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国集团财长面临来自全球南方的改革呼吁

全球增长放缓、银行业的脆弱性以及针对多边改革越来越高的呼声,将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本次会议上讨论的一些艰巨挑战 (路透社)

全球经济守护者本周将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召开会议,以讨论一系列令人生畏的挑战——全球增长放缓、银行业的脆弱性以及针对多边改革越来越高的呼声。

除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世界银行在美国华盛顿特区举行的年度春季会议之外,二十国集团(G20)的财长及央行行长也将于4月12日至13日期间举行会议。

就在全球经济面临的问题将会成为会议首要议程之际,与乌克兰战争相关的紧张局势可能会导致难以达成一致的行动计划。

安永事务所宏观经济助理总监爱德华·格洛索普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为了增强对全球金融体系的信心,二十国集团的官员们可能会讨论为银行存款提供临时支持的问题。”

格洛索普补充称,“美联储似乎不可避免地会寻求扩大每日互换额度(通常每周在主要中央银行之间进行一次的货币兑换交易)直至4月底,以保持全球市场内有充足的货币供应。”

今年1月,世界银行将2023年的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从3%下调至1.7%。与此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在上周预测,世界将面临持续多年的增长乏力。

几家总部位于华盛顿的银行警告称,旨在抑制通货膨胀的加息措施,正在全球银行体系中引发金融动荡。

在过去的13个月内,美联储将基准利率上调了4.5个百分点,而其他主要央行也纷纷效仿。

较高的利率降低了固定利率资产的价值,并增加了浮动利率工具的违约概率,而这也正是造成硅谷银行和签字银行倒闭的部分原因。市场的不安情绪迅速蔓延至欧洲,并导致跨国投资银行瑞银集团在今年3月份对长期挣扎求生的瑞士信贷完成收购。

格洛索普表示,“当中央银行开始提高利率以试图降低消费者价格时,那么廉价货币时代便已结束。全球风险偏好也由此下降。”

而在其他地方,美联储最近的紧缩周期,也促使国际投资者转向美国的金融资产并将其投资撤出风险较高的发展中国家,从而扰乱了这些国家的经济。

尤其是它导致了更高的再融资成本,以及货币对美元的普遍贬值。除了造成更高的进口费用之外,货币价值的下降还使现有外债的偿还成本变得更高。

这也促使人们呼吁二十国集团尽力为发展中国家减免债务。需要指出的是,该集团成员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占到全球总量的85%,而其人口占到世界总人口的三分之二。

阿根廷前财政部长马丁·古兹曼表示,中央银行提高利率正在对发展中国家造成伤害 (路透社)

阿根廷前财政部长马丁·古兹曼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如果美联储及其他一些央行为了遏制其国内的通胀水平而坚持加息,那么这将继续对发展中国家造成伤害。”

在去年12月,世界银行估计低收入国家将在今年面临620亿美元的外债偿还额,其年增长率达到了35%。

古兹曼表示,“导致这种增长的部分原因是货币动态,但是其在债权人之间的程度明显不同。”

近66%的低收入国家官方债务都来自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主权债权国。在上一次召开的财长及央行行长会议上,路透社报道称,印度计划提出了一项提案,恳请包括中国在内的双边贷款方承担未偿还贷款的损失。

与此同时,中国已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多边贷款机构就其不接受贷款折扣的问题提出了建议。

古兹曼表示,“中方坚持债务减免努力(在所有债权人之间)应当是联合的、全面的”,“因此,本周召开的财长及央行行长会议将是一个讨论共同框架的良好机会。”

二十国集团的共同框架试图协调其成员国之间的主权债务减免,并要求私人贷方提供相同的重组条款。到目前为止,只有4个国家签署了这项协议。目前还没有任何一方完成了债务谈判。

古兹曼接着指出,“改进指导方针,例如在谈判期间暂停偿还债务,以及将共同框架扩展至中等收入国家(而不仅仅是低收入国家),将会有助于使该倡议生效”。

除了多边债务减免之外,观察员还呼吁对国际金融机构和多边开发银行进行内部改革。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警告称,世界可能会面临持续多年的经济增长乏力 (法国媒体)

巴巴多斯总理米娅·莫特利的气候特使阿维纳什·佩尔绍德指出,“当前这一时刻提供了一个理想的机会来恢复对多边主义的信任,尤其是对国际金融机构和多边开发银行的信任。”

佩尔绍德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对于初创者而言,基金的限额使得紧急贷款规模过小”,暗指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计划,例如弹性和可持续性信托基金——国家资金在这类基金中的资本承诺上限被设定为150%。

“这就限制了用于财政和气候紧急状况的贷款额度。相反,应当竭力使该基金发挥类似美联储在最近几周内的那种作用,即在几乎没有条件的情况下向权宜债权人借贷。”

佩尔绍德还驳斥了世界银行对风险承受能力的“谨慎”态度。

他表示,“世界银行只要将其贷款权益比率调整1%,就可以为发展中国家多筹集数十亿美元。”

他的言论在二十国集团今年7月出台的一份报告中得到了回应。该报告指出,通过略微改变贷款比率,多边开发银行可以释放数千亿美元的新贷款能力。

不过,佩尔绍德认为,世界银行今年的领导层变动是“积极之举”。

今年2月,彭安杰(Ajay Banga)被提名为世界银行行长,此前,其前任大卫·马尔帕斯因被指控否定气候变化而辞职,但马尔帕斯否认这一指控。

佩尔绍德表示,“利益相关者开始改变他们对发展中国家债务和环境问题的看法”,“任命彭安杰的决定证实了这一点。在上任之初,他将有短暂的时间来改变现状。我们期待他能得到二十国集团的支持。”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