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给中国的礼物:伊朗发现锂矿储量并将颠覆市场平衡

世界汽车工业已开始转向电动汽车,因此,作为制造这类汽车电池的主要成分,全球市场对锂的需求不断增加 (社交网站)

在今年早些时候,伊朗宣布发现一个大型锂矿。锂是一种被广泛用于电池行业的金属,而利益于电动汽车行业的快速增长,市场对电池行业的需求也在不断增长。预计伊朗的锂矿将成为继澳大利亚之后的全球第二大锂储量,而长期以来,中国一直依赖澳大利亚的锂储量以在电动汽车竞赛中取得领先地位。

现在,伊朗已经发现了大量的锂储量,而这很可能会颠覆锂市场,并向中国敞开大门,以使之减少对澳大利亚锂矿的依赖,尤其是在中澳关系因澳大利亚与美国结盟以遏制中国在太平洋的影响力而受到影响的背景下。在“东亚论坛”网站发布的一篇报道中,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印度尼西亚研究项目成员、经济系教授阿里安托·帕图恩鲁(Arianto Patunru)讨论了伊朗的这一发现所可能产生的影响。

伊朗政府在今年3月宣布发现了储量高达850万吨的大型锂矿。当前的情况是,中国是全球市场上最大的锂金属消费国,而它的大部分需求都是从澳大利亚进口的——后者被视为全球最大的锂出口国。在2020年,澳大利亚的锂供应量占到全球总供应量的近一半。澳大利亚90%以上的锂都出口到了中国,并且满足了中国近85%的锂需求。在2023年上半年,澳大利亚因向中国销售锂而获取的收入超过了70亿美元。

锂是制造电动汽车电池的关键成分,而随着中国力争成为世界领先的电动汽车生产国,其对锂的需求正在稳步增长。因此,预计在2022-2023年期间,澳大利亚的锂收入将会增长200%。然而,在伊朗发现锂矿的事实,可能会对澳大利亚在中国锂市场上的主导地位构成挑战,因为伊朗拥有了全球第二大的锂矿储量,占到了全球储量的近10%。目前,中国是伊朗和澳大利亚锂金属最主要的出口目的地,在2022年,澳大利亚近四分之一以上的出口都去向了中国,总额约为1040亿美元,与此同时,伊朗是中国重要的原油来源国——每天发送超过75万桶原油,超过其产量的四分之一。

锂金属是电动汽车电池的关键成分

电动汽车行业的竞争

世界汽车工业已经开始向电动汽车迈进,因此,市场对锂的需求不断增加,因为锂是这类汽车电池的主要组成部分,而该行业对锂的需求在2022年约占该金属需求总量的80%。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对其他希望在该行业内发挥关键作用的国家也产生了影响,例如印度尼西亚——它是世界上最大的镍生产国,而镍也在该行业内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在2019年,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颁布了一项法规,以加快印尼的电动汽车项目步伐。在2020年,该国工信部发布了地方工业发展规划,规定将2020-2035年的汽车工业重点放在发展电动汽车及其零部件制造上。这项计划包括生产带有电池的电动汽车,以便在2025年之际,使电动汽车在该国汽车制造总量中所占的比例不低于20%。根据这项计划,印度尼西亚的目标是在2040年之际,成为电动汽车电池制造领域内的世界前五大生产国之一。

为实现这一目标,印度尼西亚与韩国现代公司、中国上汽通用五菱公司开展了联合项目。该国政府还指定印度尼西亚电池公司利用该国丰富的镍储量以打造一个电动汽车电池制造中心。但是印度尼西亚缺乏生产这些电池所需的其他元素,尤其是锂。毫不令人意外的是,由印尼和澳大利亚联合生产这些电池,成为了维多多在2023年7月访问澳大利亚期间两国领导人讨论的一个主要议题。

然而,在印尼工商会与澳大利亚政府签署谅解备忘录之后,该计划并未得到实际执行。与印度尼西亚一样,澳大利亚也遵循下游制造战略——下游产业是指在生产链中处于末端或流程末期的产业,这些流程往往不需要大量的技术或制造能力,通常是一些刚刚开始工业转型努力的小国家会倾向于这类产业。

印度尼西亚的目标是到2040年之际,跻身世界排名前五的电动汽车电池生产国之列

这种战略适用于澳大利亚的锂产业,正如该国在其《2023年-2030年关键矿产战略》中规定的那样。也许澳大利亚是不愿意违背美国关于遏制中国的政策,而两者都认为中国在印度尼西亚的镍加工行业的投资规模很大。在这样的情况下,自2013年以来,中国已经成为了印尼矿产行业中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来源国,而这就意味着澳大利亚扩大与印尼的合作,可能同时意味着与中国之间的合作。因此,伊朗发现巨大锂储量的事实,可能会为澳大利亚与印度尼西亚在电动汽车电池领域内加速合作提供机会,并且有助于减少澳大利亚出口对中国的依赖,背景是两国的国内政治在经济和环境方面的目标上存在紧张关系,而这可能会使两国之间的商业合作复杂化。

为解决印尼工业增长放缓的问题,佐科·维多多正在实施下游工业化政策,尤其是在镍生产上,以使之作为增加印尼国内经济附加值的一种手段。该政策在禁止印尼向国外出口原材料的同时,旨在刺激基于参与最后生产阶段的行业的发展。在禁止直接出口镍矿之后,印尼的镍衍生品出口量已经大幅提升,从而表明新政策已经产生了回报,并且增强了该国的国内产业——尽管这受到公开市场支持者的反对。

然而,这项政策也导致了印度尼西亚国内镍矿石价格的下跌,进而阻碍了该国对该金属进行的矿业勘探,尽管它提高了镍衍生品的最终用户(其中​​许多是以中国投资者为主导的外国人)的盈利能力。在少数情况下,印度尼西亚被视为一个拥有强大国际市场力量的全球大型供应商,因此,从镍市场上撤回印度尼西亚的供应,可能会导致全球镍价格的上涨,从而使该金属的其他出口国受益——这也是开放市场倡导者经常用来反对印度尼西亚保护主义政策捍卫者的论点,他们认为,印度尼西亚的那些出口镍的竞争对手,要比印度尼西亚本身从这项镍出口禁令中得到更多的好处,而保护主义政策的支持者则不同意这种论点——他们认为,从长期的角度来看,印尼从建立本地生产能力中得到的好处,要比短期的获利更加重要。

最后,即使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对下游产业的追求有所减弱,重要的是不要将双方在该领域内的合作局限于双边努力,而是要与国际化的努力紧密结合,因为电动汽车电池需要的远不止镍(印度尼西亚拥有丰富储量)和锂(澳大利亚和伊朗拥有丰富储量)。


本文译自“东亚论坛”,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电子网站