行非洲南端的好望角。由于燃油、船员和保险成本较高,使用这条航线的时间和运费都将上升。

航运情报公司Kpler的首席原油分析师维克托·卡托纳对路透社记者表示,“就红海-苏伊士运河航线的中断而言,布伦特原油是受到影响最大的期货合约”,“那么谁是受影响最大的主体呢?毫无疑问,是欧洲炼油商。”

在本周五,布伦特第一个月合约相对于六个月合约的溢价升至每桶2.15美元,是自去年11月初以来的最高水平。这种结构被称为现货溢价,它表明人们认为交货时将出现供应紧张的状态。

红海水域

流向欧洲的石油下降

Kpler提供的数据显示,运往欧洲的中东原油数量有所下降,去年12月份的产量几乎从10月份的107万桶/日下降至约57万桶/日。

自乌克兰战争爆发以来,通过苏伊士运河的船只具有更大的战略意义,因为对俄罗斯的制裁使欧洲更加依赖来自中东地区的石油,而中东的布伦特原油供应量占到世界供应总量的三分之一。

但是一位原油贸易商告诉路透社记者,单独衡量红海航运的影响具有一定的挑战性。“到处都是强劲的市场,但是人们感到非常紧张。”

其他的事态发展也导致了欧洲的原油市场收紧,包括利比亚的原油供应因抗议活动而有所下降——这是数月来首次出现此类中断,此外还有尼日利亚的出口下降。

无需通过苏伊士运河即可运往欧洲的安哥拉原油,也目睹了来自中国和印度的更高需求,原因是伊朗和俄罗斯原油面临的一些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类原油也减少了可能进入欧洲的供应。

由于伊朗方面扣留发货并要求提高价格,它与中国之间的石油贸易陷入停滞,与此同时,印度对俄罗斯的原油进口也因汇率挑战而有所下降,尽管印度将这种下降归咎于价格失去吸引力。

与此同时,在本周六公布的数据显示,俄罗斯将在2023年超越沙特阿拉伯,成为中国最大的原油供应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中方为其加工厂购买了大量的折扣石油。

中国海关数据显示,在去年,俄罗斯向中国出口原油1.0702亿吨,创历史新高,相当于214万桶/日,远高于从沙特和伊拉克等其他主要石油出口国所进口的产量。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此前最大的原油供应国沙特则失去了一定的市场份额,其进口量下降了1.8%至8596万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通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