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信贷与硅谷银行:全球银行业是否已陷入危机?

欧洲及美国的银行在过去两周内受到了市场动荡的打击 (路透社)

在欧洲和美国发生一系列令人震惊的银行倒闭事件之后,在过去两周内,全球银行业一直处于动荡之中。

在硅谷银行于今年3月10日倒闭之后,尽管针对陷入困境的银行推出了一系列的救助方案,而且相关的政府和金融监管机构也对此提供了保证,但人们对全球金融体系的健康状况依然存在担忧。

尽管经济学家认为不应将当前的形势与引发2007-2008年金融危机的银行倒闭相提并论,但是投资者仍对其他金融机构可能很快陷入困境的预期深感不安。

银行业持续动荡的背后是什么?

尽管本月早些时候美国监管机构希望通过保证硅谷银行和专注于加密货币的签字银行的存款来提振信心,但是瑞士信贷在上周末的倒闭却再次引发了人们对金融业动荡进一步蔓延的担忧。

与硅谷银行这种中型银行不同的是,瑞士信贷是一家金融巨头,其规模大到被列入了对全球经济具有系统重要性的30家银行之一。

根据标普全球提供的数据,这家总部位于苏黎世的银行在2021年持有近1.1万亿美元的资产,从而使之成为全球第45大银行。相比之下,曾在美国排名第16的硅谷银行,其去年的资产约为2090亿美元。

多年来,瑞士信贷的财务健康状况一直因一系列丑闻而受到担忧,尽管如此,该银行在上周日被出售给瑞银集团的交易,仍对瑞士作为金融稳定避风港的形象造成了打击,并引发了金融市场的波动。

尽管部分银行股的股价在20日因该交易消息而有所上涨,但是包括汇丰银行和渣打银行在内的大型银行的股价,都出现了下跌。而在21日,亚洲股市收复了部分失地,这表明市场紧张情绪已有所缓和——明晟(MSCI)除日本外最广泛的亚太地区股票指数上涨了0.4%。

第一共和银行是在最近几天内承受压力的美国众多区域银行之一,其股价暴跌近50%,背景是人们担心这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银行,在接收包括摩根大通、美国银行和富国银行在内的顶级银行多达300亿美元的救助金后,很可能在仅仅几天后又需要第二次救助。

尽管意在平息市场恐慌,但瑞士信贷此次收购交易的性质也令人不安。

根据这项救助计划,瑞士当局将160亿瑞士法郎(约合170亿美元)的债券价值降至零,同时让股东保留近30亿瑞士法郎(约合32亿美元)的投资。

这项决定颠覆了债务追回的长期范式,即应由股东——而非债券持有人——来承受最大的损失,从而激怒了那些失去所有投资的人。

部分债券持有人认为,此举违反了法律并引发了提起法律诉讼的威胁。

伦敦大学公司法与金融监管教授伊里斯·周(Iris Chiu)表示,在2008年后进行的改革,旨在让股东承担损失以减轻纳税人的负担,在这样的情况下,银行可能会更容易受到“信息传染”和市场恐慌的影响。

伊里斯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这就意味着,一旦暴露出某个薄弱环节,投资者就会偏执地嗅出其他的薄弱环节,并相应地出售资产或者减少负债。”

“我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与银行为使其资本状况更加稳固而发行的‘无法纾困’债务的增加有关,但这类债务会在获得国家救助之前,首先让股东和债权人陷入困境,并且会让投资者更在不确定时期更为敏感。不幸的是,纾困还可能会加剧对银行危机的预期,然后导致关于银行危机的预言的最终实现。”

瑞士信贷与瑞士最大银行瑞银集团之间的合并,也引发了人们对越来越多的、被认为“大到不能倒闭”的机构的担忧。

佛罗伦萨银行与金融学院院长托尔斯滕·贝克认为,此次收购是“一个糟糕的想法,因为它创造了一个更加大到不能倒闭的机构”。

贝克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但再次出现的情况是,在危机前所有关于内部纾困的讨论,在形势变得糟糕时便被迅速遗忘了。”

可以做些什么来遏制恐慌呢?

在采取多次银行救助措施后,有迹象表明,一些国家当局正计划采取进一步的行动来提振信心。

根据彭博新闻社在20日的报道,美国的金融监管机构正考虑暂时为所有银行存款提供担保,而目前,这些存款最多只能得到25万美元的保护。

当硅谷银行和签字银行在本月早些时候陷入困境之后,美国的监管机构宣布了类似的举措,旨在为所有的存款提供担保。

但是将保护扩展到所有存款,可能会引发道德风险问题,即投资者或存款人由于知道自己不会遭受任何损失,而产生承担更大风险的动机。

“我的确认为硅谷银行将会迫使人们重新考虑监管框架。对于未投保存款的处理显然是问题的重要组成部分”,来自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的公司法教授大卫·斯基尔这样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

“他们在法律上处于危险之下,但是银行业监管机构几乎总是会救助他们,这也可以追溯至1984年伊利诺斯大陆银行的倒闭。这种情况让我想起了2008年关于大型银行是否会被救助的“建设性模糊”,结果证明这是灾难性的。对救助的期望并不确定,结果却往往非常糟糕。在我看来,监管机构需要制定明确的指导方针,说明哪种储户会受到保护,而哪种不会受到保护。”

从长远来看,包括美国总统乔·拜登在内的民主党人认为有必要加强对银行的监管,包括恢复在前总统特朗普执政期间被取消的多德-弗兰克改革的关键条款。

民主党人寻求的变革包括恢复500亿美元的门槛限制,让那些“太大而不能倒闭”的银行接受压力测试,以评估其抵御严重经济衰退的能力。但这些变革措施可能会遭到共和党人的抵制。

我们会走向全球银行体系的崩溃吗?

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这不太可能,尽管更多金融机构发生动荡是可能出现的情况。

自上一次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各国当局不仅迅速采取行动以遏制其影响,其金融监管也已明显收紧。

例如,与2007-2008年相比,各个银行手头需要更多的资本来应对严重的经济衰退。

贝克认为,“全球银行体系不会崩溃”,“我们看到的是:随着潮水退去,我们看到了谁在裸泳。鉴于之前发生的问题,瑞士信贷出现的情况并不令人意外,而美国的几家中型银行亦是如此。其他一些欧洲银行会受到影响吗?是的,有可能,但这不同于体系的崩溃。总体而言,当前的银行体系要比2008年的时候强大得多,各国当局也为尽早解决困境而有更加充分的准备。”

斯基尔表示,“硅谷银行倒闭所产生的后果,比我预期的更持久、更广泛”,“鉴于硅谷银行的性质,我预计这些影响会很快结束,但显然,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但我仍然认为,这不太可能引发一场重大的银行业危机。”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