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美国在红海的袭击会引发对石油价格和通货膨胀的担忧?

美国和英国的战斗机对也门境内的胡塞武装据点发动空袭(路透社)

英国《金融时报》的一篇报道警告称,美国对也门胡塞武装目标的打击引发了人们对中东爆发更广泛冲突的担忧,而这可能会在通胀消退之际导致价格的上涨。

该英国媒体在一篇报告中称,自去年10月开始的胡塞武装袭击,导致货船大规模改道以远离红海水域。

报道称,经济学家预计这些袭击对大宗商品价格的影响将相对受到控制,但是现在人们越来越担心,如果美军更深入地卷入地区自“阿克萨洪水”行动以来的危机,这将对包括石油在内的基本大宗商品产生更为严重的间接影响。需要指出的是,自哈马斯(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于去年10月7日对以色列发起““阿克萨洪水”行动,以及以色列随后对加沙地带发动战争以来,危机一直在该地区肆虐。

这篇报道援引专家和研究人员的话称,如果这场危机持续至上半年之后,那么它对全球供应链的影响可能会更加严重。

到目前为止,胡塞武装的袭击造成了哪些影响?

红海是重要的商业航道,占到全球海上贸易总量的15%,其中包括8%的粮食、12%的海运石油和8%的海运液化天然气。

自2023年10月19日胡塞武装对红海船只发动首次袭击以来,红海水域的交通量大幅下降。

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在上周四发布的最新月度贸易指数显示,在胡塞武装发动袭击之后,通过红海水域的集装箱流量不到往年12月正常水平的一半,并且在今年一月份跌至正常吞吐量的70%以下。

绕行非洲将使船舶的运输时间从7天增加至20天,从而导致从中国运往北欧的一个标准集装箱的运费从去年11月的近1500美元上涨至超过4000美元。

对美英联合打击的解读 (半岛电视台)

报道补充称,一些经济体已经开始感受到这一影响,而埃及很可能就是其中之一,因为该国高度依赖苏伊士运河的运输收入——在上一财年,埃及从苏伊士运河中收取的过境费用超过了90亿美元。

多家公司表示受到相关的压力,其中,特斯拉在德国的工厂因为绕行好望角所需的较长运输时间,而处于缺少一些零部件的状态,从而导致该工厂将停产至今年2月11日。

航运业对整体经济的干扰有多严重?

报道称,此次破坏足以让美国及其盟国对胡塞武装采取军事行动。自以色列对加沙战争爆发以来,经济政策制定者一直将中东更广泛的冲突视为通胀的主要“上行风险”,目前,主要经济体的通胀似乎正在下降。

该报补充称,各国央行行长对当前状况可能会对整体经济产生的影响持相对乐观的立场,并且表示航运价格仍远低于集装箱运输价格在新冠疫情期间达到的峰值——14000美元。

据该报报道,鉴于运输成本只占消费电子产品等高价商品价值的一小部分,许多专家预计这不会对消费者价格产生明显影响,而且企业将学会如何管理库存和定价以应对运输时间的延长。

他们还认为,公司的库存水平应当允许大多数公司应对更长的运输时间,背景是在加息浪潮之后,消费者需求的放缓将导致公司提高价格并将更高的运输成本转嫁给客户的能力受到限制。

情况令人放心吗?

该报接着指出,当前的情况“并不一定意味着经济政策制定者能够放心”,报道援引分析师的话称,长期的混乱将会演变成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

咨询公司牛津经济研究院在美国发动袭击之前表示,如果红海在几个月内继续禁止商业交通,那么到2024年底,航运价格上涨可能会使年度消费者价格指数通胀率增加0.7个百分点。

该报还援引“T. Rowe Price”首席欧洲经济学家托马斯·维拉德克的话称,由于巴拿马运河干旱,全球航运承受压力,而这可能会使通胀威胁变得更加严重。

维拉德克补充道,“世界上两条最重要的航线同时受到影响,因此运费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保持高位。”

红海水域的航运受到威胁 (半岛电视台)

最大的经济风险是什么?

分析师表示,通胀面临的最严重风险,是石油和天然气市场对中东可能发生更广泛冲突的担忧。

一些人认为,迄今为止,高水平的闲置产能、需求放缓以及“欧佩克+”联盟以外的强劲供应,抑制了市场对石油供应中断的担忧。但是在美国主导的袭击导致原油价格突破每桶80美元的水平之后,油价在近期的上涨加剧了金融市场的担忧——对美国领导的应对措施可能预示着更多问题的出现的担忧。

报道指出,“能源成本下降是通胀下降的主要推动力,因此,该费用的任何上涨都将阻碍各国央行抑制物价上涨的努力。”

来源 : 金融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